第二十九章 结仇
清风不用2019-04-28 12:312,329

  “湘君之怒!”观赛席上有人喊了出来。

  又是一个四级法术!

  但重点不在于此。

  重点是,虽然只有四级,但湘君之怒在擂台之上是禁术!

  原因无它,此招一旦施展,必会发生死伤,如果没有外力阻止,后果极难预料。

  擂台比赛本为分出高下,点到即止是通用规则,自然不会允许这种非死即伤的招式。

  家主不在,韦夫人代行家主权力,此时必然不能袖手旁观。

  但她眼珠一转,却有意迟了半刻才起身怒喝:“住手!”

  ——武力对决,胜负只在一念之间,半刻拖延,已足够沐凯将招式施展完整了。

  此时她下场阻拦,沐弦歌倒是可以免死,但伤成什么样,这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而另一边的沐语柔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偏过头去和韦夫人对视一眼。

  一切尽在不言中。

  眼看沐弦歌就要被迫接下这一招。

  沐语柔仿佛已经预见到了沐弦歌的凄惨下场,她在人群背后,缓缓勾出一抹阴狠毒辣的笑意。

  五姑娘沐浅桃却从方才开始就有些神不守舍,紧蹙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现场这样惊险,她却仿佛什么也没注意到。

  六姑娘沐亦桑则是先看了沐语柔一眼,捕捉到了对方脸上来不及收敛的戾色,她这才放了心,扯着唇角嗤笑一声,抱起手臂准备看热闹。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八公子沐凯,则根本无视了韦夫人的断喝,只顾得哈哈大笑:“我看你要得意到几时!”

  杀机四伏的招式转瞬间就到眼前——

  便在此时,不知从哪个角落砰然爆发一道灵力,挟排山倒海之势,猛然击向沐凯!

  那道灵力明明比韦夫人出手要晚上一息,但速度奇快,竟先于韦夫人的攻势,呼啸而至!

  沐凯圆瞪着双眼,惊骇至极,双脚牢牢钉在地上,忘了躲闪。

  那灵力呼地一声,轰然撞上湘君之怒,以绝对压制的优势,瞬间强行瓦解了攻击!

  与此同时,眼底含怒的沐弦歌旋身侧踢,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张牙舞爪扑向她的云纹豹的肚子上。

  云纹豹惨烈地痛嚎一声,被踢得向后直飞过数丈,越过高高升起的比赛台,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鲜血登时溅起丈许高。

  云纹豹连挣扎一下的余力都没有,当场死亡!

  直到此时,沐凯刚刚被那道灵力擦过的耳侧,一绺头发才忽忽悠悠地断落下来。

  韦夫人发出的掌力这时才至,只来得及给湘君之怒的崩解消散加快了一点速度。

  一切都发生在快到不及眨眼的瞬间。

  八公子沐凯,完败!

  场中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这进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方才使用元素球打败水波万顷,还可以强行解释为运气好,或者歪打正着。

  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沐弦歌只用一脚,就踢死了一只下品灵兽!

  这可是既无法投机取巧、也不能够掩人耳目的,是真真切切的实力证明!

  如果说方才还有人对沐弦歌不屑一顾的话,那么现在,全场的鸦雀无声,都可看作是对强者的致敬!

  玄灵大陆,强者为尊!

  一片死寂中,唱报太监尖声宣布:“沐弦歌,胜!”

  韦夫人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她毕竟是当家主母,外人面前自有风度,很快便收敛了脸上的不自在。

  当然,要她夸奖沐弦歌,那是不可能的。

  她清咳一声,转移了话题:“感谢明先生出手解围。”

  ——方才那道庞然灵力,就是从明书易所在的包厢发出来的。

  观赛者们恍然大悟:原来是星陨兵团,有此实力也是应该。

  但下一刻,有些人就猛地回过味来:这岂不是星陨兵团当众表态,以后要力挺沐弦歌?

  这个沐弦歌是怎么搭上星陨兵团的?

  一时间,羡慕的、嫉妒的、咬牙切齿的,以及颇有深意暗含打算的,各式各样不同的目光刷地投向场中昂然静立的沐弦歌!

  ——而狼狈站在她对面的沐凯投过来的,则是仇恨的目光!

  “沐弦歌!”他没有再称呼她废物蠢材,毕竟她方才的表现有目共睹,如果这样也叫废物,那他自己岂不是比废物还废物?

  他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齿缝中漏出来的:“你给我记住!杀我战宠,此仇不共戴天!”

  沐弦歌情绪毫无波动,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傲然一笑:“弱者的叫嚣,只会成为强者征途上的杂音,毫无用处。”

  她的声音不大,但经过灵力加持,全场上下都听得一清二楚。

  沐凯涨红了脸,伸出颤抖的手指着她:“你……好!很好!”

  就算再不甘心,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丢不起这个人,愤恨地一扭身,从高台上跃了下去。

  沐弦歌看着他的背影嗤笑一声:“八哥哥小心着些,输了没关系,跳楼可就不必了。”

  沐凯的身形踉跄了一下,随即更加快速地飞奔而去。

  比赛台缓缓下降,一直降到与擂台平齐。沐弦歌向周围团团施了一礼,飘身而下。

  她这回倒是没像来时那般大秀神技,而是非常正常地同别人一样,飞了下来。

  “呵,怎么不召唤土元素了?”

  乘黄真是一刻也没放下它的嫌弃。

  沐弦歌微微一笑,在脑识中语重心长地教育它:“装叉这种事,一次就够了,装多了容易变成傻叉。”

  乘黄:……

  神兽大人现在十分想学习一下人类的翻白眼技能。

  隐秘包厢内,月惊鸿垂眸静卧,但若是有心观察的话,便会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若有似无地粘在那个窈窕的背影上。

  明书易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规矩得不得了。

  内心却在疯狂猜测:是在看吧?是在看她吧?她走了吗?还在看吗?要看到什么时候啊?

  月惊鸿垂着眼不说话,他也不敢随便开口,斟酌了半日,选了个他自认为急迫的话题:“陛下,沐姑娘这是跟人结仇了。”

  话说了一半,剩下一半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陛下不关心一下吗?

  月惊鸿眼都不抬:“这点事都搞不定,怎么有资格进神圣书院。”

  ——心中想的却是,此女果然甚有性格。

  至于方才的出手解围……

  没错,韦夫人以为出手的是他,事实上却是月惊鸿本人。

  他只是关心乘黄的安危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