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身世
清风不用2019-04-29 11:332,292

  维梓楼内。

  六姑娘沐亦桑正在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婢女首领白梅的目光也跟着她转来转去。

  “别看了!”沐亦桑不耐烦地挥挥手,“问你话呢,现在该怎么办?”

  白梅有些嗫嚅:“这……姑娘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沐亦桑突然站住,发起了脾气:“我要是知道怎么办,还问你干什么?没用的东西!快想办法!”

  白梅吓得缩了缩脖子:“想什么办法?”

  “我刚才问你呢!这个沐弦歌邪门得很,怎么才能打击她的嚣张气焰!”沐亦桑深觉白梅愚蠢到不可救药,瞪着眼睛一脸怒容。

  白梅想了想今天听到的传闻,感到很为难:“姑娘,这个——挺难的吧,八公子都不是她的对手……”

  一想到沐凯今天败得这么不光彩,沐亦桑在烦躁之余,心头也升起了一丝惧意:确实,沐凯的修为肯定比自己高,连他都败了的话……

  但是她随即就坚定起来:“不行!那白痴算个什么东西,谁允许她这么张狂了?像那种贱人,就该时不时地给她点颜色看看,要不然,她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她顿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沐千朵的死,又加了句:“再说,难道我姐姐就白死了?”

  恐怕只是单纯地看人家不爽想打人家而已。心情不爽就打七姑娘,这些年都已经成了沐宅日常,现在这个日常一旦被打破,听话的狗突然不肯乖乖挨打了,自然恼怒。

  姐姐不姐姐的,还不是抬出来做掩饰的工具?

  别的不说,就说现在,明明知道沐千朵已经死了,但是几曾见这位六姑娘对她亲爱的姐姐表达过一丝一毫的痛苦怀念?

  心中这般想着,白梅却万万没这个胆子说出来,想了一下,才怯着声音提议:“要不,去问问二姑娘有没有什么主意?”

  沐亦桑神情一动,随后便泄了气:“没用的,你是没看见今天她那表情——刚开始有多么信心满满,后来就有多么惊吓过度。指望不上的!”

  话是这么说,但沐亦桑主仆两个也想不出什么主意,最终沐亦桑还是磨磨蹭蹭地往曼和院走去。

  沐语柔此刻却根本不在曼和院。

  比斗一结束,她就直奔云山堂,去找韦夫人商量后续了。

  韦夫人连茶也不喝了,神情凝重:“这个沐弦歌竟然能用灵力球打败四级法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再小瞧她了。”

  沐语柔百思不得其解:“母亲,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越级胜利的事?灵力球就算它是一级的吧——它连一级都够不上,按理说四级法术应该对它形成绝对压制啊,为什么今天失效了?”

  韦夫人沉吟片刻,摇头:“不知这当中有何蹊跷,总之,这丫头不简单。要对付她,恐怕得费些心思。”

  她的手指在桌面上无意识地敲击片刻,下了决心:“你现在虽然也藏着几个四级法术作为杀着,但现在看来,恐怕不够。今天你也赢了初赛,跟她很快就会碰上,保险起见,你去一趟银月楼,去找费温纶,让他打开训练场。”

  银月楼的训练场!

  这样珍贵的资源,银月楼真的肯给她吗?

  沐语柔看向韦夫人的目光有片刻犹豫。

  韦夫人冲她挥挥手:“当然,有些私底下的交易,你就不用知道了,去吧。”

  这样说,她就明白了:为了换取这个机会,韦夫人定然做了不小的牺牲。

  沐语柔心情有些复杂。

  她和韦夫人实际上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这一点,双方一直都心知肚明。

  虽然她是家主沐庭的大女儿,但她名义上的母亲——玉华郡主却早早地就去世了。

  实际上,玉华郡主在嫁与沐庭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很虚弱了。

  这是皇室早年与沐氏订下的婚约,奈何玉华郡主生来体弱,她曾想撤销婚约,不愿意耽误沐庭,却被沐庭拒绝了。

  嫁到沐家之后,玉华郡主的身体根本无法怀孕。沐庭不在乎,她却一直介意,甚至不惜给沐庭下药,让他与自己的婢女春风一度。

  那婢女生下了沐语柔,被玉华郡主认在自己名下。

  大约是因为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玉华郡主很快便病逝了。

  在那之后,沐庭原本无心再娶,谁知后来又带回个不明不白的女人,还怀了身孕!

  家族觉得这真是天大的耻辱,逼迫沐庭放弃那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尽快再娶个门当户对的。

  当时韦氏的韦松月对沐庭一直都有不加掩饰的好感,在他丧妻之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介意做他的续弦。

  多方角力之下,万般无奈的沐庭这才又娶了韦夫人。

  韦夫人嫁过来之后,沐庭将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藏得很好,直到生下沐弦歌,也没被韦夫人发现——事实上,当时韦夫人自己亦是怀胎七月,快要分娩,自然顾不上许多。

  后来韦夫人生了沐俊、沐青两个儿子,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得知原来自己丈夫除了大女儿沐语柔之外,竟还有个身份暧昧的二女儿沐弦歌!

  韦夫人当场就气疯了,含怒找到沐庭藏人的外宅,准备将那不要脸的母女两个立即杀死!

  当时那个女人一看外表就知道气数将尽,活不得几日了,但面对韦夫人的攻击,仍然奋力出手维护自己的女儿,直至身死。

  好在沐庭得知消息及时赶回,沐弦歌才险之又险地躲过了杀劫。

  但在那之后,家主与夫人的感情完全破裂,韦夫人从此开始视沐弦歌为眼中钉。

  沐庭为了保护沐弦歌,当日就高调将之接回主宅,给了她确切的身份:沐氏七姑娘。

  这样一来,韦夫人就不好明着下手了。

  她只好在小辈之中物色合作人选,帮她出气,甚至最好能帮她弄死沐弦歌!

  而身世尴尬、异常早熟的沐语柔,没过多久就投靠了她。

  这些年来,两人之间一直维持着这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合作。

  当初韦夫人肯将银月楼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交给她,也是她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帮助对方收服了上品灵兽丹良,才换来的。

  这一次,对方竟肯如此大方,沐语柔第一反应就是:恐怕她将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尽管如此,她仍是立刻站起身来:“是,母亲,我这就去,明日定然给那沐弦歌一点颜色瞧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