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平局
清风不用2019-05-10 12:012,369

  连易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驱使土元素,这无论怎样看,都应该是土系。

  但问题是,玄灵大陆已知的四国当中,有土系这种灵力吗?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六招已过,竟不能置她于死地,连易不由得动了真怒。

  而沐弦歌,在动用了土系灵力之后,却是彻底进入了兴奋状态,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终于可以放手一拼了!

  第七招,沐弦歌居然小胜!

  观赛席上已经连惊呼都发不出来了。

  想想这也算是正常,毕竟土能克水,沐弦歌天然就占了高地。

  接下来的两招,两人都发了狠,赛台上一时沙走水淹,热闹非凡。

  分开时,两人都气喘吁吁,沐弦歌臂上再添新的伤痕,而连易却也首次挂了彩,手背一抹鲜红,十分刺眼!

  “该结束了。”他嗜血的目光锁定沐弦歌,毫不在意地随手甩掉血迹,唇角一丝笑意充满了残忍,像捕食猎物的狼。

  沐弦歌扬起头,送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同感。”

  第十招了!扛过这波,她就能收获一个绝顶的保镖!

  光是想想就足够令人兴奋了。

  场内场外,气氛一时凝滞。

  “万解——碧涛!”连易扬声一喝,人与法器几乎合二为一,宏大的招式汹涌而来!

  沐弦歌的表情刹那间变得极致冷静。

  致命危机这种东西,在她前世之时,那可是家常便饭,如影随形的存在。

  而她作为一名特种兵王,最擅长的便是在死局中寻找生机,突破生门!

  隐秘的包厢中,明书易紧紧盯住战场,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他回头瞥了月惊鸿一眼。

  终究没忍住:“陛下不打算出手吗?”

  月惊鸿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

  此刻他斜靠在丝绒软垫上,一手支颐,垂着目光淡然答道:“她答应了朕的。”

  答应了要扛过十招,要对他提出一个要求的。

  女人,我相信你。

  我等着你。

  平放在身侧的另一只手已经蓄满了灵力。

  倘若那女人当真命在旦夕,他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明书易偷偷向他那只手瞥了一眼,恍然大悟,终于放下心来。

  陛下原来是做了准备的,那就没问题了。

  心中既定,他转头又看向场中。

  沐弦歌已经贴着碧波滑了进去。

  这碧波看着美丽,实则凶险无比,每一个角落都暗藏灵力,随时可以将贸然闯入的所有生物裂成千片万片!

  沐弦歌却是大胆至极,她竟险险地贴在了每一团灵力的边缘位置,顺着灵力流动的方向载沉载浮,与这撕裂万物的灵力友好相处了起来!

  每一个看清了这副景象的人,都是一脸惊骇。

  在座的不乏法术高手,万解碧涛这一招是怎样的,他们十分清楚。

  遇到这一招应该做什么,他们也多少有些自己的见解和方式。

  但是像沐弦歌这样,沿着灵力纹理平缓切入的方法,真是闻所未闻!

  这方法对人的观察力、决断力和魄力要求极高,稍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

  她究竟想干什么?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沐弦歌小心翼翼地滑进了灵力聚集的所在。

  如果这是一个阵法的话,那这里就应该是阵眼了。

  法器搅动着一团灵力,在匀速旋转中不断向外扩散。灵力的旋转并不是定向的,因此产生了四向发散的力道,形成撕裂之招的本源。

  沐弦歌调动土元素卷出龙卷,尝试着贴近法器,使它停下来。

  土龙卷才动了一下,招式被触动,龙柱轰然而散。

  她又试了一次。

  再次轰然而散。

  “你行不行啊,女人?”乘黄想来也是紧张,不自觉地在她脑海中问了出来。

  “闭嘴。”沐弦歌语气淡淡,散发的威压却令乘黄瞬间当真闭了嘴。

  待反应过来之后,乘黄气得差点跳脚。

  它堂堂一代神兽,居然又被一个人类给镇住了!

  话说回来,刚才那两个字,这女人语调不高,却真心霸气……

  停停停!

  神兽大人气急败坏。

  沐弦歌却没精力看它在做什么。

  两次失败,足够了!

  她已经弄清楚了,法器的旋转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有迹可循!

  她再次召唤土元素,这次却换成了二级的十方神印。

  土系的神印十方齐动,灵巧无比地逆着法器旋转方向,避开所有灵力的切割,疾速合拢,将法器长枪轰然包裹。

  旋转,停!

  招式,破!

  碧涛退去,场中心的沐弦歌和场边的连易同时后退三步,沐弦歌伸手向唇边掩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将一口鲜血握在手中。

  连易却是脸色煞白,隐忍片刻,哇地扭头喷血,身形有些摇晃。

  看得出来,大招反噬的后果很严重。

  场内一时极静。

  唱报太监犹豫片刻,看向韦夫人:“胜负如何?”

  韦夫人将掌心几乎掐得出了血,才险险按捺汹涌而起的杀意,逼迫自己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从场面上看,是沐弦歌赢了。

  但这叫她如何甘心!

  然而在场所有人,谁都不是瞎子……

  正犹豫间,沐语柔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轻声唤道:“母亲……”

  韦夫人应声回头,就看到了沐语柔的一脸愤恨。

  是啊,不甘心的,何止她一个?

  她默了片刻,当着满场宾客的面,沉声宣布:“平局。”

  月惊鸿倏然抬眸,晦暗不明的神色一闪而过。

  唱报太监尖声重复:“平局!”

  另一个隐秘的包厢内,湘王却是丝毫不掩惊讶:“这看不出来是平局啊,本王果真眼瞎了?”

  他征询地看向宗茂勋。

  这就是在逼自己站队了。

  宗茂勋沉吟片刻,痛快答道:“下官亦是眼拙。”

  也就是说,在湘王和沐氏之中,宗茂勋选的是湘王。

  湘王对这结果很是满意,拍拍宗茂勋的肩,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反观沐弦歌这个当事人,却倒像是丝毫不受影响,表情十分平静,甚至还心情大好地向连易抱拳施了一礼。

  连易的脸色仍是不好看,含怒瞪了沐弦歌一眼,重重冷哼一声,闪身飞下高台。

  不多时,一抹浅绿的身影急急追了上去。

  沐弦歌远远看见,眸色转深。

  在这个深宅大院,输是麻烦,赢,更是麻烦。

  但她沐弦歌,早已不是那个痴傻的废物了。

  麻烦?

  呵,那就来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