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暴露
清风不用2019-05-09 12:012,309

  “哦?哪件事?”沐弦歌缓缓勾起唇角,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真不好意思,脑子不好用,忘记了,请王爷提点。”

  颖川郡王一击不中,气势顿时又落了下风,在沐弦歌明澈坦然的目光下,又显出一丝瑟缩来,笑得有些干巴巴的:“正是那日贤妃将妹妹请去别院,所说的那件事。”

  沐弦歌不言不语,似笑非笑地直盯着他。

  颖川郡王被盯得心里发毛,以手掩唇,干咳两声。

  沐弦歌就笑了:“王爷还真是被我料得一丝不差呢。”

  连个喜欢都不肯当面说,还要别人居中传达,这种人的喜欢,一钱不值!

  再说,她一个现代特种兵,对别人的丈夫一丁点儿都不感兴趣。

  贤妃显然与颖川郡王交流过沐弦歌的意思,现下这一点懦弱退缩被沐弦歌当场点破,颖川郡王一时十分狼狈,勉强挤出个笑意来:“妹妹言重了,本王的心思,天地可鉴。”

  沐弦歌几乎可以肯定,倘若她再追问“那么到底是什么心思呢”,颖川郡王八成又要顾左右而言它,打个哈哈糊弄过去。

  滥情又没有担当,搁后世,就是个万人捶的渣男无疑了。

  她完全没有再聊下去的兴趣,背过身去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我累了,明天还要比斗,王爷请回吧。”

  来时攒了一路的雄壮气势早已不知丢到了哪个角落,颖川郡王几乎可称作是落荒而逃。

  紫砚对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怎么也是个皇家中人,为何生了这样一副性情。”

  语气中的鄙薄浓得几乎要化出形来。

  无论如何,这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对沐弦歌来说,这件事甚至不够资格让她记上一记。

  当她第三次站在擂台上,对面那个意气飞扬的少年噙着不屑一顾的冷笑,手提长枪指向她的时候,什么颖川郡王什么贤妃,就全都被她丢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武器!

  “是法器,愚蠢的人类!”脑海中的乘黄翻着白眼,鄙薄之意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法器?”沐弦歌浑没在意,她的全部心神现在都在这杆枪上,“还有长成这样的法器?”

  根据她后世的经验,所谓法器,不应该是葫芦飞剑之类好收藏的吗?

  长枪这个玩意儿,怎么看也更像是物理攻击而不是法术攻击啊。

  乘黄:“女人,你需要长长见识。”

  然后它就不肯理她了。

  “沐家的女人,是不值得我动手的。”连易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她,“奈何皇命难违。既是这般,那你就只有——死!”

  他浑身气势猛然爆发!

  沐弦歌刹那间只觉得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自穿越到这玄灵大陆以来,她第一次重温了这种危境下嗜血的兴奋!

  她眸光炯炯地看着连易:“想要我的命?来取。”

  连易甚至连契约兽都没有召,手腕一抖,法器跃上半空。

  “我不欺负女人。”望着她空空如也的身侧,他眼中明明白白地写了“鄙夷”二字。

  比斗,开始!

  这是一场刚开场即是高&潮的比赛!

  狂浪极斩!

  五级法术中的大杀招!

  沐弦歌盯着强袭而来的惊涛骇浪,心头想的却是:第一招!

  满场寂静,所有人都在屏息凝视,想知道她如何应对。

  有些修为高的,瞬间已在脑内演示了数种方法,无非是硬拼或者退缩。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摇头叹息。

  硬拼的话,沐弦歌起码要和连易有差不多的实力才行,这显然不现实。

  退缩,只能免死,但这种程度的攻击,就算侥幸活下来,怕也是个重伤的下场。

  看来连易是真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在所有人或紧张期待或幸灾乐祸的注视中,沐弦歌做了一个震惊四座的选择。

  她拔地而起,轻飘飘地落在刀锋般尖利的浪涛中,凭着极为敏捷的身法,灵活闪躲,一路溯流而上,竟迅速接近了出招的连易!

  这一下连对手都大出意外,连易皱眉看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冷哼一声,屈指向半空旋转的长枪一弹。

  法器猛然加速。

  沐弦歌只觉得迎面而来的水刃更多更密集了。

  她紧盯着连易,嘿然一笑,手臂在水刃包围下灵巧弯曲,顷刻间,五指已经缠上了兀自旋转的长枪!

  法器啊!好想要!她两眼放光。

  连易怒然一喝,手指快速掐诀,法器咻地挣脱她的手掌,回到连易手中。

  狂浪极斩随之结束。

  第一个照面,沐弦歌安然无虞——除了法器脱手时划出的一道伤口之外。

  四座极致一静,随时嗡地响起一片议论,甚至有不算太高的喝彩声,不知从何而来。

  连易眉头皱得死紧,冷笑道:“你既寻死,我便成全你!”

  “怒潮乐章!”

  第二招,第三招……

  不知不觉,沐弦歌用每每出人意料的身法,竟是硬扛过了五招!

  而她付出的代价,也仅是不痛不痒的几处小伤口,和略微的气喘而已。

  观赛席上的喝彩声也渐渐高了起来。

  连易的脸色终于变了。

  他举起法器,用了大段的吟唱,和繁复的手诀。

  水牢束缚!

  大片水域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地涌来,人在其中失了视线,无法呼吸,随时都会被淹没。

  水域不断收紧,像密不透风的牢笼一般,渐渐将沐弦歌逼到了角落,退无可退。

  而水牢的范围,已经减缩到仅能够勉强容纳她一人而已。

  观赛席上一片惊呼。

  此情此景,无论怎么看,沐弦歌都是必败无疑。

  倘若连易心中愤恨,暗下杀手将她绞死在水牢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眼看水牢仍有继续紧缩的趋势,而牢内的沐弦歌已经连正常呼吸都有些困难。

  一切,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韦夫人眯紧眼眸,盘算着要不要出手打断僵局。

  还是……借刀杀人?

  皇家使者惹不起,这样的理由,足够冠冕堂皇!

  异变,就是在这看似已成定局的场面下,在所有人或紧张或激动的注视中发生的。

  沐弦歌脚下的土地毫无征兆地极速抬升,一寸一寸,开始吞噬水系法术!

  土系灵力!

  观赛席上一片目瞪口呆。

  而贵宾包厢中,却是惊爆一地眼球!

  沐弦歌,是土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