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人尽其用
清风不用2019-05-08 12:022,291

  今夜的咏瑟居,注定无法平静。

  沐氏大比的进行情况,早已在沐宅观赛的各色人等中间传了个遍。

  关于七姑娘沐弦歌是怎样强势登台,连赢两场,打败了之前呼声甚高的二姑娘沐语柔,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家主继承者人选的,现在可说是人尽皆知、人尽皆惊了。

  沐弦歌?确定?是那个又痴又傻的废物?

  这不可能吧!

  如果不是沐宅在大比期间出于安全考虑而闭宅谢客,现在恐怕已经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想亲眼求证的以及准备看笑话的。

  而在沐宅内部,早已得到妥善安排的各位宾客们,今夜亦是十分躁动。

  这其中,又以颖川郡王所处的院落气氛最是急切。

  “王爷,要么我派人将她请过来,再细细地谈?”

  见颖川郡王不停地走来走去,贤妃沐远杭忍不住开口询问。

  这个提议马上就被颖川郡王否决了:“不妥,上一次她已是说过,需要本王亲自当面剖白心迹,才算是诚意。现在若仍是你去请,岂不显得本王心不诚了?不妥不妥。”

  “但是王爷还没下定决心。”沐远杭冷静地指出问题所在。

  颖川郡王现下正在烦恼的事便是,到底该在何时亲自去见她?

  说实话,就算对沐弦歌的容貌惊为天人,颖川郡王也没忘了她的痴傻传闻。原本觉得她参加大比根本就是走个过场,亮个相就结束了,待那打输了的时节,他再以安抚者的姿态登场,给予适当的精神支持,一个小姑娘而已,他这个情场老手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连贤妃也觉得此计甚好。

  谁知道这沐弦歌当真惊人,第一场就胜利了,吓了他们一跳。

  但在当时,颖川郡王并不看好她的第二战。

  “你们家的二姑娘沐语柔,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他那时居高临下地对着沐语杭点评,“旁人或许不知道,本王却是多少听说一些。这些年她在修行一途上,着实下了不少工夫,甚至不惜走些不那么光明的路子,只求突破自身。”

  当时贤妃还是同意的:“此事妾身亦略知内情。当初就觉得这二妹妹心气极高,在修行上从不示弱于人,虽然同辈之间未曾正式比试过,但大家私下里,却基本认同二妹妹是修为最高的那个。”

  高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但当时,没有人觉得沐弦歌能够战胜她。

  谁知道事情就是这么邪门,沐弦歌不但胜了,还胜得干脆利落,漂亮至极!

  这样一来,颖川郡王就十分尴尬了。

  若是他现在前去,根本就不能以拯救者的姿态露面不说,反而还需要摆个略低的姿态——毕竟沐弦歌现在可是各方势力暗中考察的热门,说不好她最后会选谁。

  但若是他不去……万一别人捷足先登了呢?

  那沐远杭提前打下的基础可就全都白费了不说,搞不好沐弦歌还会因此而看不上他。

  “今晚会有人去找她吗?”他似是在自言自语。

  贤妃欲言又止:想来应该是有的,就算没有,也不能掉以轻心。

  半晌,颖川郡王将牙一咬:“去!”

  沐远杭闻言起身,替他整理衣衫,犹豫了一下才问:“王爷可是想好了对策?”

  颖川郡王亲昵地拍拍她的脸颊,俯身印下一吻:“爱妃且放宽心,本王自有主意。”

  沐远杭一张脸顿时羞红了半边,向他半嗔半娇地飞了个眼刀。

  颖川郡王哈哈一笑,推门而出。

  咏瑟居这边,直到月惊鸿走了,沐弦歌才扬声叫了紫砚进来。

  “姑娘,你到时候打算跟这位国主提什么条件?”

  沐弦歌笑了一下:“当然要人尽其用。”

  正瞌睡呢,就有人替枕头来了,现成的一个高手高手高高手送上门来给她当保镖,不用白不用。

  有了这重保障,她明天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了!

  心情大好,自然是越想那月惊鸿越顺眼。

  “真帅!”这声夸,她可是十足地发自肺腑。

  紫砚想了一下,点头:“那位国主确实长得很好看。都说幽国皇室中人个个龙章凤姿,据我看,这位微国国主却是要更胜一筹。”

  “那是,他可比那什么湘王和颖川郡王好到哪里去了。”

  说人人到,婢女来报,道是颖川郡王求见。

  沐弦歌冷哼一声:“烦。”

  紫砚皱起眉点点头:“就是,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话说回来,月惊鸿来的时候也不早,倒也不见她俩有意见。

  牢骚归牢骚,皇室中人执礼节来访,没有把人拦在门外的道理。

  沐弦歌没有亲自去迎他,只遣了紫砚出去,她则在正堂摆茶相候。

  颖川郡王自然知道她这般造作拿架子的原因,并不以为意,端着一脸恰到好处的笑容走了进来,主动招呼道:“这么晚了叨扰七妹妹,实属不该。”

  “王爷客气了。”沐弦歌皮笑肉不笑。

  颖川郡王毫不见外,撩起衣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并没有马上接话,而是先细细地将她看了几眼。

  眼神堪称柔情无限。

  以他的经验,一般来说,没出阁的姑娘家脸皮都薄,被一个大帅哥这样深情地盯着看上片刻,都会感到娇羞。

  一旦对方表现出低头含怯的表情,接下来的一切,自然会自动归情场老手来掌控。

  但他万万没想到,沐弦歌不躲也不闪,就这么直直地与他对视着,气场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片刻之后,反而是颖川郡王在她灿若星辰的眸光中败下阵来,被盯得仿佛大庭广众之下扒光了衣服一般心虚,清咳一声,率先移开了目光。

  怎么回事,这个沐弦歌的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好?现在反而显得他仿佛在她的强大气场中自甘认怂了似的!

  他不由得大感挫败,甚至油然而生一股恼怒!

  好在他无论怎样也算得上身经百战,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重新堆上了无懈可击的笑容:“七妹妹在赛场上的风采,真是令人赞叹。”

  “谢谢夸奖。”沐弦歌八风不动,被赞也坦然。

  天又聊死了。

  连番受挫,就算是泥人也会被激起火性,何况是平日里养尊处优的皇室中人。

  颖川郡王心一横,不管不顾地提起了此行的真实目的:“不知妹妹对前日里贤妃所说之事,考虑得如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