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银月楼主
清风不用2019-05-17 12:022,325

  居然是景诚。

  传说中的银月楼主!

  这位楼主极是神秘,银月楼在幽国臭名昭著,倒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声名远播,但对楼主景诚,绝大多数人的第一感受却是陌生。

  他从未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通常情况下,是三位星主在共同管理银月楼。

  费温纶便是这三人之一。

  有人甚至怀疑这个“楼主”根本就不存在,是银月楼捏造出来的人物。

  现在,传说中的人物出现了。

  沐弦歌打量了一下。

  这位景诚楼主怎么说呢,面容出人意料地年轻,亦是出人意料地英俊。

  当然,比起月惊鸿那还是差距蛮大的。

  呃,怎么想到这一茬的,打住!

  不过,假如不知道景诚的身份,单看他这张脸,很容易当他是一个单纯的翩翩佳公子,跟杀手组织首领这种暗黑领域绝对沾不上边。

  景诚一现身,一双利眼就牢牢地粘在了月惊鸿身上。

  月惊鸿没说话,面无表情地回视他一眼。

  只这一眼的交会,气势上景诚就输了一大截!

  月惊鸿的气场太强大了!

  景诚不动声色地将目光转到沐弦歌身上。

  沐弦歌心中暗赞一声:应变不错。

  他作为此地楼主,打量任何一个不速之客都是理所当然。

  所以他便借着这样一个极其自然的动作,轻松避开了与月惊鸿的气势对峙,避免了尴尬场面的发生。

  单此一项,便看得出这位楼主非凡人也了。

  她心中这样忖度,嘴上倒也没闲着:“原来是景楼主,幸会。”

  本来还想继续问“能不能打个商量,保个人出来”,谁知月惊鸿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他直接截了她的胡:“沐氏六姑娘现在楼内,景楼主以为如何?”

  景诚点点头:“事情我已知晓,沐六姑娘自会遣人送出。只是——国主,费星主不过是拍了沐七姑娘的肩,当不至于要废一只手作为惩戒吧?”

  他本是不知道月惊鸿的身份,直到他看见了苍鸾。

  绝品珍兽这世上据说有八只,但现身过的只有一只。

  便是微国国主月惊鸿的契约兽,苍鸾。

  沐弦歌却是听得一呆。

  月惊鸿废了费温纶的一只手?居然只是因为费温纶拿那只手拍了她一下?

  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她狐疑地看了过去。

  月惊鸿表情倒是依旧沉静:“景楼主多虑了,小小障眼戏法,不足挂齿。”

  他没有再做解释,景诚却像是亦接受了这个说话,点了点头。

  其实景诚已经听出来了,“废了”只是暂时的假象,过一段时间应当就能恢复。

  “既如此,沐六姑娘还要麻烦二位了。”

  他向沐弦歌又点了点头:“今日之事,多有得罪。”

  随后便退走了。

  他一个杀手头子,能说出来“得罪”这种话,八成还是看在月惊鸿的面子上。

  玄灵大陆果真是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

  不过,总有一天,她也会有这种实力的!

  想到月惊鸿跟她新立下的赌约,她便浑身充满了斗志!

  十招是吗?等着吧,这一天不会很远的!

  将她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月惊鸿不动声色地垂眸,掩去了眼底一丝柔软的笑意。

  还是嫩了些啊,只顾得斗志昂扬,却没注意到他只跟她立了赌约,提都没提过赌注的事情。

  这女人,真是有意思。

  至于伤了费温纶的一只手……国主陛下坚定地认为,他只是单纯讨厌那个姓费的太过张扬而已,略施小惩吓他一吓,警告他以后收敛点儿。

  跟沐弦歌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

  很快便有人将昏睡不醒的沐亦桑送了出来,交到沐弦歌手上。

  “有了她在,沐语柔的阴谋定然会破产的。”沐弦歌几乎可以想像,现在的沐语柔,一定是在费劲心力地寻找证据,以证明沐亦桑的失踪是她沐弦歌一手所为。

  她有些期待,不知等下沐语柔见到了活的沐亦桑,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该不会又像上次在戒律堂一样,瞬间转换立场吧?

  那女人倒是挺擅长变脸的。

  她冷哼一声。

  月惊鸿瞥她一眼,什么也没问,只说:“那,朕就不相陪了。”

  他如同前两次一般,将华床升至半空,随后倏忽不见。

  沐氏刑堂之内。

  紫砚披头散发,伤痕累累,浑身上下血污不堪,姿势难看地趴在地上,不住地喘息。

  韦夫人在主座上冷然发问:“我再问一次,沐弦歌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她眸色一厉,信手一挥,灵力鞭悍然横扫。

  紫砚被整个人抽飞出去,狠狠地撞上墙壁又反弹回来,重重摔落在地,血迹在墙上留下模糊的一团,望去触目惊心。

  她受了过重的刑罚,连痛呼都已经发不出来,口中不断有血沫渗出,却是紧咬着牙,倔强地摇头。

  韦夫人恨极,冷笑道:“有件事你可能没想明白,就算现在你嘴再硬,待会儿我的人找到证据,同样能证明六丫头的失踪与你那主子脱不了干系。我劝你还是认清时势,早些回头的好。”

  紫砚张了张嘴,费尽气力,缓慢地用口型比出三个字:“不可……能……”

  大约是没能料到小小一个婢女居然有这么硬的骨头,已经刑讯了大半夜的韦夫人现下当真有些气急败坏。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起了杀心,盘算着一个婢女也不是多大的事,杀了算了。

  但她忖度片刻,还是决定留着紫砚这条烂命,至少到时候沐弦歌若想不承认,甚至想闹事,还可以用这个下等的婢女来要挟她。

  她站起身,一步一步踱到紫砚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半晌,冷哼出声:“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的份上,我又何必费这个劲。不过,你既然如此硬气,我倒是想知道,你的骨头到底是什么做的。”

  她面上现出残忍的快意,挥手召出契约兽丹良。

  作为一只上品灵兽,丹良最大的特点便是那对胜似大刀的前腿,可以顺利地切入皮肉,划伤甚至割断人的骨头。

  在韦夫人的命令下,一只前腿迅捷地切入了紫砚的上臂。

  紫砚顿时面容扭曲,无声地惨叫起来。

  “退下!”沉喝声猛地炸开,光芒闪过,丹良正在作恶的前腿被暴力斩断!

  韦夫人猛地回头,满脸不可置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