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朕要监督你
清风不用2019-05-16 12:022,267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面前对着月惊鸿的盛世美颜,沐弦歌很是享受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

  “我来,问你的条件。”

  沐弦歌恍然:她在连易手底下挺过了十招,完成了与他的约定,自然可以向他提一个要求了。

  但问题是,问个条件而已,有必要追到银月楼来吗?

  何况他是怎么追到这里来的?

  稍微一想,沐弦歌就明白了前因后果。

  想必是白日她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夜里月惊鸿就去了咏瑟居,结果恰好撞上她追踪沐语柔,索性一言不发地一直跟到了银月楼。

  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一切,他应该全都看见了。

  所以才会有这天降神兵一般完美的及时救场。

  她笑了:“那不如你来说说看,希望我提什么条件?”

  月惊鸿颇感意外:“嗯?”

  其实昨天晚上月惊鸿提出那个约定时,沐弦歌就想明白了。

  她身上现在有他想要的东西,他必然不希望她出事。而她若暴露土系灵力,往后的人身安全难以预料,所以月惊鸿的首要目的,一定是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但对方堂堂国主,要给一个人当保镖已经算是自降身价,又怎么能主动提出?

  故而他便换了一种策略,假装与她打赌,她若是完成了,那他愿赌服输,答应做她的保镖就顺理成章了。

  可就算是看出来了又怎样?

  毕竟月惊鸿当时的语气是摆明了看不上她的,而他也确实有看不上任何人的资格。

  这是对她的挑衅!

  堂堂特种兵王,连接个挑衅的勇气都没有吗?笑话!

  何况结果于她有利!

  不过,现在她既已达成约定,倒是很想摆一摆架子,看看自己如果不上钩、不主动提出要他保护的话,月惊鸿该如何应对。

  沐弦歌带着谜之微笑,准备观赏大帅哥的为难表情。

  岂料大帅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你的实力进展神速,朕很好奇。”他平静地说。

  沐弦歌挑挑眉,静待后续。

  月惊鸿又道:“所以朕想知道你何时能在朕手上挺过十招。”

  沐弦歌:“……”

  据她观察,别说十招,他若出手,她连半招都挺不过。

  “朕要,时刻监督于你。”大帅哥一脸理所当然。

  行,你厉害,够狠,明明是要当保镖,偏偏要说成做督工。

  沐弦歌无言以对,技不如人嘛,只好忍气吞声。

  但她还是满心不忿,遂气哼哼地问:“哪有一国之主天天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的,国家不要啦?”

  “女人,你要放开眼界。”月惊鸿早识破了她的小情绪,笑音更重了几分,“监督,未必要时时跟随。”

  他懒懒散散地抬起右臂,手心向天。

  在沐弦歌好奇的注视中,天际划过一道耀眼的亮光,清唳声起,一只青金色的鸟儿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到他手上。

  沐弦歌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这只鸟儿——太漂亮了!简直令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苍鸾。”月惊鸿向沐弦歌点了点下巴。

  苍鸾得令,张口吐出一团七彩的光芒。

  那光芒直向沐弦歌扑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就已经没入了她的胸口。

  身体并没有感到任何异样。

  沐弦歌按了按胸口处,便听月惊鸿解释道:“女人,你该庆幸自己的运气,不是什么人都能有幸见识天光隐的。”

  这一式的名字叫做天光隐?

  他是木系灵力,契约兽按说也应该是木系,为什么术法的名字跟光有关?

  她又想起费温纶刚才的术法招式——大地飞霜。

  霜,根据后世的知识,是水的凝华。

  无论是升华或者凝华,甚至沸腾或凝固,在这个法术的世界里,都可以当作是一种进阶的形态。

  也就是说,飞霜也好,甚至她猜测可能冰、雪、雾等等这些也罢,应该都是水系的进阶。

  所以照这个逻辑,光,是木系的进阶?

  月惊鸿的修为可比费温纶要高出太多了,所以光很有可能还是木的终极进阶。

  但霜雪她还能用科学来解释,光和木有什么进阶关系,这她就真不懂了。

  不过,说到费温纶,沐弦歌这才想起来现场不止是她和月惊鸿,还有这个倒霉蛋。

  放眼看时,这可怜的倒霉蛋被密密麻麻的木芙蓉围困,憋得脸色紫红,怕是快要嗝屁了。

  “他你是打算杀还是打算放啊?”她伸手指指费温纶。

  月惊鸿好似现在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号人物在,漫不经心地瞥过去一眼,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木芙蓉便全部突然消失。

  费温纶失了桎梏,手忙脚乱地从半空直坠而下,扑通跌倒,捂着脖子咳了个惊天动地。

  月惊鸿脸上依然挂着与沐弦歌对话时那一抹浅浅的笑意,但仔细看时,却会发现他的双眸早已冷冽如冰。

  他微一侧头。

  苍鸾接到指示,青金的巨翅轰然一扇。

  银白色的光芒飞驰掠过,在费温纶一声压抑的惨呼中,无情地穿透了他的右掌,血顿时染红了地面。

  “你可以走了。”他垂着眼,似乎很不耐烦与这杀手说话。

  刚才还满面紫红,现在费温纶倒是换上了雪一般苍白的面色。他看了一眼月惊鸿,又看看沐弦歌,没说什么,捂住手掌飞身而退。

  沐弦歌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月惊鸿在杀手老巢大摇大摆地现身又伤人,为什么银月楼里竟安静如斯,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

  仿佛看穿了她的疑问,月惊鸿轻笑一声,眸色倒是有了些暖意:“刚才这个,是这里头最有出息的了。”

  哦……

  沐弦歌听懂了。

  连修为最高的费温纶都在月惊鸿一击之下毫无反抗之力,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反正出来也是送死,杀手可是最会趋利避害的。

  但是费温纶就这么走了,沐亦桑可还在楼里呢!

  你好歹是先让他把人交出来再说啊!

  现在他跑了,难不成她还要亲自进去挨个房间搜上一搜?

  月惊鸿瞥她一眼,似乎很是看不上她的眼界,“啧”了一声:“管事的来了。”

  话音甫落,便听一人沉声道:“哪一路的朋友?景诚在此候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