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天降神……月
清风不用2019-05-15 12:312,390

  沐弦歌在他们突然中止打架的那一刻,就知道今天这关难过了。

  这两人说打就打,说收就收,她挪了半天,也没能挪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被发现只是迟早的事了。

  所以当费温纶毫不费力地穿过灰尘网,一掌拍到她肩头的时候,她很镇定。

  倒是费温纶“咦”了一声:“女的?”

  真不愧是色字堆里混出来的,拍了一下就知道是女的了。

  行踪暴露,再顶着一堆灰尘就没意思了。

  沐弦歌干脆撤了灵力,露出略显狼狈的身形来。

  费温纶眼睛一亮。

  “哟,真好一个小美人,啧啧,这是玄神看我打架有功,特意赏赐的?”

  玄灵大陆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信仰,所有人都知道这片大陆原本供奉的是玄神,即使现在是神隐时代,他们尊崇的也只会是玄神。

  玄神用自己的神力创造了玄灵大陆,给了他们一片栖息之地,这份恩德,大陆的人们不会忘记。

  即使玄神在神魔大战中力竭,没能创造出第五种元素,他的功绩仍值得被歌颂。

  费温纶虽然好色,但毕竟不是个只会流连花丛的草包,下一刻他便猜到了:“哦,我知道了,你就是沐弦歌,对吧?”

  “何以见得?”沐弦歌问得不慌不忙,不卑不亢。

  费温纶赞赏地鼓起了掌:“不但貌美,而且气度不凡,玄神太照顾我了。”

  沐弦歌不作声,只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虽然我比较好客,但这银月楼还真不是什么人都会往上凑的地方。敢来这里的,要么是寻仇,要么是请托。”费温纶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上下左右不断流连,“像你这样敢试图混进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沐弦歌不动声色:“凡事总有第一次,习惯就好。”

  费温纶笑了:“谁说不是呢!那么小美人儿,你混进来是要干什么呢?”他不断闪动的眸光充满了探究,“让我猜猜看,你既然就是沐弦歌,总不会是听说了你那好二姐姐在本楼的请托,一气之下要跑到杀手的老窝里行刺杀人吧?”

  到杀手老窝去杀人?

  “好想法,够刺激。”沐弦歌中肯评价。

  费温纶转了转眼珠:“让我来猜个最大胆的——你不会是来救人的吧?救那个沐家的六姑娘?”

  沐弦歌痛快承认:“是。”

  费温纶夸张地瞪大了眼睛:“我可没看出来你们沐氏还能这样姐妹情深。”

  “凡事总有第一次。”沐弦歌重复了之前的话,“所以今夜无论怎样,费先生也算是长了见识,不知这能不能算作是我的功劳?”

  嗬!

  到杀手老巢来救人,被发现了也没惊没慌更没有大呼小叫,现在更好了,竟还试图邀起功来了!

  这小美人儿实在太有意思了。

  “如果我说能算,接下来你是要跟我谈条件吗?”

  沐弦歌笑了:“不谈条件何必扯什么功劳呢。”

  费温纶拊掌大笑:“可我要是不同意呢?我可是个杀手啊,不是什么君子。”

  “条件,就是利益交换而已。跟君子还谈什么条件呢,跟杀手才会谈条件。”

  费温纶听得不住点头:“小美人儿,你可真是个宝贝,说的话是句句惊人,但仔细这么一想呢,又是句句在理。”

  他不知从哪里又摸出那把摆造型专用的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两下,忽然啪地一声收起,脸色随之沉下来:“你难道不想知道你那个二姐姐到我这里来交换了什么吗?”

  “杀我。”沐弦歌平静地回答。

  “所以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谈条件?毕竟你二姐姐连定金都付过了。做杀手的,信誉最重要。”

  他这一变脸,连说话语气都变得无比严肃冷冽,省掉了几乎所有的语气词。

  “因为你杀不了我。”

  费温纶眸色一寒:“哦?”

  杀手的尊严,不容挑衅!

  他骤然出手,闪电般的攻击倏忽就到眼前。

  沐弦歌却在险之又险的那一刹那,突地凭空矮了一截!

  这一抓随即落空!

  费温纶低头一看,沐弦歌的大半条小腿都埋进了泥土之中。

  他面色一变:“你不是水系?”

  “我是土系。”沐弦歌坦白得很痛快,“如你所见,只要有土,总有办法。要杀掉我,恐怕你要费一番工夫,个人觉得不是很划算。”

  费温纶无法置信地喃喃:“土系?哪来的土系?怎么会是土系?”

  他摇摇头,随即冷笑:“那我可以让你离开土,比如像这样。”

  他念出法诀,身后的土地迅速僵冷、结霜,冻得比石头还硬。

  霜化的范围不断扩大,眼看下一刻就要把她活活钉死在土里,沐弦歌别无选择,只能先脱身出来。

  她这边一动,那边的攻击又至!

  灵力如刀,直扑她的面门。

  这一刻,死亡的威胁离她是如此之近。

  千钧一发的危急之中,她能想到的最好办法,是拼着脸上受伤,给对方一个出其不意的攻击。

  而还手的时机——就是现在!

  空气中突然传来沁人心脾的花草香。

  沐弦歌身前不到半寸处,气流一阵波动,刹那间绽开了一朵美丽的木芙蓉!

  以这朵木芙蓉为中心,下一刻千朵万朵木芙蓉在周围同时盛放,温润流动的灵力无声地将攻击化解!

  自半空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女人,你又惹麻烦了。”

  是——

  月惊鸿!

  与此同时,一朵接一朵的木芙蓉将费温纶团团包围,整个人都被挤到变形,面孔可怖地扭曲起来,忍不住发出痛苦的闷哼。

  隐约能听出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芙蓉……千……绽……”

  华床自空中降落,彩绸飞舞,隽逸绝色的面容若隐若现,真好一副神仙景象。

  电视剧里一般这种叫天降神兵,现在……应该叫天降神月吧。

  沐弦歌仰头盯着斜卧床上的月惊鸿,直到他落了地,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月惊鸿看着她,微微露出个询问的表情。

  沐弦歌:“你的排场越来越小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那叫一个浩浩荡荡,大张旗鼓。

  第二次好歹还带了个手下。

  现在,直接光杆司令了。

  月惊鸿半是嗔半是笑地横了她一眼。

  哇!又来美颜暴击!

  沐弦歌捧着心口。

  刚才那杀手没让她掉血,现在这个帅哥却要了她半条命。

  月惊鸿不说话,默默看她表演。

  心里转的念头却是:

  这个费温纶说的一句话倒也没错,这女人真是个宝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