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脱身不得
清风不用2019-05-14 12:022,311

  “姑娘,好消息,七……那个沐弦歌,她失踪了。”

  才一进门,曼和院的婢女琉璃就快步迎上来,面带喜色,低声向沐语柔报告。

  失踪?

  沐语柔狐疑地看过去:“消息从何而来?”

  琉璃努起嘴,向云山堂的方向比了一下:“那院里的弄笙不是一向和咏瑟居里的紫砚不对付么?刚才弄笙丢了一包三品原石,硬说是紫砚偷了,带人去咏瑟居里闹,结果发现咏瑟居的主子姑娘不在!”

  原石在玄灵大陆是硬通货,相当于古代的金银铜钱。如果说一品原石大约可看作古代世界的铜钱,那么三品原石约莫就是碎银了。

  按照沐氏家仆的收入来说,一包三品原石,也着实算是不小的一笔钱财,当场发作不依不饶,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这事儿都惊动了夫人,紫砚被押在刑堂,夫人正亲自审问呢。”

  毕竟同是沐氏家族的婢女,平日里再怎样也是有些交往的,说起紫砚的境况,琉璃明显带着不忍:“也是硬气,打成那样了也没吐半个字。”

  沐语柔并不把一个婢女的死活放在心上,她转动心思,思虑片刻便下了决心:“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落井下石当然解恨,她巴不得立刻就能见到紫砚的惨状——不,还不够,最好是她那白痴主子姑娘的惨状,还要再惨一些,自己才开心呢。

  但是既然韦夫人已经出手,她现在去,并不能对事态的发展有什么促进,反而可能毁掉了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

  沐氏二姑娘,可是性情上知书达理、温柔大度,修为上则深藏不露呢。

  急吼吼地跑去看热闹算是怎么回事?

  主意打定,沐语柔施施然坐了下来,接过琉璃殷勤奉上的茶,啜饮了一小口,随即吩咐:“叫个脑子灵活的去多盯着点。”

  沐弦歌,这次可是你自己作死,送上门来的天大的把柄,不好好利用一番,一击就把你打得再无翻身之力,怎么能对得起你这般大礼呢?

  沐语柔垂下眼,微微笑了起来。

  “失踪”的沐弦歌现下却也实在是进退维谷。

  之前乘黄问她“该不会还想进去救人吧”,其实她倒也不是完全不想。

  只不过她可不是为了救沐亦桑出苦海。

  她是为了防止沐语柔用这个莫名失踪的六姑娘做借口,来为难自己。

  但这人该怎么救,阴森恐怖的银月楼该怎么混进去,她还需要细细思量。

  然而她才刚把“细细思量”说出口,一道劲风便从背后袭来!

  沐弦歌瞬间进入防卫状态,手心蓄满灵力,正打算迎击,那道攻击却径自越过她,呼啸着直奔银月楼而去!

  同时伴随着一声怒喝:“费温纶,你给洒家出来受死!”

  乘黄在她脑内低声道:“这也是个高手。”

  沐弦歌叹口气:“我知道,敢于到杀手基地公开叫骂的,不是高手就是纯傻。”

  这两个在意识中对个话的工夫,费温纶已经翘着二郎腿坐到了顶楼的一扇窗户上,衣襟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哟,你还没死啊,颜正修。”他吊儿郎当地吹着口哨,满脸戏谑。

  这名叫颜正修的高手到这时才轰然落地。借着月色的映照,沐弦歌看清了他的模样。

  不是和尚。

  不是和尚他自称洒家干什么!

  还是说玄灵大陆自有一套体系,谁都能自称洒家?

  “和尚是什么?”憋了半天,乘黄还是没忍住。

  好的,知道了,玄灵大陆果然没有和尚,洒家可能就是个比较,呃,普通的自称。

  “也不是。”乘黄幽幽地解释,“这个词很粗俗的,走生杀道的才会这样称呼自己。而且就算是走生杀道的,真愿意摆在台面上说自己就是个杀手、就是自称洒家的,也没几个。”

  这么说来,这个颜正修还挺坦诚的。

  有点意思。

  心思一动,沐弦歌又着力看了颜正修几眼。

  诶,这家伙长得还挺好看的,颜确实挺正。

  “庸俗。”神兽大人高傲地评价。

  “他们待会儿打起来之后,”沐弦歌在脑海中沉吟,“你说,我们有没有机会趁机混进去?”

  “首先,他们要打得起来。”

  确实,打不起来一切都白扯。

  而且现在她是靠这满身尘土来掩饰形迹,这也是要灵力的,现在她就感觉有点累了。

  也不知还能撑多久。

  “少废话,费温纶,洒家劝你还是识相点,乖乖把命牌交出来!”

  费温纶手上光芒一闪,多了样东西。

  他拿起那个东西,戏耍般地抛接几次,带着笑意看过来:“是这个东西?每天带在身上怪沉的,老想扔了。”

  颜正修一看到那东西,二话一说,出手就是一道凌厉的攻击。

  暗夜中骤然升腾耀眼的金光!

  金系!

  沐弦歌惊讶得几乎要叫出来。

  明国人!

  以明国在大陆上的地位,这个明国人是疯了还是想不开,怎么会去做杀手?

  毕竟他们手中握着金雷之力,垄断了这片大陆上所有的战甲武器铸造,走到哪里也是受人尊崇的。

  “哟,生气了啊,出手就是金星锁链,啧啧,这么想要我的小命?”

  口中调笑,手上却丝毫不受影响,费温纶抬手,起诀,周身降下大片的雪花,迎面与金星锁链缠斗在一处。

  他们果真打起来了!

  沐弦歌不动声色地开始缓缓移动,逐渐向银月楼靠近。

  那边二人打得正热闹,金系与水系斗成一团,大招一个接一个,两人都受了伤,却是越打越兴奋,完全没注意到角落阴暗处有一团灰尘在不怀好意地蠕动。

  突闻一声闷哼,两团人影快速肢接又迅速分开,抚着胸口退后的那一个,居然是颜正修。

  费温纶抬手随意抹掉血迹,笑道:“不错不错,有进步,可惜了,下次再来问我拿吧!”

  颜正修愤恨地瞪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飞走了。

  费温纶犹在他身后装腔作势地喊:“颜星主慢走,下次再来玩啊!”

  听到“星主”这个称呼,颜正修身形一顿,回手甩出一道金光,冷哼一声,随即消失。

  费温纶笑着躲开这警告意味的随手一击,将那命牌丢起来又伸手抄住,口中低声道:“好玩。”

  随手他身形一闪,伸出手向某个地方拍了一下:“这位兄台有何贵干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