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阴毒算计
清风不用2019-05-13 12:012,389

  所栖之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了街,沐亦桑再也藏不住,不得不纵身一跃,跳了出来。

  她才一露面,就听沐弦歌在一边凉凉地说:“六姐姐倒是选了个好地方,适合避暑。”

  ……

  大冬天的谁要避暑?

  分明是在嘲讽于她!

  沐亦桑大怒,却突然想到哪里不对。

  刚才这沐弦歌不还被全方位无死角地包围着吗?怎么有闲跟自己说话?

  她霍然回头,却在下一刻就吓到花容失色。

  这这这,这什么情景!

  只见沐弦歌含笑而立,身后的大地凭空裂开,黑漆漆的洞中发出强劲吸力,正一点一点地将那些水系法术的攻击吃进去!

  是的,她布下的陷阱,被地面裂开的大洞给吃了!

  至于头顶的水鞭幕网,沐弦歌不知什么时候召出土龙卷,劈头盖脸地一顿对冲,早被冲散得不成形状了!

  对了,今日比斗,沐弦歌所暴露的灵力属性是土!

  沐亦桑暴怒,口不择言地开骂:“你这个野种,白痴,废物!”

  野种?

  沐弦歌眸色一沉,手指连番动作,下一刻,沐亦桑脚下的地面又开始晃动起来。

  “你自己看看!哪一个幽国人的灵力不是水属性的?你到底是哪来的野种,冒充家主亲生女儿?”沐亦桑仍在大骂。

  沐弦歌冷冷地看着她,点头:“我记得,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提醒六姐姐注意说话的用词。既是冥顽不灵,那么——”

  她骤然催动法诀,沐亦桑脚下涌起排空土浪,将她推至空中,随即六面土墙轰然砸落,变成牢笼,将她囚在了半空。

  “——我亲爱的六姐姐,你就在这里反省自己的错误吧。”

  森然说完,沐弦歌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她,转头进了咏瑟居。

  土制囚笼中依稀传来人声,断断续续,想来是那沐亦桑正在叫骂。

  但周遭六面土墙,隔音效果实在是不错,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沐弦歌也懒得管她,反正一刻钟后术法自动结束,到时候她就自由了,只不过到那时她虚脱乏力,可不关自己的事。

  紫砚在院内噗哧笑了出来:“这倒好,省心,安静。”

  沐弦歌突然将目光投向半空中某一处,半晌,扯起唇角冷笑一声。

  “她可真是好算计。”

  紫砚没听明白:“姑娘,你在说什么?”

  沐弦歌举步进了房间,一边随口解释:“有些人啊,城府太深,却又不敢太过放肆,想做点什么坏事都得拉着别人给她背锅。啧,这个习惯不好。”

  ……?

  紫砚一头雾水,回头看看刚才姑娘目光所及之处,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只听沐弦歌在内室扬声吩咐:“帮我找套衣服。”

  一刻钟后,术法解除,沐亦桑果然全身无力地从囚笼中掉下来,随即被隐在暗处的黑影一把抄住,纵身离开。

  黑影离开得过于仓促,以至于都没有发现,她身后早已悄悄缀上了个尾巴。

  一身夜行衣的沐弦歌暗中跟着鬼鬼祟祟的沐语柔,来到了银月楼外。

  银月楼?

  她刚刚穿越过来时,所在的那个剪秋谷,不就是银月楼提供的?

  原来沐语柔跟银月楼一直有见不得人的交易,逻辑这就对上了,事情都说得通了。

  只是没想到沐语柔如此不择手段,竟会选择与魔鬼交易。

  电光火石间,沐弦歌就想明白了这整件事。

  沐语柔对自己能打赢她这件事十分不满,于是想要教训自己一下。

  但如果她亲自出手,一来曾经败过,心有余悸;二来被抓包了也不利于她一直以来苦心经营的形象。

  于是她就想到了祸水东引、借刀杀人的毒计。

  这可怜的六姑娘沐亦桑,先是被当成了枪,傻了吧唧地跑来跟她对打,可想而知,结果必然是不敌。

  然后,沐语柔再施展手段把沐亦桑绑走,送至银月楼——至于是做什么,沐弦歌猜测可能这中间有什么阴私的交易。

  这样一来,沐亦桑就算是失踪了。而在失踪之前,这位六姑娘最后与之发生矛盾的人,是她沐弦歌。

  她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大比之中异军突起,无形间又得罪了不少人,到时候只怕是百口莫辩,有的是人巴不得看她被坐实罪名。

  真是好完美的计策,令人佩服。

  而沐语柔与银月楼的阴私交易么,沐弦歌想了想,只能是这位二姐姐请人来把她这个不省心的七妹妹打一顿、或者甚至直接杀掉了。

  好狠毒的用心。

  她原本倒是不介意沐亦桑受些教训,毕竟这位六姑娘的愚蠢、刻薄、歹毒她可是深有体会,偏这人智商又不怎么高,还喜欢不自量力死缠烂打,令人烦不胜烦。

  但现在……

  乘黄在她脑内突然开口:“有高手来了。”

  能被乘黄认可的高手,想必是银月楼内的高阶杀手了!

  就算她现在马上掉头就走,仍然难保不会被发现踪迹。

  怎么办?

  电光火石间,沐弦歌福至心灵,催动法诀,役使土元素扬起粉尘,将她上下左右全部都遮掩了起来。

  这样一来,她的所有气息就完美地掩藏在了土元素之中,很难被发现。

  缺点就是,现在她感觉自己每呼吸一口,吸进去的都是微尘和土末。

  不用想也知道,土元素这样密集包裹之下,她现在一定是个土人了。

  还有一个缺点是,她只能继续蹲在阴影处,不能让人看到。否则别人一眼看过去,她的目标就太明显了:那个浑身上下灰尘飞舞的家伙,就是她了。

  神兽大人在她脑内突然埋下了头,美丽的躯体可疑地抖动了两下。

  沐弦歌在意识中面无表情:“别藏了,我知道你在笑。”

  乘黄僵了一下,抖得更欢了。

  惆怅的主人决定不理会这动不动就欺上灭主的混蛋神兽。

  借着昏暗的月色,沐弦歌见那个身形瘦长的杀手对着沐语柔熟稔无比,谈笑风生,显然是早就熟识了。

  两个人不知商量了些什么,瘦长杀手点一点头,伸手接过沐语柔怀中的六姑娘沐亦桑,偏过头,轻佻地对着沐亦桑飞了个吻。

  沐弦歌:……

  还以为是什么高级的阴私交易,原来就是个骗色的?

  瘦长杀手转过身,打算把沐亦桑带进楼内,而沐语柔在左右勘察了一番之后,也急急地跟杀手道了别,转眼间就跑得没影了。

  脱身倒是擅长。

  沐弦歌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杵着下巴陷入思考。

  乘黄终于停了笑,表情好奇起来:“女人,难道你还打算混进去救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