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喜欢我
萌教教主2020-01-19 10:444,529

  时光荏苒,转眼两月过。黛儿在缙华府门口等了缙华足足两月有余,缙华却依旧未曾出关,未免让她觉得有些丧气。

  陪着黛儿一齐吃野果睡山洞的松鼠君这样劝黛儿:“小螃蟹,我怎么觉得是缙华不愿见你?缙华乃是天界四方大帝之一,执掌天经地纬,日月星辰,统帅诸星和四时气候。如此高高在上的大帝,你我于他,不过蝼蚁。他又如何能将蝼蚁放在眼中呢。”

  黛儿却摇头不理,依旧笑眯眯道:“松鼠君有所不知,缙华帝君十分好。他勾破了我的衣裳,还送了我一套石榴裙呢。”

  松鼠君道:“他送了你衣裳,岂不是就和你两清了吗?”

  黛儿摇头:“非也非也。他当着妖界界河内千万生灵的面,勾破了我屁股上的衣裳,他可不该对我负责吗?”

  松鼠君:“……你这么倔,我脑壳疼。”

  黛儿便十分好心地送松鼠君回树窝休息去了。

  没了说话的人,黛儿便继续坐在门口的青石板上,一边玩着在自己身边飘过的浮云,一边继续等缙华出关。

  倒是此时,突得便有一道浮云飞来,直直地落在了缙华府的门口。浮云散去,便露出一位老人家的身影。这老人家身形瘦削,发须雪白,气色却非常好,瞧上去和颜悦色,无比慈祥。

  太白正要敲门,眼角余光却见身侧一位漂亮小姑娘正在盯着自己瞧。他便也朝着她望了过去,笑眯眯:“修行不易,小丫头继续加油。”

  黛儿十分好心地提醒:“缙华帝君正在闭关,怕是不会见你呢。我在这等了他三个月,他都未曾出关。”

  太白疑惑:“你在这等帝君?等他做什么?”

  黛儿道:“我在等帝君对我负责。”

  太白揉了揉耳朵:“啥?”

  黛儿将话又重复了一遍,另说道:“他的鱼钩划破了我屁股上的衣裳,可不得对我负责?”

  太白的耳朵不好,十分震惊:“他撕破了你屁股上的衣裳?”说及此,他凝着眉,牵过黛儿的衣袖,便重重敲门。

  半晌,门开。门童看到太白和黛儿站在一处,有些诧异:“啊,星君您来了……”

  太白星君呼退门童,带着黛儿进入了缙华仙邸内。

  缙华不愧是四方大帝之一。仙邸广而气派,殿宇错错落落,占地宽广。太白径直带着黛儿去了缙华的书房。

  书房内,缙华正坐在榻上下棋。日光透过窗户逆光洒向他,将他周身都带上了一层氤氲色。黛儿看得呆了,缙华帝君眉眼清冷,面冠如玉,青丝流光溢彩披散在肩上,顶部只随意用一枚玉簪别了发髻,让人不由屏住呼吸,不敢造次。

  这正是她心心念念的人。这张脸和当夜界河边的惊鸿一瞥重合在一起,让黛儿不可遏制地心跳加速。她红着脸颊,有些不敢看他。可却又想再多看他一眼。

  缙华眸光淡漠瞥向太白,和站在太白身边这位略有点眼熟的小姑娘,说道:“我好像只请了你来陪我下棋。”

  太白凑近缙华一步,苦口婆心说道:“拜过帝君。呐,是这样的。帝君您是知道的,咱们仙界的传统就是乐善好施,心怀明镜,有始有终,那些个始乱终弃的勾当不是我们能做的啊巴拉巴拉……”

  一口气说得太多,太白接过茶水杯,仰头喝了一大口。

  缙华的眼角抖了抖:“说重点。”

  太白拉过黛儿:“你撕破了这位黛儿姑娘的衣裳,怕是得对她负责。”

  缙华默了默:“你想要我如何负责?”

  黛儿露出一个明媚地笑脸:“我想要陪在帝君身边,不奢求帝君娶我,只求帝君能让我时刻陪着您就好啦。”

  缙华道:“哦,是吗。我府邸内的仙童,最差的也该是地仙级别。你不过是只小小的妖精,就算我想留你,此处的仙气也迟早会将你灼伤,直到你灰飞烟灭。”

  黛儿愣怔。她确实感到这段时间的身体总是特别乏力。她还以为是水土不服的缘故。原来竟是因为仙气太盛的缘故。

  黛儿甚是失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缙华嗤道:“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若是再晚些日子,怕是连这千年修为也快被吞噬光了。”

  黛儿难过道:“不,我要陪着帝君,我绝不认输!”

  太白觉得这小丫头有些傻里傻气,为了缙华帝君,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太白有些看不下去,便哄她道:“只要黛儿小妖再勤加修炼,假以时日必定能修成仙缘。介时你再来找帝君,岂不是一举两得?”

  太白又看向缙华:“不如帝君就答应黛儿小妖,在邸上留个空缺给她,只要等黛儿小妖何时位列仙班了,便随时欢迎她来任职。不知帝君以为如何?”

  妖精想要修成仙道,简直比凡人想登天还难。除非妖精甘愿做仙宠,否则根本不可能结出仙果。缙华随口道:“我还缺一名仙侍给我端茶倒水。”

  黛儿却十分欢喜:“端茶倒水?端茶倒水我最是擅长,那便如此说定了,等我修出仙缘了,我便来府上任职,帝君可得说话算话,不要诳我。”

  缙华的神情温柔,还带着笑:“从不说诳语。”

  黛儿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等黛儿走后,太白坐到了缙华对面,看了眼棋盘,便拿着白子儿,在棋盘上下了一枚。

  太白道:“这么多年,难得遇到这么傻的小妖精。”

  缙华挑眉:“是吗?”

  太白道:“想当初,仙界欢喜你的仙娥,可以从南天门排到广寒宫,可你却从不置理,慢慢的便再没仙娥向你示好了。”

  缙华道:“孑然一身,两袖清风,这样不好吗?”

  “既然你乐在其中,我亦多说无益。”太白想了想,又道,“刚才那只妖精什么都好,可惜就是只螃蟹精,出身太差,如何配得上你四方大帝的身份。”

  缙华有些诧异:“你竟看中这些?这些不过是凡尘俗世的衡量标准。”

  太白一听,来劲儿了:“原来帝君并不看重门楣出身。那,不知帝君喜欢怎样的女子,你同小仙说道说道,小仙也好为帝君留意则个。”

  缙华淡淡瞥了太白一眼:“我喜欢话少的。”

  太白:“……”

  非常识相地闭上嘴巴,太白这才继续和缙华下棋去了。

  ·

  接下去几日,缙华宫门口终于没了那只小妖精的踪影。看门的门童甚开心,终于敢大开了殿门,将几株珍贵异常的盆栽搬出府来晒太阳。

  可十日之后,这日门童又要将盆栽搬到门口去,可远远的,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不断朝着这边而来。

  等这身影更近了,定眼一看,竟然还是那只螃蟹精。

  门童无比震惊,指着黛儿好半晌,才说道:“你、你怎么又来了?”

  黛儿甜甜道:“我已种出仙缘了,还请仙人转告帝君,我来府上任职了。”

  门童连忙走到了书房,将那只螃蟹精又回来了的消息告知了缙华。缙华正在批阅公折,都是些星宿之间发生的小事,类似于玄武七宿和朱雀七宿,为了轮值问题打了群架之类。

  缙华正是脑壳疼的时候,听门童说起此事,眉头便皱得更深。一边挥手让门童将黛儿带进来,一边继续批着折章,让打群架的宿主自行去雷公那领罚,下次再有这种荒谬事发生,就集体回家种红薯。

  黛儿到书房时,看到的就是缙华皱着眉头写字的模样。她忍不住轻声道:“帝君,我已按照您的吩咐,种了仙缘了。”

  缙华抬头看向黛儿,却发现黛儿周遭果真弥漫着一层淡淡的仙气。可与此同时,她的灵丹却若影若现,十分虚弱。

  他眸光变得锐利:“你做了什么?”

  黛儿笑道:“我找一位朋友,帮我在体内种了仙根。”

  缙华眸色愈深沉:“你成了仙宠?”

  黛儿点头:“成了仙宠不好吗?只要没有人驯服我,我便不会有主人,我还可以为您端茶倒水。自然,若是帝君你愿意驯服我,我却是愿意的。”

  她一边笑一边说,表现得相当轻松。可在妖界,若是成了仙宠,是让妖十分不齿的事。妖精有妖精的骄傲,他们宁可在妖界做自己,也不愿为了成仙去做仙界的宠物,没有尊严。

  缙华目光深沉地看着黛儿,缓缓道:“你为了本帝君,竟甘愿成为仙宠。”

  黛儿不喜欢缙华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下意识后退一步,才低声说道:“你不喜欢吗?可你明明说,只要我种了仙缘,便让我在府上伺候您。”

  缙华不理她,而是笑了起来,直截了当问她:“你为了我,竟愿意做到这般。难道你喜欢我?”

  他明明是在笑,可黛儿却觉得难过。她羞愧地涨红了脸,喃喃道:“帝君,我……”

  缙华又问:“你喜欢我,是不是?”

  黛儿暗中捏着双手,重重点头:“我答应我阿爹,要寻到夫婿才能回家的。对,我、我是喜欢你,我想和你成亲,再带你回妖界!”

  缙华脸上的笑意消失,面无表情道:“五千年前,玄清上仙问我借了上古神器夺魂箫,便隐姓埋名下凡体验人间疾苦去了。你若是能替我找到他,替我讨回夺魂箫,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说及此,缙华似笑非笑道:“你为了我,连仙宠都愿做。想必定能替我讨回那夺魂箫的,可对?”

  黛儿毫不犹豫道:“对,我可以,我一定可以的!帝君且等着我,待我寻到了玄清上仙,我便回来找您。”

  她的眸光漂亮温润,却亮得出奇,宛若含着一波盈盈的水。不知怎的,缙华竟觉得这双眸子内的光甚是刺眼,让他不想看。

  缙华别开眼去:“如此甚好。”

  黛儿问他要了玄清上仙的画像,黛儿收好后,也不急着走。依旧歪着脑袋,目光甜甜得看着他,仿若无忧无虑。

  缙华道:“还不出发?”

  黛儿垂下眼眸:“我才刚来呢,却又要走了。”

  缙华道:“来日方长。”

  “所以更要珍惜当下。”黛儿眼巴巴看着他,“我三日后再走,可好吗?”

  她的声音悠甜婉转,宛若春雨淅沥,说不出地好听。从没有人敢如此撒娇地在他面前说话。缙华胸口掠过一阵烦躁,他皱皱眉,面无表情道:“随意。”便转身走了。

  黛儿开心地不得了,换上了缙华仙邸内的仙童衣裳,便果真做起了缙华的贴身侍女。

  另外的侍女吩咐黛儿,帝君喜欢喝产自灵山的白毫银针,喜欢种树种菜种水果,偶尔也爱钓鱼,喜欢吃甜食和吃鱼,最厌公务和垂钓时有人烦他;后院的那一片人参果树是帝君的心尖尖儿,万万不可动他们。

  说及此,这位侍女说道:“前些日子,魔王浮诛不知怎的,竟从乾坤印中逃了出来,胆大包天竟来后院盗取人参果,幸得帝君及时发现,一掌将浮诛拍飞了,才让后院那些人参果免去一难呢。”

  黛儿恍然,难怪大魔王会叫帝君‘臭种树的’,也难怪大魔王会说‘自己刚和臭种树的打完架’,原来他是为了偷盗人参果,才被缙华打伤的。

  黛儿面上则乖巧地点头,将侍女姐姐所说的一一都记下,这才端着泡好的茶为帝君端茶送水去了。

  帝君在书房内办公,黛儿便站在窗户外头歪着脑袋看着他。看着他紧抿着嘴面色清冷地批阅奏折,看着他时而蹙眉时而舒展眉梢,越看越欢喜,越看越觉得帝君绝对是三界之内最好的男子,没有之一。

  松鼠君不知何时跳到了她身边,震惊得看着黛儿:“你竟然成功了!”

  黛儿急忙捂住她的嘴巴,示意她说话小声些,这才笑得眯起了眼:“对!”

  松鼠君道:“可是做帝君的侍女容易,做他的老婆可还行。”

  黛儿小声道:“帝君答应我了!”

  松鼠吓得浑身的毛都炸开来:“答应你什么?”

  黛儿道:“只要我寻到玄清上仙要回一样东西,他便娶我为妻!”

  松鼠看黛儿的目光已经从羡慕上升到了崇拜:“黛儿大神,求推荐追男秘诀!”

  黛儿道:“第一,三个字:不要脸。”

  松鼠君甩了甩自己的尾巴:“??”

  黛儿道:“第二,五个字:坚持不要脸。”

  松鼠君想了想,点头:“还真是这样。”

  送走松鼠君,黛儿继续看了眼远处的缙华,这才依依不舍地去厨房为他准备晚膳去了。虽说神仙可不进膳食,可神仙清冷,为了多些烟火气,便还是会维持一日三餐,仙人们也会相竞对比谁家做的美食更好吃,以此增加生活乐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