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玄清上仙
萌教教主2020-01-19 10:455,385

  天界第九天,瑶池仙境。

  瑶池仙境乃是瑶池仙女的地盘。她们整日在此织晚霞,织彩云,又或者和雷公电母一起织一片夹着闪电雷鸣的乌云,滋润着瑶池内的九九八十一个镜天内的凡人世界。

  黛儿来到瑶池边时,便见两位穿着霓裳羽衣的小仙女,正在织一匹乌云。

  乌云才刚织了一半,穿着绿衣裳的小仙女正在往云里加雷声,眼角余光见一位根基不稳的小仙子朝着她们走来,便停下手中活,好心提醒她:“马上便要发布特大乌云了,还请这位小仙快快离去。否则若是被雷电不小心劈着了,散了元神可就不妙了。”

  黛儿脸上换上大大的笑意,从怀中掏出一副画轴,打开在各位仙女的面前。黛儿问道:“叨扰各位仙女,小仙只是想问问,可见凡人境内见过画像上的人?”

  这两位仙女看了画卷上的清俊男子,绿衣小仙说道:“吾等乃是刚成仙不久的小仙,对仙人们的了解甚少,对这九九八十一镜天内的凡人们所知更是寥寥,怕是不能替仙友解惑了。”

  黛儿漂浮在瑶池上头,俯瞰着芸芸众生。九九八十一个镜天,每个镜天内都有自己的单独世界。站在瑶池上看去,每个世界的人密密麻麻,各自有各自的悲欢离合。如此多的镜天,如此多的人,想要在其中寻到这位玄清上仙,谈何容易。

  她的眼中弥漫过迷茫,可很快的,她又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难道这便是帝君想要给我的考验。他想考验我究竟是否心诚,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黛儿握拳,又坚定道:“我定不会让你看扁了。你且等着我,我定尽快将玄清上仙带回来,让你对我刮目相看。”

  话音未落,黛儿朝着瑶池底的这八十一镜天便直直冲了下去,不稍多时,她的身影便已消失在了其中的一方镜天之内。一旁的小仙女见了,不由对同伴道:“这位仙友如此毅力,小仙深受感动,从此以后定要好好守着瑶池边,专心织云,不敢懈怠。”

  同伴说道:“我亦十分感动,想来你我正该如此。”

  而黛儿,早已落在了无数镜天内的某处人间角落,终于踏上了寻找玄清上仙的漫漫长路。

  人间何其大,凡人何其多。黛儿从东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换了一处又一处的镜天,迈过一处又一处的山头,不知拿了多少河鲜水产去贿赂地方上的土地公,可就是没有一位土地公见过画像上的玄清上仙。

  所幸黛儿也是个百折不挠的,转眼竟是五年过去,她没有因此挫败,反而越挫越勇,心头的邪火也越烧越旺。老天爷不让她寻到玄清,可她却偏偏一定要寻到他,否则她便不配做螃蟹家的大公主!

  眼下黛儿又到了一处新的人界,这一处的人界正是处于名为大周的盛世,国力强盛,国泰民安。皇帝唯一的困扰便是总是时不时的总会有些蝗灾虫灾,其他的都十分美满。

  黛儿这几年见多了乱糟糟的人间乱世环境,如今骤然来到了太平盛世,不免觉得心情也好上许多。她的三妹便是落在了大周境内,如今已成了大周的皇后。不得不说三妹果然是傻蟹有傻福。

  此时正是炎炎夏日。到处可闻不间断的蝉鸣声,直让人昏昏欲睡。黛儿干脆化为原型,在附近的一处流沙河内稍作休憩,顺便也可问问这小河内的河鲜们,可曾见过玄清上仙。

  这条流沙河并不大,可河水却清澈可见底,且河内的河鲜们亦丰富又肥硕,一只只都白白胖胖,保管凡人见了要流口水。

  黛儿八只蟹爪一把抓,顺着河流的方向朝着下游慢慢走去,一边看着沿途的螺丝和花蛤,还有那些河虾和牛蛙。可惜这些都是低端的河鲜,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形成,哪怕她对他们问了,也是枉然。因为他们只会慢悠悠得摇头或者点头,根本说不出实质性的东西。

  又沿着河水往前游走了一段距离,竟真的被黛儿看到了一只有了灵识的河鲜。——正是一只胖乎乎的鲫鱼。

  黛儿双眸一亮,连忙用尽力气朝着这只鲫鱼游过去,双眸亮晶晶地看着它:“你竟有了灵识,真是难得。要知道凡间的河鲜乃是最下下等的,能产生灵识不知是多大的造化!”

  鲫鱼的声音奶声奶气:“对啊,我本也只是一只最普通的鲫鱼,但是无意中被附近的神婆开了光,这才有了灵识呢。”

  黛儿恍然:“原来如此。还望鲫鱼小友好生修炼,珍惜这难得的造化。”

  鲫鱼对着黛儿十分欢喜得摆了摆尾巴:“好说,好说。”

  黛儿正要变幻出卷轴,给这位鲫鱼小友好生看看玄清上仙的画像,可突然之间,这位鲫鱼小友突然一双鱼眼爆瞪再外,随即浑身鳞片都倒竖起来,便拼了命地朝着前方卖力游去,竟是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

  黛儿不明所以地转头看去,却就见此时此刻,在自己的身后,竟昂首立着一条通体鲜艳花斑的蛇!——这蛇遍布花纹,蛇头高昂,蛇头又扁又尖,正是蛇中毒性最强的眼镜蛇!

  吓得黛儿失声尖叫一声,正要变回人身,可远处不知怎的,突然就出现了一位凡人,竟来到了这条河边,蹲下身来拱手捧河水喝。

  不得在凡人面前露了术法,否则便惊扰了这个世界的平稳。此乃三界共同默认的准则。眼看这条眼镜蛇对着黛儿的目光越来越危险,甚至已泛出了贪婪的红光,黛儿当即赶紧驱动着自己的八只蟹脚,慌慌忙忙地朝着远处跑去!

  可黛儿这一跑,身后的眼镜蛇便瞬间宛若离弦的箭般,对着黛儿的方向冲了出去。

  这凡人依旧没走,甚至是看到了这一幕,竟然也跟着黛儿的方向追了过来。黛儿不能用术法也不能化作人形,只有用自己弱小的螃蟹原型,慢悠悠得逃跑,以此来试图躲开身后这只眼镜蛇!

  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眼看这只眼镜蛇三两下就追上了黛儿,张开了血盆大口便要将黛儿的原型大闸蟹给一口吞吃入腹,——这一刻,黛儿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凉凉了,她甚至都忘记了要继续摆动着自己的八只蟹脚继续逃跑。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黛儿只觉得眼前有道身影闪过,随即自己的身体一轻,竟被提了起来。再定睛一瞧,方才看到原来是自己的身体竟被这个喝水的凡人提了起来,捧在了手中。

  而这个凡人还一边不断朝着身后的眼镜蛇扔着一旁的杂草,一边战战兢兢地喝道:“你、你别过来,你休想吃这只小螃蟹!”

  可眼镜蛇依旧昂着脑袋,不断朝着这个凡人吐着蛇信。滋滋作响,十分可怖。

  凡人见眼镜蛇只是昂着脑袋看着自己,慌忙就转身跑去,可就在这一个瞬间,就在他转身的这个瞬间,身后的眼镜蛇朝着他猛得扑了过来,对着他的小腿部就重重咬了一口。

  凡人脸色瞬间惨白,嘴中发出一声哀嚎后就要倒在地上,吓得黛儿再也顾不上术不术法。连忙转身化出人形,捏了个诀让这只眼镜蛇飞到十里开外,一边慌忙扶着这凡人的身体,将他扶到了河边上去。

  可眼镜蛇的毒性何其强大,莫说是区区一介凡人,哪怕是稍微有些术法的修仙者,被眼镜蛇咬了也得吃些罪的。黛儿让这凡人靠在自己怀中,不断摇晃着他的身体,一边说道:“凡人,凡人,你还好吗?”

  这凡人的眼睛似闭非闭,脸色已呈紫青色,就连嘴唇也变成了颓败的灰色。朦胧之间,他看到一位明眸皓齿的女子,正满脸心焦地看着自己,仿若自己是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他从出生之日起,直到现在整整一十七年,全都被人所嫌弃,所不齿。他无父无母,无牵无挂,只有来自村民数不尽的谩骂和唾弃。可现在,这女子竟如此关怀自己。

  他突然便觉得心底暖暖的,原来有人关心的感觉是如此甜蜜。

  凡人嘴角的笑意越开越大,而逐渐的,他的双眸终于完全闭上,就连呼吸也渐渐停息了,再没了生气。

  黛儿愣怔得看着这个为了自己而死的凡人,她忍不住落下泪来,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凡人怎会为了一只螃蟹,连眼镜蛇都可以不畏惧。竟可以为她舍命至如此地步。

  她内心深受触动,一股说不清是酸涩还是悲戚之感在她心中蔓延,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擦掉眼泪,用术法将凡人的尸体收好,黛儿漂浮在云朵上,就近选了处风水宝地,将凡人的尸骨埋葬在了一株老槐树下。

  黛儿看着新立的坟碑,负手而立轻声道:“我定会寻回你的转世,此恩必报。”

  又在凡人坟头揖下三支香,这才转身走了,继续踏上寻找玄清上仙的漫漫长路。

  整整九九八十一个镜天,转眼便寻到了第三十六个,十年已过,可她依旧一无所获。直到当下,黛儿又提着一尾鲜嫩肥硕的鲫鱼,孝敬当地的土地爷。

  当地的土地爷长得与众不同,不是老头老妪,竟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长相周正老实,手中还捏着一卷古籍。见黛儿提着鲫鱼来见自己,书生十分客气,一边念着之乎者也一边客气道:“这位仙友在上,小生这厢有礼了。”

  黛儿又一次从手中幻化出画轴呈在这位书生面前:“不知仙友可曾见过画像中的玄清上仙?我已寻他多年,却一直不知其所踪。”

  书生摇着手中古籍,晃着脑袋,眯着眼睛看着画像中的人物半晌,这才困惑道:“仙友说这位是玄清上仙?”

  黛儿听出不对,眯着眼睛道:“土地可是知道什么?”

  书生道:“小生升仙之前,乃是个秀才,一心只想考取功名,走科举,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可惜苦读古书十余载,科举乡试几回合,却始终力有未逮,无能为力。小生第一次入会试,那是五百零七年前的冬日,那一日的冬日格外寒冷,巴拉巴拉……”

  秀才说了足足一个时辰,直听得黛儿忍不住打断他:“能说重点吗?”

  书生道:“后我机缘巧合下救了一位转世渡劫的仙人一命,这才沾了他的光,升了仙。只是在来此牛头山上任前,因十分崇拜文昌帝君,特意去文昌帝君的仙府上见他一面。”

  黛儿袖子下的手忍不住捏紧,声音却依旧淡淡道:“然后呢?”

  书生道:“小生瞅着这画像上的玄清上仙,竟和文昌帝君长得一模一样。”

  不等书生的话音落下,黛儿已直接收了画轴,捏了朵浮云便重新朝着大凉山飞去。

  她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克制心底的戾气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十年间,她不知在人间看了多少个朝代更迭,不知在云间看了多少个日出日落。这十年时光回想起来,明明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她却根本就不敢回想自己是怎么一日一日熬过来的。

  有时她会觉得难过,不明白自己为了当初的惊鸿一瞥,便做到这个地步,到底值不值得。可有时候她又觉得帝君如此高高在上,她又是如此渺小,若想要距离他更近一步,那么多付出一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想要取回夺魂箫,她便会努力,甚至是用尽全力地想法子帮他取来。——可是帝君却只是在戏耍自己,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玄清上仙。

  他只是不想看见自己,所以才会随意编排一个理由,让自己傻乎乎地去漫漫人间寻找一个不存在的人。

  黛儿思量之间,大凉山已经近在咫尺。

  她慌忙擦掉脸上的泪痕,重新恢复那个百折不挠的小螃蟹。她不能让帝君看轻自己。

  重新落在大凉山缙华仙邸前头,依旧是仙气四溢的环境,门口的幽莲花盛开正旺,一切和十年前完全没有什么区别,就连附近枝头上的松鼠精,看上去也和十年前一模一样。仿佛只有她,人间走了一遭,只觉得心境似是苍老了千岁。

  黛儿敲门半晌,才终于有仙童走出来。看到黛儿时先是一愣,才说道:“黛儿,你回来了?”

  “是。”黛儿双眸沉沉看着她,“我要见帝君。”

  仙童脸色为难:“帝君去青弦山闭关去了……”

  黛儿愣怔许久,才又说道:“青弦山在何处?烦请同我说。”

  仙童说,青弦山正是在灵山附近的那一片仙山山脉之内。就属青弦山的灵气最是逼人,普通小仙定会被青弦山的灵气灼伤,所以那处灵物少,最是清净。帝君有事无事都欢喜去青弦山休眠一段日子,过过清闲日子。

  黛儿不由分说便直接捏了云,直接朝着青弦山而去。她便是要寻到他,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为何要如此戏弄自己,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就因为她是一只螃蟹,所以连直接的拒绝都不配得到吗。

  云朵漂浮得极快,她坐在云端,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冷风,让她感到脸上凉凉的,甚是不舒服。她明明不该再哭的,她不能让帝君看到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不能让他得逞。

  两个时辰之后,青弦山终到。

  青弦山果真如仙童所言,灵气浓厚,咄咄逼人。她不过是站在山脚下,只觉得有一股浓重的仙气不断朝着自己迎面袭来,灼得她的灵体喘不过气。

  她眯了眯眼,从手中幻化出那颗当初帝君亲自送给她的人参果。人参果依旧散发着缕缕仙香,十分香甜。黛儿三两下便大口大口将这枚人参果吞吃入腹,便盘腿席地而坐。

  打坐半晌,黛儿只觉得浑身修为果真精进不少,让她遍体生暖,就连青弦山上迎面打来的仙气,都不再显得灼热,反而暖洋洋的,衬得身体舒服极了。

  青弦山近在咫尺,可黛儿正想朝着山路往前走,可才刚走几步,就被一道厚重的结界给弹了回来。气得黛儿直接伸手去敲,果真就触碰到一张厚重的透明结界,在自己的指尖蔓延出一圈圈的涟漪。

  黛儿生气道:“帝君为了防我,还真是费尽心机。”

  可又笑了起来:“若是这般就想难倒我,也实在是太小瞧我了!”说及此,黛儿便重重敲了敲地,不过半晌,一位鹤发童颜的土地公便出现在了黛儿面前,手中还拄着一根红木拐杖。

  土地公看上去笑眯眯的,捂着自己的老腰对黛儿作揖,方才说道:“不知这位小友寻小仙是为何事呀?”

  黛儿双手抱胸,看上去气鼓鼓的:“我要上山寻帝君!”

  土地公闻言,立马换了副嘴脸,唉声叹气道:“实在不是小仙不放行,而是帝君有令,任何仙人都不能叨扰帝君休眠,哪怕是王母娘娘亦不例外!”

  黛儿昂着下巴:“我可是帝君的老婆!”

  土地公愣怔许久:“……啥?”

  黛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从手中变幻出一袋阳澄湖大闸蟹:“呐,这是阳澄湖亲产的大闸蟹,你若是放行,这些大闸蟹便全都给你吃。”

  土地公看着她手中的大闸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