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婚约
酒安2019-09-12 11:163,201

  那一瞬间,明媚的少女脸上染上几分伤感。

  想到早逝的母亲,桃华只觉得眼前灿烂的桃花都已经黯淡。

  她不是一无所知的傻子,自然也知道老太太与李氏对自己的恶意。

  只是想到自己的母亲当年是怎样在这样的冷言冷语,还有李氏与赵国公恩恩爱爱之中忍耐着,煎熬着度过了最后的时光,那样不堪回首的过去,哪怕三夫人每每说起都仿佛不忍心一般含糊过去,可是桃华如今想想,又觉得满心的伤感。她垂了垂眼睛,一双手用力攥紧了自己身上的衣裙,片刻之后又在这闺房之中走了走,纤细的手指安静地摸过角落里的精致剔透的花瓶,又去看了看铺得赞新的拔步床。

  “三小姐?”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声音。

  桃华往外一看,却见门口正站着自己从泉州带回来的两个心腹侍女。

  一个面容柔和美丽,另一个却生得带了几分强势厉害。

  见这两个在门口,桃华不由笑了。

  “快进来。”她招了招手,因这两个侍女是自幼服侍自己的人,因此也格外亲近了几分,叫她们走进来便说道,“我这儿今日也不必忙什么。你们一路回来也累了,今日不必你们来服侍我,快去休息吧。”她一向都是体贴的主子,面容温柔的那个只是笑着不说话,却走到床边把床上的被褥都翻过,见都是精致的簇新的,这才微微颔首。倒是那个一脸厉害的却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们那里睡得着!进门就给小姐一个下马威,打量我们是傻子,什么都看不明白。”

  “荷香是块爆碳,说话也不知分寸。三小姐,您日后叫她得谨言慎行。如今到底不是泉州,这里是国公府,若你这些话露出去,只会叫有心人当做是小姐说的,往小姐的头上扣屎盆子。”面容温柔美丽的侍女扶着桃华坐在一旁,见桃华裙摆上多出一些褶皱,她犹豫了一下,却只做没有看见,一边帮桃华歇了头上的发髻,一边轻声说道,“夫人与老爷已经歇下了,说是晚上再起来。小姐,我服侍你先睡一会儿。”

  “也好。夏香说得对,荷香,你日后在国公府谨言慎行些吧,不然我只怕来不及救你。”

  “我哪里会不知道这些事。不过是在小姐面前才说实话罢了。”荷香倒是也知道好歹,见桃华弯起眼睛微笑,目光也不由多了几分柔软,对她轻声问道,“今日咱们见的那位晋王,三小姐,我总是觉得那位殿下对小姐看起来……”她似乎察觉自己不该说这些,便将这件事揭过,亲手去帮桃华褪了外衫,却对桃华轻声说道,“刚才奴婢在外头打听了,也没有刻意询问,可是却知道这府中大夫人和二夫人似乎并不和睦。”

  “再不和睦,也没有翻脸的程度。”桃华便缓缓地说道,“不必理会。咱们跟着三叔过日子多开心,何必去理会长房的事。”

  “您是国公爷的嫡长女,凭什么叫她得意。”荷香见桃华一脸不在意,似乎并不对赵国公府的一切放在心上,想到她这些年娇养长大,养成万事不存心,也不在意的大气,便低声说道,“我才知道一件事儿,怪不得今日宣平大长公主只理会了你,没有理睬国公府里别的小姐,其他的小姐无动于衷,可是四小姐却哭成这样儿呢。原来这里头是有一件内情在。”她刻意在脸上露出神秘,却见桃华滚进被子里仿佛要睡了,一时脸色好看极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姐的性子,最不喜欢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你只管说,卖什么关子呢?”夏香便柔和地嗔怪说道。

  “我听说早年先皇后尚在的时候,如今的皇后娘娘还只是寻常嫔妃,那时候如今的皇后娘娘身怀有孕,因一次与咱们国公夫人一道出去,被国公夫人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大清楚内情,不过听说如今的皇后娘娘十分感激,因此还说过,日后自己弱生了皇子,就要迎娶赵国公府的嫡女。”荷香坐在桃华的身边给她整理衣裳,又转身从一旁的箱笼里翻出了一套簇新的桃花色绣着大朵桃华的新裙子放在一旁,念念叨叨地说道,“皇后娘娘如今膝下有豫王,因此国公府里的人都说,娘娘当初的誓言依旧存在,那豫王殿下本该娶咱们国公府的小姐。”

  “那岂不是我们家小姐?”夏香不由惊诧地问道。

  桃华也翻身而起,露出几分意外。

  “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她可不乐意嫁给什么皇后娘娘的儿子。

  若当初当真有什么约定,那也太麻烦了。

  不说当初的约定,只说如今,她从未想过要叫一个陌生人与自己有什么婚约。

  “谁说不是。毕竟当初娘娘是看在咱们夫人的情分才答应的,那说起迎娶府中国公爷的嫡女,自然也该是咱们小姐。只是小姐你也知道,如今国公府叫那对母女把持,如今的大夫人,也想着这门婚事。我听国公府里的下人说,这些年四小姐恨不能日日谄媚豫王殿下,柔情蜜意,善解人意,又有四少爷在豫王殿下面前有几分面子,因此自己就封了自己做豫王妃,可是却还没有得到宫中的首肯和赐婚。这节骨眼儿,小姐你回来了,她们母女能待见你才叫见鬼。”

  荷香是厉害的脾气,因此说话从不藏着掖着,顿时唾了一口。

  桃华这才明白之前宜欢为什么会哭成那样儿了。

  这是觉得……自己在皇家面前夺了她的光彩,怕她叫宣平大长公主给护着日后抢她中意的豫王?

  这怎么可能。

  桃华撇了撇嘴角,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露出一点满不在乎的光彩,悠闲地靠在枕边看着两个脸色各自不同的侍女说道,“这府里真是到处漏风,与咱们从前在泉州的时候真是不一样。不过如今知道了这些,咱们也不必忌讳什么。心胸宽阔,心无杂念,自然万鬼不侵。这是三叔与三婶儿教我的。”她心怀坦荡,又何必在意别人的忌惮还有猜忌呢?更何况那些不过是小人行径,她深深地不屑。

  至于什么皇后娘娘,什么豫王,那些与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就算豫王殿下日后不能继承大统,也起码是一位亲王。咱们赵家要出一位亲王妃却不是小姐你,反而是那种女人生下来只知道矫揉造作给小姐你下马威的东西,我觉得不服。”荷香见桃华依旧不怎么在意,那张雪白娇艳的脸上已经露出几分睡意,到底不敢多说,服侍桃华睡了。这一睡,桃华没想到十分香甜,直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外头的天色都已经黑下来了,房间里静静的,荷香与夏香正靠在一旁的小榻上打盹儿。

  见她们睡得熟,桃华也舍不得叫她们起来,自己无声地换过了衣裳,又去银镜面前梳了一个家常的流云髻,想了想,在腮边插戴了一朵开得十分鲜艳的粉红色的桃花,瞧着清爽宜人,又并不失礼,这才出了闺房的小跨院,去了隔壁的赵怀的院子去。

  此刻赵怀与三夫人也醒了,正在低声说话,见桃华过来,三夫人便笑着起身,扶着桃花的肩膀看了一会儿,见桃华娇艳明媚,又生出几分清艳与单纯,不由摸了摸桃花的脸柔声说道,“一会儿去吃饭,无论遇上什么,听见了什么,都不要不开心。”她的目光柔和,桃华脆生生地答应了,陪着长辈在房中吃了一会儿的茶,知道赵笙也一身锦衣而来,这才一块儿往赵国公府的正院去了。

  今日正院十分热闹,因是家宴,没有外人,因此也并不拘束。

  桃华见不过半日的时间,李氏已经在老太太面前毫无异样地服侍,完全没有之前在自己面前哭成那样的样子,便眨了眨眼睛。

  “三妹妹,你来和我们坐吧。”一旁一个女孩儿拉着桃华就走到了老太太下首的那一桌儿前,桃华见这一桌都是家中的姐妹,不说拉着自己的二房的长姐宜宁,就说二房的次女宜薇,五小姐宜霜也都赫然在列,只是此刻更叫桃华疑惑的是,宜薇的身边还坐着两个生得闭月羞花的少女,一个目下无尘,生得带着几分清傲冰雪之资,另一个生得倒是十分美貌,却多了几分和气,见了桃华,忙起身笑着说道,“只怕三小姐不认识我们姐妹。我们的姨母是府上的二夫人。”

  这两位就是二夫人的外甥女。

  这样的身份应该算是客人,桃华便歪头笑了。

  这一桌儿可见都是二房的小姐,不是赵二叔的女儿,就是二夫人的外甥女了。

  “三妹妹,与咱们说说泉州的故事吧。”二房长女宜宁拉着桃华不放。

  “来日方长,大姐姐日后想听什么故事,我都说给你听。不过我……”

  桃华才要笑着问问这两位表小姐的名字,彼此介绍过才是正经的亲戚相处之道,却见正院的门外,一个下人赶到了坐在老太太身边的赵国公的耳边。

  “国公爷,豫王殿下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