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回家
酒安2019-09-12 11:153,176

  “这孩子,贵妃喜爱,这本是好事,何必问这许多叫贵人烦恼呢?”

  李氏的脸色苍白,手脚都是软的,却上前笑着对宣平大长公主的侍女柔声说道,“咱们家的三丫头是个较真儿的脾气,只是到底叫大长公主为难……这帖子……”她才露出笑容想要接过来,然而宣平大长公主的侍女却只是含笑将手避开,这一个动作多少有些打脸,李氏的脸色青白,然而却努力挤出笑容来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侍女却已经看着桃华温柔地说道,“我家大长公主今日看见三小姐的时候,三小就是这样桃花色的衣裳,衣裳上绣满了桃花,若不是真心喜爱,怎会如此呢?”

  她浅笑柔声,虽然不过是个侍女,却生出几分清贵的风雅。

  桃华本不是一个会不知好歹的性子,接过拜帖,又对这侍女感谢地说道,“多谢你来亲自对我说了这些。大长公主的厚爱,我铭记在心上,日后一定去给大长公主磕头。”她一边说话,一边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的那些桃花上去,就见桃花灼灼,满目的盛放的景色,当真是十分喜爱,轻声说道,“没想到大长公主竟然看得出我喜欢桃花。”她的样子带了几分娇艳明媚,又娇憨天真,侍女微微一笑,目光更加柔软。

  “既然已经得了三小姐这话,奴婢也该回去禀告大长公主。”她和声说道。

  “那我……”

  “三小姐不必相送,日后还有再见的时候。”侍女扶住桃华的手臂叫她不必出门送自己,目光扫过脸色发黑的赵国公府的老太太,还有此刻堂上众人的目光各异,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提着裙子给桃华微微行礼之后,这才带着浩浩荡荡的长公主府的下人扬长而去。她虽然来去匆匆,可是这一番来去却是赵国公府中的大事,三夫人却觉得心胸都开阔起来。

  虽然不知道宣平大长公主为何会对桃华突然这样喜爱,可是这样一位皇家的年长的公主对桃华心生善意,还对桃华这样和气,三夫人的心里不知多熨帖。

  “三婶儿,这桃花您看多好看。”宣平大长公主叫人送来的桃花枝必然不是凡品,无论是花朵儿还是纸条的形状都风雅或者优美,桃华看了一会儿只觉得每一枝都好看得不得了,围着这些被自家侍女捧在手中的桃花,她把一枝开得茂盛繁华的横在自己的嘴边,遮住了自己的半边雪白的脸颊,只露出一双潋滟如同春水般的眼睛。她本就是生得最明媚可爱的少女,此刻天真烂漫地躲在桃花之后嫣然一笑,那一瞬间的美丽李氏都屏住了呼吸。

  天真烂漫,豆蔻年华,不仅三夫人微笑起来,连赵怀父子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柔和。

  赵国公怔忡地看着自己已经长成为这样美丽少女的女儿。

  他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已经故去过年的发妻。

  突然在这个时候,一旁宜欢忍不住低低地捂着脸哭了起来。她似乎不敢高声,只拿一双纤细雪白的手掩住了自己的脸,可是还是有晶莹的眼泪从她的指缝儿里往外流了出来。这样微弱却胆怯的哭泣和委屈得不得了的哽咽叫李氏顿时红了眼睛,也顾不得刚才被宣平大长公主的侍女那样冷淡的羞耻,不由回身扑到了宜欢的面前去,颤抖着手拉开女儿的手,却看见一张泪流满面的美人面。

  “我可怜的宜欢。”李氏便哭着抱住了女儿。

  桃华茫然地抱着桃花走到了三夫人的面前,好奇地问道,“四妹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可怜?”

  “谁知道。许是自惭形秽吧。”三夫人笑着摸了摸桃华的长发,温和地说道,“你也不必在意。这人呐,自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可是也没有叫别人围着她转的道理。咱们不必理会这些。”她见宜欢哭得不得了,可怜又委屈的样子,莫名想到当年李氏也是这么一副狐媚子的模样,因此勾搭了赵国公去,心中越发厌恶。倒是赵国公很吃这一套,急忙上前弯下了身看着这对哭成一团的母女。

  “这是怎么了?”李氏是他心爱的妻子,宜欢是他疼爱了十几年的女儿,他自然会比对桃华更加在意。

  “还能是怎么了?就算是我在一旁看着都替四丫头委屈!可怜的宜欢。”老太太刚刚就咬着牙看着宣平大长公主的侍女与桃华说笑的样子,那一副旁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姿态谁能忍得住呢?见赵国公诧异地抬头,老太太便歪在榻上含泪说道,“都说小人得志,就是如此了!自己得大长公主喜欢也就算了,偏偏还来妹妹的面前炫耀!你说,这不是刺了咱们宜欢的心是什么?怕不是故意的。”

  赵国公霍然看向桃华。

  桃华一脸茫然。

  “可是 四妹妹不得大长公主喜欢,难道不是自己不中用吗?”

  “你胡说什么?!”

  “四妹妹在帝都多久,我又才回来多久。我不过才会帝都,大长公主就对我有几分宠爱温煦,可见大长公主是个慈爱的,并不刻薄的长者。可是四妹妹……你身为赵国公府嫡女,也是豪族贵女,又是父亲在帝都之中唯一的嫡女,却叫大长公主这样不喜,这难道不该在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吗?”桃华见宜欢红着眼眶,却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转身对用疑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赵国公轻声说道,“父亲也该明白,若在同一位长者的面前,一个得宠,一个却不得宠,那岂不是说明四妹妹是需要反省的吗?”

  “三丫头这话说得我不明白。”李氏见赵国公看向长女的目光柔和了很多,顿时一张雪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晶莹的眼泪来含泪说道,“大长公主不喜欢宜欢,怎么反倒成了宜欢的过错?不过是,不过是……”她垂了垂眼睛,见宜欢颤抖着伸手拉着自己,便低声哽咽地说道,“不过是不投缘罢了。”她抽噎了一声说道,“宜欢素日里十分讨好大长公主,可大长公主就是不喜欢她……我们也委屈,没有办法呀。”

  “就仿佛老太太不喜欢我吗?”

  “老太太?”

  “我也对老太太十分孝顺,可是老太太却不喜欢我,说我小人得志,可见也不过是不投缘罢了。姨娘,你说得对,我虽然也委屈,可是也没有办法呀。”

  桃华摊开雪白的手,见上房之中鸦雀无声,不由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老太太看着眼前这个死丫头,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母亲,还是不要与三姐姐争执,都是我的错,不能讨大长公主喜欢。”宜欢见桃华一副歪理无敌的样子,顿时身子瑟缩了一下,流着眼泪对李氏低声说道,“都是我不中用,叫大长公主不喜欢我。可是我真的很羡慕三姐姐,能得了大长公主的桃花。”她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可是想到赵国公府今日家人都在,可是宣平大长公主硬是把旁人都视若无物,只偏宠桃华,心里不由生出另一种恐惧来。

  她惶恐又嫉妒,又带着几分惊疑不定地看着依旧一头雾水的姐姐。

  桃华却迟疑起来。

  “按理说,四妹妹想要这桃花我本不该拒绝,可到底是大长公主单独给我的,是大长公主的一番心意……四妹妹,我听说国公府里也是有桃花盛开的,回头你叫姨娘多给你折几枝来放在屋儿里。其实都是一样儿的。”她笑着说话,见宜欢已经不再开口,转身靠在了李氏的身上,这才侧头去看三夫人。三夫人一脸满意地摸着她的手臂,见赵国公也哑口无言,便对赵怀轻声说道,“舟车劳顿。”

  “那咱们就去歇着。”赵怀弹了弹衣襟,对赵国公说道,“晚上一块儿吃个家宴,不必大张旗鼓。”

  “可是小四……”

  “他在不在都一个样儿,难道多了他一个,家宴上就生出光彩,我就该觉得蓬荜生辉,感激他给我这个叔叔这份脸面了不成?”赵怀冷哼了一声,见赵国公不说话了,这才带着妻子儿女一块儿叫人引路去了自己夫妻的院子。这院子占地极大,因赵怀为官出色,也是赵国公府的荣光,权位在手,不是混吃等死的纨绔,因此在赵国公府中一向都很有地位,就算是府中那些势利眼的下人也不敢怠慢。

  桃华去看了赵怀夫妻的上房,见开阔奢华,便微微点头,又去看了他们夫妻隔壁跨院里自己的闺房。

  她的闺房本是叫李氏放在临水阁,如今却叫赵怀一句话就叫放在了这个院子里,自然十分仓促,不过是刚刚一席话落地没多久,几个国公府的侍女给预备的。

  因已经有赵怀发作老太太身边心腹侍女的前车之鉴,因此虽然闺房收拾得仓促,可是却并不简陋,精致干净,到处都挂着女孩儿喜欢的装饰。

  桃华四处走着看了一会儿,回头把自己带回来的桃花都摆放在房中各处。

  “母亲,我回家了。”她坐在床边,轻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