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长公主
酒安2019-09-12 11:153,207

  “桃华到底是对你有几分礼遇之心。你看,这主意不错,你的清白分明了,日后三弟也说不出什么。”

  赵国公心疼妻子,对李氏低声耳语。

  他初时觉得桃华对李氏冷淡,到底心中不喜。

  可是此刻见桃华还知道为李氏分辨,又忍不住对桃华多了几分喜爱。

  桃华自然是不知道赵国公的心里这样复杂。

  她只是对三夫人笑了一下。

  三夫人抬手,点了点她雪白的额头,低声说道,“你啊。”

  她本叫老太太的胡搅蛮缠给气得不轻,见到老太太那一副嚣张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起自己表姐曾经在赵国公府的心酸的日子。

  那种挺着个大肚子要给丈夫生儿育女,却叫婆婆志得意满地推出了曾经一直都善待的丈夫的表妹,硬压着叫她将李氏给迎到自己的房中,做了丈夫的侧室。偏赵国公这种男人竟然对妻子的死活全然不在意,与李氏反倒恩爱起来。

  他的怜惜与宠爱,叫李氏美丽的脸上重新生出光辉。

  三夫人的目光冷冷地落在李氏身上一瞬。

  李氏想当初在国公府与赵家这三兄弟一同长大,只是因娘家衰落,因此没做成赵国公的正妻。

  可是赵国公与她之间的首尾令人恶心。

  先赵国公夫人毫不知情的时候,对这位夫君的表妹是多么的礼遇,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还唯恐李氏心里有寄人篱下的伤感,因此时常安慰照顾,无论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素日里的衣裳首饰,只要先赵国公夫人叫人做,也会想到李氏这一份。

  这样用心地照顾,当亲妹妹一样,可是李氏却与赵国公苟且,与赵国公之间有了那样的私情。

  三夫人一想到先赵国公夫人挺着肚子即将临盆,却听说李氏也有了六个月的身孕的时候,那种天崩地裂一般的表情。

  李氏与赵国公都不是老太太将李氏送到他们院里做二房之后才好上的。

  这肚子月份瞒不了人,这两个人早就有了奸情。

  可是那个时候,李氏还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在先赵国公夫人面前装可怜。

  如今……连嫁妆都要贪墨了去。

  “我有些累了,咱们还是回去歇着。”

  “三弟妹,老太太可是叫人设宴,晚上叫大家一块儿过个家宴。你此刻去休息不好吧?”一旁二夫人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只是这话中多了的几分意味。

  她明显是与三夫人在为难,桃华微微一愣,却只是对二夫人说道,“三婶是体贴四弟。不是说去了豫王府赴宴的吗?怕是晚上回来的时候都要很晚。这家宴家宴,自然是一家团圆,唯独少了四弟,这叫四弟的心里怎么过得去呢?三婶心疼四弟,想着来日方长,等四弟回了府中,有时间了,咱们再一块儿家宴一场,这不才是人月两团圆吗?”

  她歪头看着二夫人,见她脸色微微一变笑着问道,“二婶说是不是?”

  二夫人虽然给了她见面礼,八宝金镯自然十分贵重,可是这种东西却不走心,仿佛随意拿了首饰就给了她一般。

  更何况赵国公府二房这么多年,对泉州的三房也不过是置之不理,素无往来,可见二夫人对三房也没什么真心。

  她莞尔一笑,二夫人不由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三丫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她顿了顿,握住了身边长女的手,仿佛是在沉思什么,却不再阻拦三房去休息。

  倒是在此刻,就见外头传来了侍女的轻轻的脚步声。一个年轻的侍女提着裙子恭敬地进门,见李氏正靠在赵国公的肩膀上,夫妻俩不顾这屋儿里还有平辈长辈小辈的彼此低声说话,下意识地避开了,对老太太低声说道,“老太太,宣平大长公主叫人给三小姐送了桃花过来。”

  她有些敬畏地看了一眼正站在光影之中,一身桃花色的衣裙,明媚美丽的少女。

  只是这话却叫正拧着赵国公的衣摆欲言又止的李氏都下意识地转过头。

  “你说谁?”

  “是宣平大长公主。”这侍女对李氏恭恭敬敬地说道,“奴婢不敢拦着。大长公主的人正往院子里来,奴婢快着些走过来,想着与主子们禀告。”她身为赵国公府的奴婢,自然是不敢阻拦皇家公主的身边服侍的人的。更何况宣平大长公主的身份不同,乃是如今皇帝陛下的嫡亲的姑妈,在皇家之中的辈分极高,且因早年陛下年幼的时候辅佐过皇帝政事,因此如今在朝中也有几分影响力。

  她手中握着权柄,又有着高贵的身份与辈分,连皇帝都退让几分,在帝都之中乃是云端之上的人。

  可是这样一位权势赫赫的大长公主,却给第一次回了帝都的赵国公府三小姐单独赠了桃花。

  宣平大长公主可从未对哪一个女孩儿如同对桃华一般另眼相看过。

  还赠花,这是喜欢极了才会如此。

  一时之间,老太太半晌没有说出话,嘴唇微微颤抖,不敢置信,可是又不得不相信,看桃华的目光惊疑不定,却又多了几分莫名的情绪。

  倒是一旁一声脆响,瓷器跌落在地上,桃华侧头看去,却见是异母妹宜欢脸色苍白,双手颤抖,手里的茶杯脱了手掉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茶水晕染出了大片的水迹,瓷器也碎裂得到处都是。尖锐的瓷器碎片闪动着冰冷的光,可是没有什么比宜欢此刻那美丽的脸上的色彩更苍白。

  她红了眼眶,一张娇嫩的脸上满是惶恐与惊诧,看了桃华一眼。

  桃华看见她的眼底对自己是嫉妒的。

  不仅仅是对自己被贵人喜爱的嫉妒,还有莫名更加深刻的一种嫉妒。

  可是她却也十分茫然。

  宣平大长公主,这位大长公主殿下她就算是在泉州也是听过几分威名,有说她是个喜欢弄权的女子,当年把持朝政多年,就算如今已经口口声声不再管事,不过是在帝都之中静养,可是她的手却在暗中始终把握着朝政的方向,说一句权倾朝野也不是什么客气话。

  然而这样一位皇家的长公主,却始终孑然一身,从未成亲,也从未生子,虽然说叫人看着凄凉,可是如今她身处权势与显贵之中,身边围绕的人无数,其实也未必多么可怜。

  桃华听说过宣平大长公主的许多的传说。

  那些传说汇聚在一处,叫人的眼前不由生出了一位叱咤风云的皇族女子的形象。

  可是她没有想过自己和传说中的人有了交集。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与宣平长公主之间还有接触。

  见她露出几分茫然,三夫人也迟疑了起来。

  “大长公主命人来送你桃花,这是你的荣耀,等接了桃花再说。”她与桃华都十分茫然,还没等多说两句,就见已经有十几个窈窕妩媚的少女,人人手中都捧着十分精致的花瓶鱼贯而入。这些侍女手中的花瓶有大有小,却都十分精致,仿佛是上好的瓷器。花瓶之中的桃花却姿态各异,唯独相同的,就是盛开得十分繁华,桃花满目,透出淡淡的暗香,令人心旷神怡。

  侍女之中当首一个手中却捧着一张帖子,给老太太敷衍地福了福,这才转头看向桃华。

  她眼底露出几分笑意,恭敬地说道,“您一定就是赵家三小姐。奴婢给三小姐请安。”

  她见桃华微微侧身,扶住了自己没有叫自己拜下去,不由露出几分笑意扶着桃华的手柔声说道,“奴婢们不告而来,三小姐只怕是心中疑惑。实在是今日我家大长公主在城门外对三小姐惊鸿一瞥,只觉得心生喜爱,听闻您是赵家三小姐,自幼生在泉州,因此特特儿叫奴婢取了山中最美的桃花来,送给三小姐赏玩。”

  “多谢殿下。”桃华微微犹豫了一下,便轻声说道。

  “我家大长公主难得会这样喜欢谁家小姐。都说这世上是有缘分,眼缘的,这话怕是不假。”

  这侍女便将手中的帖子双手捧给面前眼中透出几分茫然的美貌妩媚的少女,越发恭敬地说道,“大长公主喜欢三小姐,也想请三小姐来大长公主府上来作客,与殿下一同说说笑笑。我家殿下素日里在大长公主府中也寂寞,您若是去了,她必然是欢喜的。”

  她若是送了贵重的东西,桃华只怕会不敢收的。可是这开得璀璨华美的桃花映入眼帘,她却只觉得心里柔软了几分,对这位大长公主忍不住心里生出几分亲近。

  “殿下既然下了帖子,那你去给殿下请安也是好的。”三夫人对桃华低声提点。

  “那是自然。更何况大长公主的一处有大片的桃花林,如今正是春天,桃花美景交映生辉,最是喜人不过。三小姐一向喜欢桃花,若是错过了,怕是遗憾。”

  这侍女微笑着说道。

  她不卑不亢,身上的气度是陪伴在大长公主面前的温煦,却又不失恭敬。

  桃华的心中果然一动,可是却迟疑了一下。

  “大长公主……怎知我喜爱桃花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