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清白
酒安2019-09-12 11:143,163

  只是这心里话他并不敢问。

  赵二叔为人庸碌,虽然当着五品的小官儿,不过在帝都这样权贵豪门横行之处,他就像是小小的一颗萤火虫落入灯河一般完全不显眼。

  他如今在赵国公府里住着,兄弟没并未分家,大树底下好乘凉,因此日子还算过得勉强不错。若是一旦分家,就他那么点儿官位俸禄,想在帝都之中生活就十分不容易。

  正是因仰仗着兄长生活,因此他是不敢与赵怀一般得罪赵国公与李氏的。

  李氏把持后宅,他膝下儿女这么多,一个不好,就要受他的牵连。

  因此他闭紧了嘴什么都不说。

  赵怀却显然没有把侄儿对自己一副无足轻重的态度放在心上,点了点头。

  赵国公更加尴尬,想对弟弟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侧头埋怨地看了李氏一眼。

  “你看你媳妇儿做什么。是我叫他去的,是我叫他以豫王殿下为重。他三叔是至亲,难道还能挑他的理不成?就算是一开始没见,往后都要在一块儿过日子,难道还能都不见面了?豫王殿下不同,殿下如今正显赫,小四与豫王殿下要好,这是咱们国公府的运道。”老太太哼了一声,见赵国公急忙束手应了,这才露出几分笑意对赵怀说道,“老三你是没有见过你这个侄儿,最是优秀不过的人才,虽然年纪小,可是却得豫王殿下看重,豫王殿下与他十分亲近。”

  为了权贵连叔叔都不要的人才?

  赵怀勾了勾嘴角。

  就算老太太把那个侄儿夸出花儿来,也抹杀不了他就为了豫王的一句话,连亲叔叔都顾不得了。

  “儿子舟车劳顿,也没时间见他。”赵怀自己有儿子,自然也不大在意一个长房的侄儿,见老太太不悦地看着自己,缓缓地说道,“我与夫人先去休息。等歇息好了,再来与母亲请安。”他顿了顿,对赵国公说道,“我们就住从前的院子。”他指了指赵笙对急忙点头的赵国公说道,“他已经年长,不好住在后院内宅,大哥帮他在前院寻个住处。至于桃华,就住我们院子隔壁的跨院儿。”

  “你嫂子已经……”赵国公急忙说道。

  “临水的阁楼以后留给桃华当个消遣的地方。到底是大哥的嫡长女,难道还不能随意处置一个小阁楼?”见赵国公沉吟了片刻,赵怀便轻声说道,“还有一事我想与大哥问问。”他露出几分凛然,见赵国公急忙看过来,便缓缓地说道,“如今桃华都已经十五,在泉州时也时常帮着她婶娘当家理事。大嫂从前的嫁妆,如今也该给桃华拿着。”他的声音清冷,赵国公一愣,继而迟疑地说道,“这倒是没什么。”

  桃华的生母早年也是权贵人家的小姐,嫁进门的时候的确带了不少嫁妆。

  如今她没了,嫁妆自然会归亲生女儿。

  老太太却陡然变了脸色,拍案说道,“什么嫁妆,哪里来的嫁妆!那些嫁妆早就叫她给祸害干净,哪里又有那么多的嫁妆?!”她便对赵国公狠狠地说道,“就算嫁妆再多,也架不住当年她那样补贴娘家人!金山银山都叫她败坏了去,如今哪里还能剩下万分之一?她的嫁妆早就没了,如今就算是要,那也没有!”

  她侧头看了一眼紧紧地咬着嘴角的李氏,见李氏惊慌无助地看着自己,便用力哼了一声。

  她对桃华露出几分厌烦。

  “太过贪心!”

  “听母亲这样说,大嫂的嫁妆如今都已经不在府中,府中是丁点都没有了,是吗?”见三夫人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桃华正挽住她仿佛是在无声地安慰,赵怀目光如炬,见老太太不客气地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对面的多宝格上的那只翡翠观音,早年我就见大嫂借给我家夫人用过。怎么如今反倒摆在家中,却叫母亲说不是大嫂的东西?”这翡翠观音乃是十分吉祥的物件儿,三夫人想当年正要生赵笙,先赵国公夫人与她是表姐妹,自然十分担心表妹,因此将自己的观音放在了表妹的房中。

  赵怀那时感激得不得了,自然也清楚地记得这件东西。

  老太太顿时愣住了。

  她苍老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大咧咧地将这观音给放在多宝格上,不过是早就将这当成了自己的东西,也没想到赵怀会记性这么好,还记得先赵国公夫人的陪嫁。

  她的脸色忽青忽白,却知道赵怀一旦敢这样说,必然是有些证据的,心底生出几分恼火,却不知该说点什么。倒是赵怀便缓缓地说道,“大嫂过世之前,她的娘家的确犯了事,因此用了些银钱,不过那些银钱多少有迹可循,左右不过是一万两银子。可是大嫂当年因是嫁入国公府中,因此陪嫁时压箱底,登记在嫁妆本子上的就有一万两黄金。还有田契地契房契,古董字画宝石摆件……合在一起,也有数十万之数。”

  “就算是有这些东西,可是也早就叫她败坏光了。”老太太嘴硬地说道。

  “三弟这话,莫不是我与母亲贪图了姐姐的陪嫁?这是万万不可能的。”李氏柔柔站起来,走到桃华的面前想要拉住桃华的手,含着眼泪说道,“三丫头,姐姐当初与我一向都十分要好,姐姐过世,我心里伤心遗憾还来不及,怎么会贪图她的嫁妆呢?且你也想想,继室,继母本就不易做,众目睽睽之下,多少眼睛盯着看着,我怎么去贪图姐姐的陪嫁呢?咱们国公府豪富,乃是百年的世家,金山银山用都用不完,我也不至于贪图姐姐那数十万两不是吗?”

  桃华却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儿我知道了。”

  李氏顿时松了一口气,露出柔和的笑容。

  “可是母亲的嫁妆本子还在三叔三婶的手中。”桃华笑得一脸春光明媚,艳若桃华,见李氏诧异地看着自己,和气地说道。“叫姨娘摊上这样的嫌疑,我心里也过不去。到底姨娘是长辈,这样与我分辨,我就算相信,可是如今传出去却堵不住悠悠众口。不如我给姨娘一个洗刷冤枉的机会,免得日后常常有人说姨娘贪图前头嫡妻的陪嫁,这名声坏了,我也于心不忍呀。”

  她的目光柔和清艳,李氏的手却微微一颤。

  “你如何去为我洗刷冤情呢?当初姐姐嫁妆里的确有许多的银子,可是这银子的去向……”

  “不必去查银子的去向,银子都长得一样儿,谁能知道哪一块是我母亲的嫁妆银子呢?”桃华弯起眼睛看着李氏,她笑得明艳可爱,带着这个年纪少女特有的无忧无虑,清脆的声音仿佛百灵鸟一样在上房之中响起来说道,“可是母亲当年的田契地契还有房契,这些却是保准的。姨娘也该知道,这田契房契变更,总是在衙门里有迹可循。只要查出如今这些田契地契都在谁的名下,是什么时候过的户,那不是就能证明姨娘的清白了吗?若是都是我母亲为娘家花用了,那这些契约过户的时间,不正应该在母亲活着的时候?”

  她摊开手,一双雪白的手心儿向上,对踉跄了一下的李氏莞尔一笑。

  “若母亲活着的时候那些田契就已经过户。那时候您才是母亲身边的姨娘,哪里做的了母亲的主。这自然就说明您并未贪图母亲的嫁妆,姨娘,你说对不对?”她用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想要笑一笑却始终不能挤出真正笑容的李氏,见后头老太太都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这才挽着微笑的三夫人的手对赵国公与赵怀说道,“父亲,三叔,这事儿宜早不宜迟,今日就叫人去衙门去问吧。不然,我觉得若是姨娘都清白的,却遭受这样的非议,对姨娘真的很不公平。”

  天真娇艳的少女露出心有戚戚,还带着几分年少女孩儿的纯善。

  赵国公的目光不由柔和了几分。

  虽然说他与这个嫡长女之间没有什么感情,也从未教养她长大,可是看见她这样懂事善良,赵国公心里却是十分欢喜的。

  善良又正直聪慧的好孩子,谁不喜欢呢?

  他对李氏自然十分看重,想到李氏的确会因此受到烦恼,便点了点头。

  “叫我身边的许先生一同去。他是我在泉州的幕僚,为人一向清明谨慎,绝不会误事。只是大哥也打发个心腹过去,彼此有个监督,才好日后说话。”赵怀看着在自己面前偷偷吐了吐舌头,天真活泼的桃华,见她雪白的脸上因为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发红,天真娇憨,忍不住露出几分慈爱。他这样提议自然是极好的,赵国公也无话可说,点头,就叫一个自己身边的心腹管事出去见许先生,一同往户部去了。

  “国公爷!”李氏见赵国公一眨眼就叫人去了户部,顿时手心冰凉,额头上全都是细密的冷汗。

  可是如今众人都在,她也不敢对赵国公说什么,只是唤了一声,就不知该如何开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