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女眷
酒安2019-09-12 11:143,049

  李氏是个美人。

  虽然人到中年,可是风韵犹存,因养在国公府之中作着国公夫人养尊处优许多年,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锦衣玉食地生活,因此虽然上了些年纪,却依旧是个十分难得的美丽的妇人。

  她这一晕倒在老太太的跟前,长长的裙摆迤逦在地上,仿若花瓣儿一样散开了优美的裙摆,看着楚楚可怜,又带着几分柔弱的美丽。

  这样一个美人摔落在了地上,不说老太太已经心肝肉儿地喊了起来,赵国公都忍不住上前一步。

  他眼底有些懊悔,又皱眉看了桃华一眼。

  显然在赵国公的眼里,将李氏给气成这幅模样的正是桃华。

  桃华却只是把一双美眸转过去看向窗外,并未在意赵国公带着几分谴责的目光。

  又不是她把赵国公夫人气晕的。

  “大伯,您看您把大伯娘气成这样。”赵笙在一旁弹了弹自己青色的锦衣,见赵国公微微一愣将目光从桃华身上收过来,和声说道,“在大家伙儿的面前,您总是要给大伯娘一些面子。就算您心里觉得大伯娘只是个姨娘……”他顿了顿,斯文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歉意,仿佛觉得自己多嘴伤害了赵国公夫人李氏,这才继续说道,“可是这些话,您也不好当着咱们的面说。大伯娘因您这样伤心,咱们这些小辈在一旁看着,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

  “母亲!”此刻,果然一个柔弱美貌的少女含着眼泪扑到了李氏的身边,仰头看着桃华哽咽地说道,“三姐姐也别叫母亲太伤心了吧。打从知道三姐姐要回到帝都,母亲心里就关心得很。样样儿色色都是亲自去查看,就担心三姐姐回到家里住得不合心意,住得不自在。因三姐姐在泉州长大,因此母亲特意叫人给三姐姐收拾了在湖边的临水阁,就是想叫三姐姐仿若还在泉州一般。那里头的家具饰品,奴仆侍女,都是母亲一个个地过了心的。”

  她呜咽了一声,将头依偎在李氏的身上红着眼眶说道,“三姐姐为何不能对母亲宽容一些呢?”

  “……我并未对姨娘不悦,你为什么说了这么多?”桃华却只是皱了皱眉,看着仰头含着晶莹的泪光梨花带雨地看着自己的少女疑惑地问道,“刚刚我不是都已经感谢姨娘了吗?并没有对她的用心有半点拒绝,这都不行?姨娘为什么要因我伤心?不过就算姨娘用心挑选的屋子,我觉得姨娘对我不熟悉,从前也不知道我的喜好,因此不大能够知道我会不会满意。”

  她这话就是李氏这么多年对她不闻不问了。

  少女哽咽了一声,急忙跪在地上去看赵国公。

  “父亲,母亲心里难过。”

  “桃华,这是你妹妹宜欢。”赵国公咳嗽了一声,上前急忙把面上垂落清泪的少女扶起来给桃华说道,“你们姐妹从前并未见过,只是都是我的孩儿,日后也要好好相处。宜欢一向乖巧懂事,素来不喜与人相争,若是你对她有什么不满,也不要和她吵架吧。”虽然说是介绍姐妹,可是这偏心的样子叫桃华专注地看了面前这少女一眼。见这少女身上穿着茜色的裙子,腰肢纤细柔软,修长稚嫩的脖颈微微弯曲,露出几分柔弱的美态。

  三夫人沉默了片刻,握住了桃华的手。

  “父亲,母亲,母亲怎么还不醒过来。我很怕母亲因此病了。”宜欢拉着赵国公的衣摆,一仰头露出几分小女儿的娇气可怜,对赵国公自然是父女情深的亲近,赵国公目光一软,又忍不住露出几分关切地去看李氏。

  见他的态度回转,正将李氏给费力抱起来片刻的老太太顿时揽着李氏哭着说道,“我还有什么活头儿!这才一回来,就气晕了当家主母,可见对我也没什么尊重。”

  赵怀突然走到一旁,拿了桌上的一碗凉茶,走到老太太面前,抬手泼了过去。

  凉茶冰冷的茶水顿时都泼在了昏迷的李氏的脸上!

  赵怀的动作极快,也没有叫人来得及反应,李氏迎面被泼了这样冰冷的茶水,顿时张开眼睛捂着脸咳嗽了起来。

  她看起来浑身都是茶水狼狈极了,满头都是茶叶,因茶水落在脸上,脸上的妆容都花了几分,看起来狼狈得一塌糊涂。

  她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竟然一杯水逼着自己醒过来的赵怀,却听见赵怀平淡地说道,“哪里晕了。这不是好好的。”他顿了顿,一双带着几分冷淡的目光落在了老太太的身上。

  他眼底露出几分讥诮。

  “母亲在帝都,自然没有见过这样没事就喜欢晕倒一番的人。只是儿子在外做事,衙门里到处都是这种晕倒妄图逃避国法的货色,儿子见了这种东西,凉茶都是不侍候,三十杀威棒下去,什么都醒过来了。”他的身上带着几分在外为官的权势的气势,老太太口中停滞了一下,竟然都不敢吵闹,连李氏都噤若寒蝉,唯恐赵怀一个不耐烦回头把自己从上房拖出去按在地上给几板子。

  她与老太太都不说话了,因是国公府上最有权势的女眷,一旁正坐在两侧的女眷自然也不敢再说话。

  见连宜欢都消停了,三夫人这才笑了笑,也不在意李氏,先挽着桃华的手将她引到了女眷的面前。

  赵国公府之中三房如今俱在,三夫人的妯娌除了如今的赵国公夫人李氏之外,还有一位二房的二夫人。这二夫人的身边坐着两位生得仿若春花秋月一般美貌的少女,瞧着比桃华年长些,桃华听见三夫人介绍说,这就是国公府中的自己的两位堂姐,大小姐宜宁与二小姐宜薇。她虽然是赵国公嫡长女,可是因生得晚些,因此在赵国公府中姐妹之间行三。之后就是李氏所出的四小姐宜欢,之后却是二房的又一个庶女宜霜。

  这几个年少的女孩儿虽然面容各异,可是却都生得花容月貌。

  只是短时间里桃华也不知这些姐妹之间的性情如何,不过是彼此见过。

  至于日后如何相处,也只看彼此之间是不是投契罢了。

  二夫人却拉着桃华的手笑着说道,“多年不见,三丫头如今才看见了,叫我说生得的确极美。正合适……”她突然住口,似笑非笑地看了脸色微微苍白,此刻扭着帕子一副紧张又带着几分失落的宜欢,却侧头叫人将身后一个侍女捧着的匣子拿过来,打开放在了桃华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叫我一声二婶儿,我自然算是你的长辈。长辈给的见面礼罢了,拿去玩儿吧。”

  匣子打开,露出里面一对光华璀璨的八宝金镯来。

  桃华下意识去看三夫人。

  “既然是婶子给的,你拿了就是。”三夫人温声说道。

  桃华这才给二夫人福了福,伸手接过了这个匣子,转身叫一旁自己从泉州带回来的侍女给拿着,又去见过自己的二叔。

  她看起来正是一个女孩子生得最美好的年纪,且生得美貌娇艳,远远看去叫人心生欢喜。赵二叔对桃华倒是十分温煦,多说了几句话,也给了一份见面礼,这才放了赵笙与桃华兄妹去见过旁人。除了后宅女眷之外,桃华见国公府上还有两位堂兄,乃是赵二叔的庶子,却见赵二叔看了看左右突然开口问道,“小四怎么不见?”

  他露出几分疑惑,显然是真的想不通。

  “豫王今日在王府设宴,请了他去做客。他忙得很,早上我叫他去了,如今还没回来。”老太太就在后头缓缓地说道,“豫王殿下对小四一向都十分亲近,且到底是皇后娘娘所出的皇子,这样的身份,叫小四怎么能不去应酬呢?”她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与骄傲,就连一旁李氏与宜欢母女坐在一块儿,脸上也都生出几分光辉。

  桃华就见宜欢,这位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正隐隐地扫过自己,带着几分得意,不由有些茫然。

  听说是如今皇后娘娘生下的皇子请了那位赵国公府四公子去赴宴。

  可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哪怕是那位四公子乃是桃华同父异母的弟弟,是李氏所出,与自己不会很和睦,可是不过是与皇子走动得好,难道就要这样得意,还高高在上?

  她觉得李氏与宜欢的目光都有些蹊跷,仿佛这其中还藏着自己不知道的事,因此垂了垂眼睛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赵二叔下意识地看了赵国公一眼,犹豫了片刻,却没有敢开口说话。

  就算是豫王设宴,也可不过是素日里都很平常的宴席,难道还能要紧过亲叔叔一家阔别十五年重新回返帝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