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姨娘
酒安2019-09-12 11:143,225

  “还不快去?”

  桃华目光潋滟,绕着垂在自己肩膀上的一缕青丝娇俏地说道。

  她看似天真明媚,可是却对眼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叫她跪在没有垫子的地上,这是想作践她。

  “老太太……”这侍女转身对老太太求助。

  “一个奴婢,被主子呵斥几句,你竟然还想寻人做主,母亲,这国公府里还有没有规矩?儿子在泉州日久,不知道帝都之中豪门的道理。莫非如今这些奴婢还要主子们捧着,小心她们的面子不成?”赵怀见那侍女梨花带雨地哭了,露出几分厌烦之色,冷冷地说道,“今日我回到家中,本是阖府的喜庆之事,偏一个奴婢在这里哭哭啼啼地晦气。我倒是想问问母亲,问问大哥,如今这府里还能住不能住?”

  “三弟……”一旁的锦衣中年男人,就是赵国公里,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赵怀却无动于衷地说道,“若是府中这些奴婢容不下我,我立刻就走就是。”

  桃华抿了抿嘴角,忍不住偷偷儿对自己的三叔笑了。

  她三叔就仿佛是亲爹爹一样。

  赵怀却没有多看她,只是侧头对一旁另一个因变故噤若寒蝉的侍女冷冷地说道,“去取四个垫子。我与夫人也要给母亲请安磕头。一别十五年,儿子这点孝心还是有的。”他显然是唯恐老太太在桃华磕头的时候再刁难,就比如给磕头的时候不叫起来……这岂不是叫桃华刚刚回到国公府就丢了面子?

  虽然桃华是侄女儿,并不是赵怀的亲闺女,可是想当初桃华尚在襁褓就被抱回三房抚养,赵怀又只有赵笙这么一个亲儿子,自然把桃华这个侄女儿视若亲生。

  含辛茹苦养大了一个小娇女,可不是为了叫她回来被家里人作践的。

  “老三!”老太太顿时老脸一阵苍白。

  “怎么,母亲难道不愿叫儿子给您磕头?”赵怀缓缓地问道。

  他是赵国公府老太太的亲生儿子,自幼就是赵国公府里最出众的那个,如今年近不惑,已经从外放之地回了帝都,眼看就要被朝廷大用,除了赵国公身上有爵位,赵怀如今算是国公府里的顶梁柱,就算是老太太心里再不喜欢桃华,如今也不能冒着叫赵怀与自己离心的风险闹腾。

  她握着手里的茶杯,苍老的手上还带着几分青白,显然已经恼火到了极点,可是忍耐了很久,却慢慢地失了力气。

  一旁那个哭哭啼啼的侍女已经被拖了下去,倒是有两个脸色苍白的,把四个垫子恭敬地放在赵怀一家的面前。

  桃华这才跟着身边的三夫人一同跪在了地上,貌似恭敬地给老太太磕头。

  “起来吧。”老太太觉得胸闷,厌恶地看了一眼正跪在三夫人身边,生得那样美丽动人,又多几分天真明媚之色的少女,见她生得美丽舒展,身上的气质教养都十分优秀,身上的衣裳仿若桃花夭夭明艳照人,就算是头上的首饰与皓腕间垂落的玉镯也都是十分精心的雕琢与做工,这通身的气派叫老太太忍不住想到了桃华的那个已经死去了的生母。她想到这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底露出十二分的厌恶。

  “多谢母亲。”赵怀起身,回头先把三夫人扶起来。

  赵笙在一旁温文一笑,扶起了妹妹桃华。

  “今日三弟回了国公府,正是大喜事。姨妈,咱们别说不高兴的事儿,不如……”赵国公夫人李氏就赔笑走过来凑趣儿,见老太太的脸色阴沉,看都不乐意看桃华一眼,显然对孙女儿磕头见礼之后要预备的见面礼完全没有预备,顿时眼里一喜,面上却贤惠地走过来握了握老太太的手轻声说道,“不如……”她本脸上笑吟吟的,带着几分笑意,却听见赵怀冷冷地问道,“姨妈?什么姨妈?做了赵家的儿媳,谁又是你姨妈?还有我倒是要问问,今日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大嫂也说说看。”

  他眉目冷淡,李氏霍然转头,带着几分惊讶地看着他。

  她瑟缩于赵怀的冷漠,咬了咬红唇,求助地看向赵国公。

  “她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三弟,到底从前都是一同长大的,你也叫了你大嫂好几年的表妹。就当是看在当年的情分。”赵国公正在一旁一脸复杂地看着风姿出众,生得如同四月桃花一般娇艳逼人的长女,见桃华一颦一笑都生出几分潋滟光彩,鲜活生动,一时心底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此刻叫李氏一双含着眼泪的眼看着,他硬着头皮就劝了弟弟一句,只是赵怀却只冷哼了一声说道,“从前叫习惯了,可是她也嫁到府中已十五年,一直都改不了口?没有这样的规矩。”

  “知道了,以后叫你嫂子改。”赵国公是要倚重赵怀的。

  他虽然身为赵国公,是显贵之中的显贵,可是在朝中却不大中用,不过是朝堂之上的摆设罢了。

  只有赵怀,在泉州十五年经营得有声有色,从小小的知县爬上去,如今闻达于帝王,得朝廷信任,如今回转帝都。

  他瞧着,赵怀这次必然是要升官的。

  如今,赵国公府的声势门楣都要赵怀来帮衬顶起来,赵国公自然不会和赵怀对着干。

  “那什么叫不高兴的事?见到我回到帝都,大哥与大嫂很不高兴吗?”赵怀眯着一双眼睛问道。

  赵国公顿时心里一凉。

  他倒是知道李氏是什么意思,还不是老太太十分不喜自己的嫡女。

  因母亲不喜,他这么多年也对这个长女视而不见,甚至十几年来不闻不问,因此才有了国公府这十五年的太平。如今桃华回了国公府,老太太自然是不高兴的。

  可是他能说吗?

  小辈对长辈不孝会令人非议,可是长辈对小辈不慈,这同样是会被人非议的。只看会不会被嚷嚷出去。

  他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

  “并不是。是我之前刚叫母亲不高兴了。”赵国公艰难地解释,顿了顿,见赵怀依旧冷淡,沉默片刻,就在李氏微微张大了一双眼,慢慢地红了眼眶里将桃华给叫到面前,和颜悦色地说道,“只是今日我见了桃华却十分高兴。当初小小的,如今已经长大这样出众。”他想伸出手来摸一摸女儿的头发,却见桃华微微侧头,就尴尬地收回了手,对桃华说道,“你母亲给你预备了临水阁,精致华美,处处用心了的。”

  “母亲?我还没有去给母亲上坟,哪里又出来一个母亲?”桃华一双美眸之中全都是好奇。

  赵国公一愣,下意识地看了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的李氏,急忙说道,“是你如今的母亲。”

  “可那不是姨娘吗?”桃华歪头天真浪漫地问道。

  “什么?你说什么?”赵国公诧异地问道。

  这“姨娘”两个字一出来,他顿时想到了什么,急忙去看桃华身后的三夫人。

  “我听说母亲未过世的时候,您已经纳了姨娘做二房,虽然如今扶了正,可是我出生的时候姨娘就已经是姨娘。怎么可以叫一声母亲呢?”桃华这话里的意思自然是李氏在原配与原配嫡女面前永远都是曾经被赵国公放在身边的二房,是姨娘,在这两位面前一辈子塌了的腰是直不起来的,也要叫李氏认清自己的身份别在桃华的面前摆“母亲”的谱儿。

  只是这是实情,又是实话,也的确没有叫原配嫡女问曾经服侍自己,在自己面前自称“妾身”的侧室叫母亲的。

  李氏摇摇欲坠,几乎晕倒,此刻脸上苍白得可怕,再也没有方才的笑容。

  若说刚才她无论三夫人怎样冷淡,都带着胜利者与国公府当家主母的得意与自信,那桃华刚刚的这几句话简直叫她的颜面无存。

  仿佛叫人一下子就给扒干净了,赤裸裸地站在众人的面前一样羞耻。

  她的出身多久都没有人提过了?

  早年还有人诟病曾经与赵国公的私情,可是她在国公府经营了十五年,已经成为这国公府中说一不二的当家主母,在外被人羡慕的国公夫人。

  可是今日却……

  “怎么了?”老太太本在心中郁闷,只觉得三房回了帝都之后,遇见桃华就气儿不顺,本想用自己的冷落叫桃华心生抑郁,给她没脸,谁知道抑郁的事自己,没脸的也是自己,那个生得美貌却一脸傻白甜的模样儿,什么都敢肆无忌惮往外说的臭丫头完全没有半点影响,还是笑呵呵的。

  她叫这个明艳光艳的笑容给气的浑身发抖,扶着李氏怒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

  李氏是她的外甥女,想当初也是被她疼爱长大的,她怎能看着自己的外甥女,外加儿媳被这样折辱。

  桃华却露出几分茫然与天真,迟疑地看了老太太一会儿,有些紧张地抿着嘴角去看赵国公。

  “……父亲,老太太骂了我。是我刚才说错了哪句话吗?”

  她哪句话都没说错,赵国公却在她一双有些可怜的目光里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说道,“你没说错,不要放在心上。”

  李氏顿时晕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