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为难
酒安2019-09-12 11:133,208

  “没有眼力?”三夫人好奇地问道。

  “我和三哥说好了去看桃花,可是晋王在,怕是去不成了。”桃华有些失落。

  她是十分喜欢桃花的。

  泉州温暖,春天的桃花总是漫山遍野,如火如荼,她自幼在泉州长大,因此对泉州的桃花海有着深刻的感情。

  这是她最喜欢的花。

  世人喜欢牡丹,喜欢秋菊,喜欢芍药,可是她却偏偏喜欢桃花。

  家人也珍爱她,因她喜欢桃花,因此泉州的官宅之中,后院里种着许多的桃花树。

  那是她自幼长大的地方。

  “这次去不成了。不过帝都桃花的花期很久,等回了家里,有时间叫你三哥陪你出来就是。”三夫人笑吟吟地给桃华打理着肩膀上的青丝,见桃华心满意足地靠在自己的怀里,忍不住伸手摸着她的肩膀说道,“国公府里沉闷,你素日里本也要出来散散心。出来多走动走动自然是好的。”她们两个在车里说话,前面的晋王却不和赵家父子说什么,反而沉默起来。

  他冷着脸的样子多了几分阴郁,可是转头看赵笙时不时回头关切地看那女眷的车子一眼,晋王的眼底多了几分温和。

  “你们兄妹的感情不错。”晋王突然开口说道。

  “舍妹与我一同长大。”赵笙生得清隽,此刻一身青衣飞扬,露出几分风骨,温和地说道。

  可是他并没有对桃华的事夸夸其谈,显然对晋王这个外男有些戒备,是不喜欢叫旁人知道自己妹妹的一些事的。

  晋王本该恼怒,可是却突然看着赵笙笑了。

  赵笙被这个笑容笑得莫名其妙。

  “殿下?”

  “没什么。”晋王摆手,哼笑了一声说道,“说起来还是本王劳赵大人费心。日后本王会登门拜访,感谢赵大人今日护送之情。”

  他莫名对赵怀也多了几分客气,赵怀微微颔首仿佛同样客气,可是对晋王的一举一动却并不亲近。

  哪怕这位晋王殿下的亲哥哥如今已经稳居东宫,是天下储君,可是赵怀却也没有巴结晋王的意思。

  晋王几次想与赵怀说话,可是见赵怀一脸沉稳的样子,又沉默着没有再多说什么。

  “桃花。”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山上。

  那里桃花如海。

  赵笙突然看了晋王一眼。

  晋王一双凤目看着远远的桃花海,许久之后收回了目光,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似乎怀着心事,又似乎有些不安,等一路回到了帝都,他顿了顿想要开口,却见赵怀已经拱手与他道别。看见赵怀对自己并不巴结,晋王却只是哼笑了两声。他骑着高大的黑马站在城门口,看见赵怀招呼着车队直接回去赵国公府。他的目光在那摇摇晃晃的马车的背影上许久,握紧了腰间的荷包,突然调转了马头,往帝都之外去了。

  桃华却并不知道晋王又出了帝都。

  她只觉得回了帝都,这帝都的繁花与喧嚣比泉州那地方更加热闹,来来往往的,透过马车传来的人声鼎沸。这样的繁花到底是天子脚下,令人惊叹。她却只是握着自己的手,忍住了没有不顾体统地过往外看两眼。直到前方传来了有人哭着喊“三老爷!”的声音,她听见有人还在高喊“开门!”,车子停顿了一下,摇摇晃晃继续前行,直到车子停了下来,桃华这才挑开了帘子。

  她如今已经身在一处十分奢华的庭院里。

  正是春天,百花齐放,到处都是如画美景,如花美眷,来来往往的宽阔的庭院之中都是身上穿得十分华美的侍女,正前方,正有一个身上穿着一件流彩暗花蜀绣长裙的中年美妇,脸上带着笑容站在几个年轻貌美的侍女之前。她的笑容有些异样,可是这异样却一闪而过,直到见到桃华露出一张芙蓉面,只见桃华生得清艳妩媚,美眸流转,这美妇人面上一顿,笑容差点撑不下去,却还是上前就要握住桃华的手笑吟吟地问道,“这是桃华吧?我是你母亲。”

  桃华这才知道,这就是赵国公的继室,如今的赵国公夫人李氏。

  当年她出生,正是因李氏与赵国公暗通曲款,因此才气死了她的生母。

  且赵国公府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这自然不能说是李氏一人的坏主意,毕竟赵国公若是当真把自己放在心上,就算李氏不提,他也不可能忘记自己在泉州还有一个女儿。

  她心里对赵国公夫妻都没什么亲近,见李氏来拉自己的手,她侧身去扶住了正垂头要下车的三夫人低声说道,“我扶三婶下车。”

  正是这扶住三夫人的动作,叫李氏的手落了空。李氏的脸上一僵,美貌的脸微微有些扭曲,却在三夫人含笑看来的时候,又露出几分亲近。

  “弟妹瞧着气色真好,虽然十五年不见,可是瞧着却与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分别。”李氏想要亲热地挽住三夫人,然而三夫人一向都厌恶她,笑着挽住身边的桃华对她低声说道,“一会儿见了老太太,你要磕头。你在泉州这么多年,虽然老太太没什么书信给你,可是到底是长辈。”这赵国公府叫她心生厌烦,有着赵国公这么一个没良心的东西,有李氏这样不要脸的贱人,还有老太太那样偏心李氏,薄待桃华,刻薄儿媳的长辈。

  打从桃华跟着她去了泉州,赵国公府仿佛都是死人,全然不记得桃华。

  三夫人虽然是在提点桃华要给老太太磕头,可是内中的意思却叫李氏用力咬了咬嘴角。

  她心里带着几分恼火地看着全然不给自己脸面的三夫人,只是想到如今赵国公府已经是自己当家,这个弟妹就算再怨恨也拿自己没有法子,这才露出几分笑意,仿佛没有感觉到三夫人对自己的厌烦,跟着三夫人与前方正在与一个高大英俊的锦衣男人说话的赵怀一块儿往老太太的屋里去了。桃华只觉得自己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垂拱小门,走过了好几个精致的楼阁,绕过了许多的游廊与湖水与石桥,这才到了一处十分宽敞的,满是繁花的庭院前。

  庭院深处传来年少女孩儿的欢声笑语,还有大大的一处上房。

  桃华跟着三夫人听着从庭院里走出来的那些笑吟吟的美丽侍女一起走进了上房,却见帘子被挑开,那些欢声笑语一下子就寂静了起来,仿佛带着几分拒绝与冷淡,空气里的沉默叫人感到十分压抑。

  然而桃华却并不在意,她自幼被三夫人教养,养成心胸开阔,只喜欢记得叫自己开心的事,对叫自己不开心的事不放在心上叫自己憋闷的脾气,一张脸明媚开朗,那张美丽的脸在房中的光线之下扬起,将满堂的华色全都压过。

  屋子里突然又开始说话了。

  “给母亲请安。”赵怀上前,带着家眷给上首的一位老妇人拱了拱手。

  他话音未落,却已经有一旁的一个侍女巧笑吟吟,拧着腰肢对三夫人身边的桃华笑着说道,“这位是三小姐吧?您该给老太太磕头的。”她的笑容美丽多情,一双眼睛还时不时往人到中年,可是因官位在身带着几分气势的赵怀身上瞄去。只是过了一会儿,见身边这位出身长房,赵国公的原配嫡女没有动作,不由又将头转过来对桃华皱眉问道,“三小姐不愿给老太太磕头不成?”

  这就是下马威了。

  这一句“不愿给老太太磕头”,岂不是在说她是个不孝的孙女?

  才回帝都,就要给她扣一个不孝的罪名?

  桃华看着正垂头喝茶,也不吭声的老太太,见这侍女嚣张,不由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什么?!”这侍女乃是老太太身边服侍的人,因此素日里在国公府里格外有几分体面,却没有想到今日被桃华直接问到脸上。

  “不过是咱们家里一个低贱的奴婢,不过是有几分机缘,又有几分福气能在老太太身边侍候。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素日里都喊你一声姐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不得的人,想要主子的强?”

  桃华一双妩媚的眼潋滟多情,声音朗朗,还带着几分稚气,却耿直地对这花容失色的侍女说道,“就算问你叫一声姐姐,你也别自己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奴婢而已,在主子面前嬉笑吵闹,还非议主子,我看见了你都惊诧得忘记给老太太请安了。没规矩的东西,还不让开,去,给我拿个垫子来。服侍主子都忘了,难道叫我亲自去拿垫子不成?服侍主子都忘了,日后再叫我看见你有下一次,老太太心思手软不收拾你,我也要处置了你,给老太太面前清净清净。”

  这少女穿着桃花色的百花曳地裙,天真烂漫,就算是呵斥人也带着几分稚气天真,明媚无暇。

  可是这话说得太厉害了。

  这侍女只觉得自己脸上的皮都给这三小姐扒下来踩在脚底下了,哆哆嗦嗦,许久没有说话。

  好厉害的三小姐。

  看似对侍女发难,可是这简直是把耳光都甩在她身后的老太太的身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