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暗算
酒安2019-09-12 11:193,178

  老太太顿时有些恼火,气得够呛。

  只是打脸的的宣平大长公主,她也不敢把脸打回去,只能默默忍耐。

  三夫人便起身笑着问道,“三丫头得长公主垂问,受宠若惊。不过在家里自然都是好的。”她是养育桃花的人,这侍女仿佛认识三夫人一般,对三夫人就十分客气地福了福笑着说道,“还有一件。今日长公主瞧见了三小姐的拜帖,一时心里高兴就与咱们说,三小姐生得美貌娇艳,桃花儿一般娇艳的品德,正合适如今明艳俏丽的颜色。”这倒是与赵辞的活法对的上了,桃华起身迎过去,却见这侍女叫身后的几个侍女捧上了许多的东西。

  放在大大的银盘之中的桃花织锦霞光灿烂,仿佛万里桃花汇聚在这一段锦缎之中,叫桃华微微诧异地张大了眼睛。

  “长公主说,也只有三小姐穿这样的织锦才不算辜负了。”

  这侍女又将一个银盘奉上,这上头是一整套的桃花色宝石的首饰。

  这就十分贵重了。

  桃华不由诧异起来。

  “这是……”仓促之间,宣平大长公主竟然能在自己的私藏之中挑出这么多自己喜欢的织锦还有宝石,真的叫她十分诧异。

  “这是长公主的珍藏,只是长公主说了,她藏着这些也没什么用,如今自己用不得娇俏的美玉,可是瞧着三小姐打扮起来在自己的眼前,那就仿佛自己也穿了这样美丽的衣裳与首饰,自然心情也好。且三小姐正是花朵儿一样的年纪,也该好生打扮起来,瞧着喜人,也正合适三小姐的年纪。年纪轻轻就不打扮,那也辜负了这大好的韶华。”这侍女已经说了两次不要辜负,桃华莫名觉得这其中仿佛另有深意,然而看着这眼前长公主给自己的东西,不由看向三夫人。

  若是之前的桃花她收了也就收了。

  可是这样贵重……

  不过这样璀璨娇艳的桃花织锦一年也未必能有多少,只说那桃花色的宝石美玉,这就难得一见。

  这世上美玉无数,可是单单桃花色的却少得可怜。

  “既然是长公主给的,你就收了。虽然这一次仓促拜见不能穿上这桃花织锦做的新衣,可戴着这些美玉首饰,也是叫长公主知道你感激的心意。”三夫人本刚才瞧着老太太拿着一只金步摇就得意得什么似的心中不悦,此刻见这一整套的首饰将宜欢头上的红宝石金步摇给压服到天边去了,顿时心中畅快,对桃华眨了眨眼睛,桃华这才急忙与这侍女说道,“那劳烦姐姐与长公主道谢。”

  “明日长公主一定十分高兴能见到三小姐。”这侍女又郑重地给桃华福了福。

  她们两个旁若无人,顿时就叫老太太脸皮抽搐了一下。

  只是她忍了忍,因惹不起宣平大长公主,因此勉强忍耐。

  “我就说……那步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赵辞就在一旁小声儿说道。

  见宜欢将一只红宝石步摇得意洋洋戴在头上,时常陪伴豫王的赵辞其实觉得十分丢脸。

  这豪富的百年豪门,却把一只区区宝石步摇当成十分难得的东西炫耀,难得不丢脸吗?

  他跟着豫王见惯了繁华,只觉得姐姐那自鸣得意的样子有点可笑,且又想到豫王的种种……

  “连你也要看不起我吗?”宜欢含着眼泪低声质问。

  “哪里是看不起你。只是你的首饰装了慢慢几箱子,难道就没有宝石步摇不成?偏偏得了一只就这样炫耀,瞧着眼皮子浅。”赵辞低声说了,见老太太没有听见,又见宜欢因风采又被桃华夺走有些伤心的样子,顿了顿便低声说道,“你若这时候掉眼泪,回头长公主一定更不喜欢你。”他低声叫宜欢把眼泪给憋回去,见那侍女的目光看过来,顿时心里有些哭笑,毕竟宣平大长公主不仅不喜欢宜欢,更不喜欢时常陪伴豫王的自己。

  “我送送你。”桃华便对大长公主的那侍女说道。

  “不必三小姐相送……奴婢只想与三小姐问问,你喜欢今日这些织锦与首饰吗?”

  “太贵重了。”桃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侍女目光便多了几分柔和,与桃华轻声说道,“三小姐不必在意这些东西是否贵重,只说您的心里话儿,若不论价值,不论贵重,您可喜欢今日的这些?”她的眼底多了几分光彩,桃华虽然一头雾水,然而却认真地说道,“喜欢!而且……”她咬了咬嘴角,有些欢喜地对这侍女说道,“而且长公主还记得我喜欢什么的心情,因此认真挑选,只这份心意,我真的十分欢喜。这织锦与首饰也很合我的心意。”

  侍女微笑起来。

  “您喜欢就好。”她看着桃华缓缓地说道。

  “只是长公主对我这样看重,我不知如何回报。”

  “您只要每日里开开心心,穿得漂漂亮亮,从无烦忧,也从无抑郁,就是最好的回报。”

  桃华愣了一下。

  这侍女却没有再说什么,与桃华告别,又直接走了。

  她两次前来,两日毫无寒暄,与赵国公府仿佛十分冷淡,只跟桃华热乎一会儿就走了,这叫桃华也觉得十分奇异。只是此刻大长公主府的侍女走了,老太太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气,且听见三夫人笑着捧起了侍女们留下的银盘上那华美娇艳的桃花织锦对桃华笑着说道,“快过来。真是难得的好东西,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这样好看的锦缎都屈指可数。这是……云锦?不像啊,又不是蜀锦,难道是苏锦?”

  这锦缎看不出是哪里的,只三夫人摸着就知道,这不是寻常能得到的锦缎。

  老太太沉着脸,旁人噤若寒蝉,哪怕心里再好奇,也没人敢凑这个热闹。

  因此宜宁几个姐妹都安静地坐在一旁,就当长公主府的侍女没有来过。

  “我瞧瞧……”赵辞自负是个纨绔子弟,一向喜欢吃喝玩乐,因此对这些享受的东西都十分有经验,兴致勃勃地上前翻看了一番,又摸了摸,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倒像是云锦。不过该是云锦之中特别的织造,连蜀锦的技巧都融合在里头。这一定是难得的进贡的锦缎,叫我说,怕是宫里也不会有多少。”他又去看那桃花色的宝石美玉首饰,见了便说道,“这个倒不是十分稀罕,我在宫里见过……仿佛……”他似乎想不起来是谁有过,不过桃花色的美玉虽然稀罕,可只要想要,总是有的。

  就比如桃华不也有桃花色的玉佩吗?

  “这桃花织锦如今正是可以穿出去的时候,不然等到了夏日里天热了,这织锦虽然华美,可是到了盛夏难免瞧着繁复。三姐姐,你现在就做,过不了十几日就能上身,到时候穿一件简单的披风,瞧着也不会将这桃华织锦压过,俏生生如同花朵儿似的瞧着好看,若是长公主瞧见了心里也会高兴。这美人如花隔云端,自然叫人心里也喜欢几分。”赵辞给桃华出着主意,当真是十分有兴致的,桃华倒是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对。”

  “可不是。不然这样的好料子白放着可惜,若是放得时间久了,光彩没了,还不如尽早穿在身上。这么多的织锦能做三套裙子,别叫府里的绣娘做,做得坏了反倒难看。我记得帝都之中有个十分有名的大绣庄,里头的都是南边儿有些名气的绣娘,做出的裙子细致不说,样式也好看新鲜。”赵辞对桃华笑着说道,“若三姐姐信我,那就把这织锦给了我,我给三姐姐寻人做了去。”

  “哪里会不信你。既然你毛遂自荐,那就托给你了。”三夫人笑着说道。

  “一定不会叫这好料子糟蹋了。”赵辞最喜欢这新鲜玩意儿的,抱了织锦撒腿就跑了。

  瞧着不像是给桃华跑腿儿,反倒像是自己得了有趣儿的新鲜活儿。

  桃华便追着他出去叫道,“银子……”

  “回来给我!”赵辞扬声道,“不便宜,多备些银子!”

  他的声音带着年少少年的清亮,正笑吟吟抚着头上的一只金簪,笑容满面的李氏差点儿叫他撞了个满怀。

  她见儿子转眼就跑了,一边扶着急忙扶着自己的侍女,一边皱眉嗔怪地说道,“这么大了,还是莽莽撞撞的。”因昨日与儿子有了一些纷争,因此她的心里还带着几分小小的恼火,只是到底是亲儿子,舍不得骂的,只念叨了一句也就算了,倒是今日要与三夫人说起桃华的婚事更要紧一些。李氏转了转眼睛,便与一旁一个扶着自己的心腹侍女低声问道,“可打发人去叫大公子进来了?”

  她今天早上叫人打发人回娘家,说是要把桃华许给自己的侄儿,因此叫侄儿赶紧进府里来相看。

  到时候侄儿相看好了,老太太点头,赵国公也点头,这做祖母的,做父亲的都答应了这门婚事,那桃华的婚事也就定下来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难道她还敢忤逆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