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打脸
酒安2019-09-12 11:193,220

  三夫人一时有些伤感。

  只是这些也不好在明面上说,因此三夫人也岔开话题,与赵辞问一些他平日里在帝都之中做什么。

  赵辞就露出几分烦恼。

  “我读书是不成的,如今也只是跟着豫王殿下在一块儿厮混。不过是个富贵闲人罢了。”他倒是也不避讳自己读书不行,之前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说过,此刻还看着赵笙很有些崇拜的意思。桃华在一旁瞧着有点有趣儿,一边好奇地听着这帝都之中许多有趣的事儿,一边吃着早饭,等吃过早饭,赵怀往府外去了,三夫人就带着赵辞赵笙还有桃华一块儿去老太太的面前侍奉。

  老太太因此的气色却十分不错。

  若是平常,见了桃华她必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然而此刻面对桃华,她竟然还露出了笑脸。

  只是看见赵辞跟着桃华一块儿给自己请安,老太太脸上沉了沉,却急忙拉住赵辞的手叫他远离桃华,仿佛桃华会害了她这个心爱的孙子一般,摸着赵辞的手急忙问道,“你今日怎么没来祖母这儿吃早饭?可吃了饭了?叫小厨房给你再做一些?”她十分关切,赵辞急忙坐在她的身边笑嘻嘻地说道,“三叔留了我吃早饭。我瞧见三叔家的早饭有几样儿泉州处的不常见的小菜,一时馋了。”

  他略微解释了一下。

  老太太便急忙问道,“吃了什么?这吃得可有不舒坦?”

  难道自家还会谋害了赵辞不成?

  三夫人便垂了垂眼睛,拉着桃华坐在一旁并不说话,只有赵辞越发笑嘻嘻地猴儿在老太太的身边没心没肺地说道,“三叔都吃得,我有什么吃不得的。我吃着很受用,您不必担心我。”他倒是还对三夫人拱手道谢说道,“只是我挑食得厉害,三婶儿别为我烦恼。”他的话叫这气氛有了几分转圜,老太太听了这话也才罢了,见今日桃华穿着一件淡淡的石榴红的裙子,比昨日里多出几分鲜艳妩媚,便眯着眼睛带着几分挑剔地看了桃华一会儿。

  此刻宜欢过来,与赵辞姐弟两个一块儿承欢老太太膝下。

  她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得意。

  “四弟,我与母亲今日要进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你去不去?”她一边说一边扫过桃华,见她正安安稳稳地垂头,一脸认真地拧着手上的帕子,仿佛并未在意,便咬了咬鲜艳的红唇,声音里带着几分娇媚地说道,“皇后娘娘也说十分想念我。”她带着几分骄傲的样子,赵辞眨了眨眼睛说道,“今日我与豫王殿下说好了去骑马,宫里就不去了。”他这样说,宜欢顿时一愣,不由急忙问道,“殿下今日不进宫?”

  “不进宫。”

  “那你怎么不跟我说?”宜欢顿时急了。

  豫王若是不进宫,那她去皇后面前做什么?

  见不到自己想见的人,那进宫还有什么意思?

  宜欢急得顿足,一张美丽的脸都涨红了。

  “你又没有与我说今日进宫,我怎么会知道要与你说什么?难道我每日里与殿下做了什么都要告诉你不成?”赵辞见宜欢含恨看着自己,到底是亲姐姐,哪里能十分分明地争执呢?因此便岔开话题说道,“去皇后娘娘面前说说话也好。你不是也说娘娘想你了吗?”他这话就多了几分搪塞敷衍,宜欢不由咬着嘴角轻声说道,“我也跟你去骑马。”她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哪怕知道李氏已经给桃华安排好了婚事,可是宜欢想到昨日家宴上豫王与桃华说话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就觉得十分不安。

  “你不是说进宫的吗?”

  “不进宫了!”

  “皇后娘娘你都敢放鸽子不成?你这胆子也太大了。更何况娘娘是豫王亲娘,你连皇后娘娘都这样怠慢,殿下怎么可能待见你。”见宜欢负气看着自己,赵辞只觉得头疼,慢吞吞地说道,“更何况都是一群男人去骑马,你跟咱们厮混在一块儿,这说出去好听不成?”更何况宜欢娇娇弱弱的,娇气得不得了,跟他出去了就要他照拂姐姐,到时候骑马不能肆意畅快,那还有个什么趣儿。

  因此,赵辞便将这件事给拒绝了。

  宜欢顿时闷闷不乐起来。

  “又不是一日两日。你与豫王殿下这么多年的情分,一次不见算什么?你弟弟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你这如今在娘娘面前侍奉,豫王殿下看见了,这心里头也对你更满意一些。”老太太平生最爱李氏所出的这一双儿女,赵辞是心尖子,宜欢却是掌中珠,此刻见宜欢可怜巴巴地含着眼泪,柔弱可人地看着自己,老太太急忙说道,“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你安心陪伴皇后娘娘,日后与殿下说话儿的机会多着呢。”

  “可是……”

  “倒不似那等有今天没来日的 ……何必这样仓促。”

  老太太看着桃华的方向哼了一声。

  桃华正托着香腮看着窗外盛开的一枝早春的迎春花,哪里看得见老太太的厌恶。

  赵辞急忙打岔,对老太太说道,“您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四姐姐也不必急着与豫王殿下亲近,豫王殿下都不……”他突然顿了顿,这才慢吞吞地在宜欢姬妾的目光里缓缓地说道,“豫王殿下如今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三姐姐先侍奉皇后娘娘吧。”他这样劝说,宜欢便忍着眼泪低声说道,“也只好这样了。”她只把去皇后宫中侍奉当做十分遗憾的事,可是能进宫去见皇后,得皇后垂青,这是豪门贵女们中最值得羡慕的事。

  不说别人,只说二房的姐妹几个就十分艳羡。

  只是就算再艳羡,可是进宫却实在没她们的份儿的。

  赵二叔为人中庸庸碌,没什么能耐,皇后也不把赵国公府二房放在眼里。

  “这样就好了。对了,你要去见皇后娘娘,这没有新鲜的首饰衣裳的瞧着也怠慢了娘娘。”老太太便扬声叫身边的侍女去将一个十分精致,镶嵌着大块火红玛瑙的紫檀木匣子取了来,推给了脸色一亮的宜欢笑着说道,“这是前儿打造的红宝石步摇,十分精致,你既然是进宫去,这是有大福气,就给了你。也不枉费了它这样金贵。”她亲手拿出来,且见是一只缠丝金步摇,上头一串儿的剔透晶莹的红宝石垂下来,摇曳之间更见风流。

  老太太亲手把这步摇插在了宜欢如云的发髻之中。

  “瞧瞧,也只四丫头配戴。”见宜欢多了这一只宝石步摇越发艳质娇艳,目顾盼潋滟,还多了几分贵重之气,老太太便十分满意,然而目光扫过了下方的几个孙女儿,便忙说道,“你们也不要觉得我偏心了宜欢。只是这咱们的府里谁有宜欢能在皇后娘娘面前说得上话儿这样的体面与光彩呢?若是你们也有这样的福气,这金步摇我倒是也想给你们戴。只是你们没有这样的福气,给了你们也白糟蹋了。还不如给了宜欢,也只有宜欢戴了,才不辜负了这样漂亮的珠玉,你们说呢?”

  “老太太说的是。四妹妹瞧着越发清贵了。怨不得皇后娘娘喜欢。”大小姐宜宁便赔笑说道。

  “你这做长姐的果然有些眼光。也知道说实话好话,不是那等嫉妒的连一句妹妹的好话都吝啬的。”老太太的目光便扫过依旧看着窗外发呆的桃华。

  “我瞧着这步摇不错,不过不就是一只首饰吗。”赵辞便在一旁笑着对老太太说道,“难道谁没见过这样的金步摇不成?这大姐姐觉得好,不过是没见过。若是见过好东西的,也不过觉得平常了。”他这话有说这金步摇不怎么样的意思,虽然叫老太太皱了皱眉,可是却也为桃华转圜了,此刻便笑着说道,“大姐姐若是觉得这金步摇好看,回头我也能得来,到时候姐妹们一人一只。”

  宜欢顿时脸色微微一沉。

  她瞪着弟弟,只是老太太却心疼赵辞,急忙说道,“那不是叫你破费了?”

  “能得姐妹们一笑,破费了又如何呢?”赵辞这话倒是有些纨绔的架势,很败家货,显然金银珠玉都不怎么放在心上。

  “倒是便宜了……”

  老太太本觉得孙子从小儿就大方过分,不是给姐妹们带这个,就是给姐妹们带那个,只是见赵辞不在意,她也不再说什么。

  倒是宜欢得了难得的首饰的心情大打折扣,只是顾忌着屋儿里这么多人,也不好说什么。

  她正想着赵辞为何突然这样叫人生气的时候,却见门外又有人禀告道,“老太太,宣平大长公主府上又来人了。”这一声落下,帘子被挑起来,赫然依旧是昨日那位来给桃华送桃花的长公主府的侍女,此刻她笑容温煦,进门先给挤出笑容的老太太施礼,这才看向桃华笑着说道,“长公主命奴婢过来看望三小姐,想瞧瞧三小姐这在府中住得可习惯,若是住得不习惯,一定要来与长公主说啊。”

  这话说的。

  住在自己家里,倒是外人来问住在家里习不习惯。

  这不是打脸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