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沉香
酒安2019-09-12 11:193,164

  如此也是对大长公主的尊重,因此三夫人想了想便缓缓点头说道,“也好。”

  她又叮嘱桃华说道,“长公主面前若是有人不喜欢你,你也不必在意,左右都不是亲近的人。”宣平大长公主的面前侍奉的人无数,自然也会有竞争关系,若是桃华当真得到宣平大长公主的喜爱,那必定会有人被桃华挤下去,到时候只怕就是纷争。

  然而三夫人还是愿意叫桃华去服侍宣平大长公主的。

  一则是宣平大长公主在皇家朝中几十年屹立不倒,自然是有为人处世的学问,若是桃华能学到一二,日后对她的人生也是有好处的。另一则宣平大长公主这样清贵的长者,若桃华能陪伴宣平大长公主身边,这说出去也是桃华的身价……日后议亲的时候,说起自己得到宣平大长公主的喜爱,也会叫人另眼相看。三夫人倒对自己的儿子赵笙的婚事不大紧张,毕竟赵笙是男子,学问家世都摆在那里,不会吃亏。

  可是桃华……

  她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见桃华一双眼明媚清透,心里一软,柔声说道,“这事儿明日再说。你先歇息吧。”她心疼桃华这几日路上奔波,想叫她赶紧休息,桃华自然也答应了,又亲自送了三夫人出了跨院儿,这才回了自己的院子。等回了闺房之中,就见荷香托着一碗玫瑰露挑的甜汤来给自己,一边低声问道,“小姐,咱们明日李……要不要去给老太太请安?”

  “怎么能不去?若是不去,那叫人只怕都要说小姐不孝顺了。”一旁夏香轻声说道。

  桃华一边喝着香甜的玫瑰露,一边点头。

  “这今日这事儿,说起来最可气的反倒是大小姐。”荷香见桃华并没有睡意,便带着几分厌恶地说道,“咱们小姐去吃家宴,坐在哪里用得着她指手画脚?难道我们小姐不是国公爷的女儿不成?上来就把小姐拉到二房去,跟两个不知道哪儿钻出来的表小姐做一块儿,这也太可恶了!”今日要说为虎作伥的就是二房的大小姐宜宁,明明自己才是个二房出身,今日家宴的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老老实实做个摆设也就罢了。

  可是偏偏要显出她来,拉着桃华就坐在二房的桌位上。

  长房与三房都坐在老太太那一桌,却单独叫桃华孤零零地跟二房一块儿坐。

  荷香想想都觉得生气。

  “理她做什么。”桃华本也不怎么在意,刚刚安慰三夫人也是这样安慰的,见两个侍女都有些不满,便小声儿说道,“她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不过是想要讨好李氏的,可是就算讨好了李氏又能怎样呢?她只从这一件事见到宜宁的为人,不过是面上温柔妥帖,可是内里不怎么样的人,既然这样,日后远着些就算了,难道还认真与她们生气坏了自己的心情?桃华不喜欢生气,她更喜欢快快乐乐地生活。

  她也只喜欢见到生活里会叫自己感到开心的东西。

  “知道了。小姐你总是这样。”桃华的心胸开阔,什么事儿都不放在心上,荷香便低低地哼了一声。

  “好了。既然知道小姐对你她没什么,你还不赶紧闭上嘴?”夏香给桃华整理了衣裳,服侍她歇下,等桃华睡了,便和荷香也睡在一旁的小榻上。等到了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桃华醒过来,梳洗穿戴一新之后想了想,便写了一张拜帖叫夏香拿去给三夫人看看,若是三夫人觉得言辞合适,便准备送去给宣平大长公主府上去。她才叫夏香去送信,自己这儿便来了一位客人。

  赵辞登门拜访。

  “三姐姐,我没有打搅你吗?”赵辞生得俊俏,笑容也漂亮,叫人看着喜人。

  “素日里我也这个时候醒的。”桃华带着荷香一块儿来了外屋,且见赵辞这个异母弟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小口袋,不由好奇地问道,“四弟来我这儿是有什么事儿吗?”她与赵辞虽然昨日瞧着感情不错,可到底是第一次见,因此倒是不知赵辞对自己为什么这样格外亲近些。赵辞也不在意桃华的疑惑,笑着把手里的小口袋拿出来,敞开了口子,就见一串儿瞧着十分精致漂亮的小木珠儿滚了出来。

  “这是……”桃华好奇地张大了眼睛,嗅了嗅,诧异地问道,“这是沉香?”

  “不过是在外头见着的沉香木珠子,我前儿得的。几个姐妹们都有,这是我给三姐姐留的。虽然不值得什么,也不及什么珍珠翡翠的金贵奢侈,可是拿着把玩倒是也有趣儿。”赵辞面上有些忐忑,本以为桃华是看不上这些木珠儿的,毕竟豪门大家之中,木珠就算是沉香打造也不值得什么,倒是桃华想了想,便笑着说道,“多谢你,这木珠儿串成串儿藏在衣袖儿里,带着香喷喷的,虽然不是金玉玛瑙,可是金玉玛瑙戴得多了,我倒是也喜欢用些木头。”

  她叫人把这些沉香木珠子给收起来,对赵辞说道,“我看着沉香木的珠子不少,能串好几串儿的手链,到时候我送给四弟一串儿。”

  赵辞愣了愣,眼睛里露出几分笑意。

  “多谢三姐姐。”他释然地说道。

  “难道你刚才担心什么?”

  “我担心简薄了。只是这是我之前精心挑选出来的,只唯恐不对姐妹们的喜欢。”

  “都说心意最真,若是四弟用心挑选出来的礼物,那我觉得比漫不经心随便拿来送的金玉珠宝更值得珍惜。这所谓礼物,不在于什么尊重之前,反而在于真心与用心呢。”桃华对赵辞笑了一下,赵辞便也看着她笑了,他抿了抿嘴角,想要说点什么,却到底没有说出口,只是四处看了看便与桃华问道,“三姐姐还没有吃早饭?我也没吃。不如去……”他想说去老太太面前吃,毕竟他在老太太面前十分得宠,老太太心疼他,可是想到老太太不待见桃华,便话锋一转说道,“不如去三叔屋里吃饭,一则我给三叔请安,二则我也想与三哥说说话。”

  “那也好。”桃华便起身与赵辞一块儿去了赵怀夫妻的院子。

  此刻夫妻俩正带着赵笙一块儿等着桃华过来吃饭,见了赵辞,三夫人微微一愣,却露出笑容来问道,“来寻你三姐姐?”

  “我之前得了些沉香木的珠子,今天拿给三姐姐。”赵辞先给赵怀夫妻请安,又见过赵笙这才坐在桌上吃饭,他一吃饭,桃华就看出来,这位四弟的确非常得宠,等闲寻常的饭菜碰都不碰,只捡了精致的,瞧着色香味都要俱全的才吃了。只是赵辞也很有礼仪,就算是不喜欢吃什么,也没有露出不喜,只是平淡地避开了,低声与赵笙说着这帝都之中各家各府的情况。

  “这帝都城中我十分熟悉的,若三哥要去哪儿,要做什么,只管来问我。”

  “我这一年要闭门读书,想来也不去外头。不过也要多谢四弟。”赵笙便温和地说道。

  这堂兄弟两个一个生得清隽文雅,一个生得俊俏鲜活,一双少年坐在一块儿,三夫人倒是觉得赏心悦目。

  “你写的帖子我见了,极好,我已经叫人送去给了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赵辞正与赵笙说完了话在喝茶,听见这个微微一愣,便露出几分恍然来说道,“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听见老太太念叨了两句,说是宣平大长公主赠了三姐姐桃花?三姐姐是要去给大长公主请安的,不然反倒仿佛失礼了。”他犹豫了一下,便对桃华轻声说道,“只是三姐姐若是去给大长公主请安,昨日的桃花色的衣裳就十分鲜艳可爱。大长公主不喜女孩儿穿得素净寡淡,嫌弃不吉利。”

  “还有这样的事?”三夫人急忙问道。

  “三婶不在帝都自然不知道。这几年大长公主虽然隐居在公主府,深居简出,身边陪伴的豪门贵女不多,可是但凡皇家有个什么,大长公主出来的时候,无论是大长公主身边的侍女还是陪着大长公主说笑的贵女,都穿戴得新鲜好看,也不必金碧辉煌,满头珠翠的把半个妆奁都压在头上,只是这瞧着也不能十分丧气。大长公主也曾经说过,喜欢女孩儿娇艳明媚。”

  只是奇了怪的,他亲姐姐宜欢也曾经穿戴得十分娇嫩可爱地去侍奉宣平大长公主,可是大长公主却也不怎么看得上宜欢。

  如今却看上了桃华,许这就是缘分。

  “这倒是得留意些。我本想叫你三姐打扮得郑重些。”

  “郑重些也好,不过要出挑些。”赵辞急忙说道。

  三夫人便笑着答应了,又对赵辞笑着说道,“小四,你心里能记挂你三姐姐,我很高兴。”

  赵辞笑着说道,“您这话说哪儿去了。三姐姐是我的亲姐姐,我莫非还不该记挂她不成?”

  他的笑容清澈,三夫人目光温柔地看着他,心底却生出几分遗憾。

  这若是桃华的亲弟弟,还有多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