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漏网遗祸
临江2019-05-24 14:202,375

  江游儿不想跟他啰嗦,他焦急地看向李靖,大声喊道:“那位大哥,快点过来,孩子们都在这里。”

  李靖早已借着刚才的火光看到水面上的情形,他声如洪钟:“小兄弟放心,我这就来!”

  随即就听到他下令:“加速前进!”

  江游儿看着玄武舟更加快速,他不禁心生振奋,但他随时防备着兽面少爷狗急跳墙。于是对着支庭芳和孩子们的方向有意试探,他在水底像那边稍稍探了探脚,果然那边的黒鱀有些耸动。他计上心头,便朝兽面少爷道:“这位大哥可不简单,他的剑术裂石穿金,恐怕你真的跑不了了。”

  兽面少爷依旧不见动作,“只要有你们在,我有的是筹码。”

  江游儿冷哼一声,“我什么时候也成了你的筹码?”

  兽面少爷道:“从方才到你被我吃掉,你终究都会是我的筹码,你此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江游儿深吸了口气道:“你就非要吃了我?我有什么好吃的!”

  兽面少爷道:“吃你可长生!”

  江游儿嗤笑:“长生,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你做梦去吧!”

  而此时,玄武舟已近到跟前,玄武舟排开的巨浪将这一片剧烈颠簸。江游儿也被涌上了浪头,他趁机看向支庭芳,惊鸿一瞥,看到支庭芳那边正努力将孩子们举高,尽量让孩子们离开水面,而她皱着柳眉,显得十分吃力。

  李靖居高临下俯视此处,一览无遗,他目光如炬,随沉声道:“阁下是否想犯我大隋军威,还不速速离去!”他说话间,身后鼓声大振,旌旗招展,如垂云炸雷。

  兽面少爷转身仰视玄武舟,看到风姿绰约的李靖,他狰狞的兽面似乎带着天然的威势,不过在大隋军威之下,依旧不堪一击。他朗声道:“这位将军好生厉害,不知姓甚名谁?”

  李靖面露寒霜,喝道:“驾部员外郎李靖是也,我数三声。”他只说数三声,却未说要干什么,可带来的压力随着迫切的鼓声犹如实质,一浪高过一浪。

  “一!”鼓声如雷。

  “二!”耳畔如炸。

  但兽面少爷未动,他忽然举起手道:“慢着,我——”

  可他话未说完,李靖却毫不迟疑地喊道:“三!”而与此同时,他手上弓弦松开,火箭疾射而来,直冲兽面少爷的面门。

  “当啷!”箭尖狠狠扎在了青铜面具上,却没有穿透,却狠狠让他的脑袋仰起,最后往后弯了腰。如此竟僵持了好一阵,长箭的去势已尽,才被一把抓住,从面具上拔了下来。

  “好臂力!”兽面少爷站直了身体,兽面面具上的眉心处被烧的发黑,他握着燃烧的长箭,言语间似乎跃跃欲试。

  李靖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搭箭,但没有弯弓。

  兽面少爷道:“好厉害,借势、借力、借法、借术,一人之力可当千军万马,王佐之才,得尔可得天下!”

  李靖开始弯弓。

  兽面少爷身体耸动,刚才那一箭已经让他喘息不已,他急忙道:“将军停手,今天我认输,容我再说一句——”

  可回应他的却是李靖的箭,这次没有引火,在夜色下难以察觉。只听刺耳的摩擦声,兽面青铜面具随着少年的甩头间已经飞起。

  江游儿看的清楚,这一箭是直指兽面少爷的右眼,不过却被对方千钧一发之际的扭头让开一线,堪堪将面具击飞。不过也狠狠将此人的脖子扭转,听到了骨骼的错动声,只怕受伤不轻。

  可下一刻,江游儿猛地察觉不对,他几乎是下意识发出一声龙吟:“哤!”

  兽面少爷顺势俯身在脚下黒鱀的背上,直让江游儿堪堪看到了一张清秀的少年面目。而少年的笑容讥诮,仿佛阴谋得逞的嘲笑。

  江游儿一瞬间便冲向了支庭芳的方向,此时面前的黒鱀早就辟易,却听到支庭芳焦呼:“孩子,快救孩子!”随即就听到箭射入水的声音,密集地犹如下雨。

  他一个猛子钻了下去,手里的龙筋仿佛成了一柄利刃,凡有阻挡皆被他撕碎。随手一个龙卷就扫清眼前的血污,这才看到支庭芳在水中盘旋护住孩子,却左支右绌,分身乏术,危机万分。

  江游儿怒吼一声,“都滚开!”随即他已经到了支庭芳身边,“你护住孩子,跟着我!”随即他几乎不再迟疑,开始挥动龙筋,转眼便带出一道水龙卷,如他手中的长鞭,横扫六合八荒。

  一时间四周水离炸开了锅,各种碎肉翻飞,之前江游儿未曾全力施展,此刻他情急之下,已经全力施为,这些黒鱀土鸡瓦狗一般,纷纷碎裂。

  而此时,一条巨大的黒鱀从旁边游过,它张开血盆大口,将那些碎肉一丝不剩地纷纷吞噬。

  江游儿猛地抽向了它,只是将它抽了个翻身,这才看到它的肉冠上,那个少年骑在它身上,朝江游儿看了一眼,脸上不带任何情绪。

  四周的黒鱀已经空空如也,江游儿怒气难消,正要追过去,支庭芳喊道:“别追了,快送孩子们上去!”而那黒鱀也趁机驮着少年,游向深处,转眼消失不见。

  江游儿回头,正好看到李靖朝少年消失的方向开弓,可惜只是激起些浪花,箭矢擦着黒鱀的尾巴钻入水底。

  李靖大喊:“快放绳子,拉孩子们上来!”

  江游儿不敢耽搁,他急忙迅速游到玄武舟边上,此时营救的准备已经准备就绪,很快孩子和他们二人都进了船楼,军医已经在紧急救治。

  江游儿和支庭芳身上无碍,不一会儿便被赶出来等待。

  就在二人等待之际,便看到李靖匆匆过来,支庭芳看到他就急问:“师叔,我爷爷呢?”

  李靖皱眉道:“我也不清楚,师父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未做交代。”

  支庭芳埋怨道:“这老头子,关键时候总不见人影!”

  江游儿看向李靖,抱拳道:“刚刚多谢将军相救!”

  李靖叹息道:“还是来晚了,你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你我兄弟相称就好。”

  江游儿点头,他记挂孩子们,时不时地往里面张望。

  李靖安慰道:“玄武舟上的军医医术极好,你先宽心。刚刚那个少年的来历你可知道?”

  江游儿摇摇头,想到那少年,他不禁捏紧了拳头,放跑了他,往后他是比不得安生了。

  支庭芳说道:“他自称神族。”

  李靖疑惑道:“神族?”

  支庭芳解释道:“神族的称号来自于古代商纣时期。”

  李靖惊疑,瞪大眼睛道:“师侄女,你该不会要跟我说武王伐纣的封神之战是真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