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封神传说
临江2019-05-24 14:202,572

  江游儿也诧异地看向支庭芳,疑惑道:“那不是话本里的神话故事嘛?”

  支庭芳道:“爷爷曾经说过,神话背后真相都是鲜血淋漓的历史。”

  李靖皱眉道:“传说商纣王帝辛初登帝位,宠幸妖后苏妲己,开始穷奢极欲,大兴土木,建造了方圆三里,高达千尺的露台,重税徭役压得民不聊生。

  周文王姬昌高举义旗,号召天下有识之士共襄义举,有仙史姜子牙出山,可惜文王中道崩殂。而后才有了周武王继发子承父业,武王伐纣。

  据说姜子牙请来隐居名山大川诸神相助,而帝辛也有申公豹辅佐,邀来诸多披鳞戴角的妖魔,双方你来我往,最终在牧野的神魔决战中,帝辛大败,和魔后苏妲己在自焚于鹿台。

  后姜子牙奉太上元始天尊敕令,宣读《封神榜》,封了分封天庭八部三百六十五位正神。

  师侄女,你说说神族,不会告诉我这个民间传说是真的吧?”

  支庭芳不知可否道:“真假我也不知道,可我记得小时候,爷爷跟我说过,牧野封神之战后,诸神虽然从前往昆仑登天,行踪缥缈。

  但诸神留下的子孙后裔都自称神族,继承诸神留下的道统,千年来每每王朝更替,背后都有这些神族暗中博弈。到如今他们更加神秘,谁也不知道神族究竟隐藏何处!更不知正忙着谋划什么!”

  江游儿眉头紧锁,他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现在他被所谓的神族盯上了,自己大不了一走了之,逃之夭夭。可小冬瓜他们几个孩子怎么办,如果自己走了,万一神族对他们不利怎么办?忽然他感觉肩膀被一只厚厚的手掌轻轻拍了拍,他扭头看到了李靖正微笑地看着他。

  李靖道:“小师弟,你大可不必担心,有师父在他老人家在,今后谁想动你,都要先掂量掂量。”

  江游儿对支南仲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归属感,或者说他并不相信仅凭一人之力能有什么作为,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并没有说出心底的担忧。

  支庭芳看向江游儿,欲言又止。

  就在此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三人回头看去。

  船已经靠岸,村民们急不可耐地要上船。

  “军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一个妇人心急如焚。

  江游儿看向人群,王哥和阿花嫂子也焦急地跟着人群涌了过来。船上的士兵拦着,李靖喊道:“放他们过来!”

  王哥等人冲了看过,他老远就看到了江游儿,急忙过来道:“游儿,娃呢?”

  江游儿苦着脸道:“王哥你别急,娃都在里面,大夫正在救治。”

  此言一出,村民们顿时又哭天抢地起来,都是家里的心头肉,生死不知,哪个不急。

  李靖一看大家准备冲撞大门进去,急忙喊道:“各位都静静,现在军医正在救治,你们不要冲动延误了病情。”

  村民一听纷纷噤声,眼巴巴地望着门上的人影。忙碌的身影摇曳,火光熠燿。

  忽然,门从里面打开,出来一个清瘦的山羊胡中年,江游儿认得,是刚才赶他出来的军医。

  军医看到门口一张张巴望的脸,欲言又止。江游儿急道:“大夫,到底怎么样了!”

  军医为难地看着他,又看向村民们,终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场面一度寂静无声,纷纷冲进船楼看自己的孩子,下一刻爆发悲天怆地的哭声。

  李靖急道:“怎么回事,孩子们就没有一线生机吗?”

  军医无奈摇头:“孩子们身子骨太弱,夜寒水冻,便是壮小伙子也吃不住这么个冻法。若能早个一时三刻,他们还有救。可惜,晚了啊,说什么都晚了啊……”

  江游儿面色登时惨白,这场灾祸分明就是他带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个什么神族也不会故意掳走孩子,引他来追。若是他能早些准备,便不会被困;若是他没有上那个少爷的当,便不会耽搁救援时间。

  支庭芳看江游儿咬着牙满脸懊悔的样子,伸手拍了拍他背心,小声安慰道:“你已经尽力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江游儿没有说话,可眼角已经渗出了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嘴唇被咬出了血,双拳握的嘎吱作响。他恨欲狂,那神族少年的面目已经深深烙在他的心底,仇恨的火焰快要挣脱身体,直冲云霄。

  忽然,江游儿感觉到一只厚实的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将他心底的怨念拍散。他茫然地回头看去,便看到李靖无比严肃地看着他,朝他道:“师弟,男儿在世,当快意恩仇!自怨自艾岂不是英雄气短,总有一天,此人我必杀!”

  江游儿红着眼,重重点头:“必杀!”

  这时,船楼里的村民抱着孩子们出来,他们围在江游儿面前,冲着他怒目而视。就连王哥也红着眼,他看着江游儿,脸上无比心痛,更多的是怨恨,因为他知道江游儿的本事,也是所有人当中最信任江游儿的,可现在的结果他无法接受,他心里憋闷的要炸开。

  “江游儿,你给我儿抵命!是你害了他!”

  “给我家阿花抵命!”

  “要你偿命!”

  “偿命!”

  ……

  群情激奋,欲杀江游儿而后快。

  江游儿本就自责懊悔,如今看到村民们和子女生离死别而悲痛欲绝,更是痛不欲生。此刻才被李靖开导的心绪又打上了死结,开始钻牛角尖。

  有时候就是这样,不是什么看得开看不开,人可以与人斗与天斗,可斗不过大势。人言如洪流,可以淹池攻城,可以大厦倾覆。

  江游儿此刻面对恨意高涨的村民,他头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仿佛四面八方都是一柄柄冰冷的尖刀,他避无可避。此刻,他终于明白那些话本中唯有一死以谢天下的豪杰的心境。

  眼下,他感觉自己出了一死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安抚村民,宽慰自己。

  这时,李靖忽然开口道:“各位,请听我一言!”他本就气度不凡,又是将军打扮,自然是众人眼中主持公道的依靠。他一开口,果然镇住了场面。

  江游儿依旧低着头,他不敢去看村民还有他们怀里的孩子。

  李靖沉声道:“各位,我理解大家的丧子之痛。但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能因为一己私愤而蒙蔽双眼,伤及无辜。方才我在船上亲眼所见,他们两位为了保护孩子们奋不顾身,在水里和一个控制黒鱀的少年搏斗,险象环生。如今虽然没能救下孩子,可他们并不是凶手。我们总是愤慨也需明辨是非,若是杀他而泄愤,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村民们闭口不言,可悲愤难消,他们没有谁看到那个所谓的少年,只能将恨意转嫁到江游儿身上。

  李靖看自己说的话无用,不禁皱眉。眼下事态不受控制,看着江游儿,他暗叹一声,准备先履行杨素交代下的军令。

  “都别着急,孩子们还有救!”

  忽然,一个声音缥缈而来。

  江游儿只觉得似曾相识,而李靖和支庭芳却脱口而出。

  “师父!”

  “爷爷!”

  江游儿猛然回头,便看到玄武船首上,支南仲衣袂飘飘,宛若谪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