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起死回生
临江2019-05-24 14:202,748

  一众村民也看到了支南仲,而他们更是听到了最想听到的话,纷纷涌到了船头。

  “老神仙,救救我的孩子!”

  支南仲人影一闪,已经出现在了江游儿身边。

  支庭芳却一下子抱住他的手臂,不住摇晃,埋怨道:“爷爷你怎么才来,关键时候总是不在!”

  支南仲却道:“我怎么才来!我不是忙着找救孩子的草药才来晚了,当时我赶来的时候孩子们就已经冻死了,若不快点等孩子们血脉凝结就回天乏术了!”

  支庭芳急道:“就不怕我们俩被吃了!”

  支南仲却瞪了她一眼道:“你以为靖儿是吃干饭的?”

  李靖抱拳道:“原来当时是指引了方向,否则弟子恐怕真赶不上!”

  支南仲道:“否则你又怎么能看到百里外的火光。”

  此时,村民们又围了过来,江游儿却比他们还急,“师父,求您先救救他们吧!”

  支南仲意味深长地看着江游儿,忽然笑道:“这声喊得最为真心,也罢,师父终究是为弟子铺路。”随即他走进了船楼,不待众人张望,他就已经拿着杵钵出来。钵里已经有一株紫色的草药,明显是刚采摘的,十分新鲜。

  村民们看到支南仲在捣药,一时间村民们翘首以盼,人头攒动。

  江游儿看着支南仲信步闲庭,悬起的心稍稍放下。他满怀期待,亦万分感动,支南仲与他的师徒缘起算是半买半送,可如今四次见面,三次相助。而支南仲别无所求,唯愿拜其为师,继承衣钵。

  不一会儿,支南仲看着一旁巴望着他的江游儿,慈爱道:“不必担忧。”说着他伸出食指抹了一点江游儿嘴角的血,随即在钵里搅了搅。

  江游儿诧异地看了过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他的血在捣烂成糊的草药中变成了金色,随着搅拌成了金丝一样融入其中,很快便和成了一体。

  支庭芳和李靖也不敢置信的看着这草药的变化,尤其是支庭芳,她瞪着眼珠子看向江游儿,充满了好奇。忽然,她翕动着鼻翼,忍不住娇呼:“好香啊!”她之前便嗅到过江游儿血液中的香气,可比起此刻,却差了一些。

  而场中众人也纷纷吸气,随即瞩目道钵里的药液。随着支南仲倒入了他腰间玉葫芦的酒浆,此刻已经成了紫金色药液,奇香四溢。

  支南仲随即向着村民们走了过去,手指沾了些药液在孩子们的嘴边一抹,顿时紫金色的药液就像是被孩子们的嘴唇吸收了一般,眨眼间便看不到痕迹。他动作不快,可众人就是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甚至分不清他到底有没有给每个孩子都抹上,他已经回到了江游儿身旁,手里的钵里空空如也。

  可孩子们并没有什么变化,村民们焦急地等待,忽然间,第一个被支南仲救治的孩子似乎有了变化,只听他的母亲惊呼:“我儿暖和起来了!暖和起来了!”

  一眼激起千层浪,而江游儿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他焦急地望着孩子们,尤其是看向了王哥一家,那娃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虎头虎脑的。

  王哥忽然也喊了出来:“有心跳了!有气了!”他喜极而泣,刚才都没见他落泪,此刻反倒挥洒男儿泪,他激动地看向江游儿,“游儿!活了!活了啊!”已是泣不成声,和阿花抱头痛哭。

  很快,孩子们一个个睁开了眼,茫然地看着父母。

  失而复得,死而复生。大悲到大喜,人生中至情至性经历如此上演,总之铮铮铁骨的李靖也红了眼。

  江游儿普通朝支南仲跪下,叩首道:“弟子江游儿感谢师父救命之恩!从今往后,弟子做牛做马,绝无怨言!”

  支南仲笑道:“做牛马不成,你当为人中龙凤,护佑天下百姓,守护人间!”

  江游儿再叩首:“弟子遵命。”

  “起来吧。”

  江游儿三叩首才起身,而他刚起,村民们都带头跪下,纷纷感谢支南仲的救命之恩。

  支南仲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神妙的手段,抬手间便将众人托起,随即道:“举手之劳,以后都看好孩子,为人父母要多上上心,娃娃乱跑不懂事,也是你们自己教的,切不可再迁怒别人。”

  一段话说得大家面红耳赤,都不敢抬头看江游儿。

  李靖下令开船,到了洛家村的河岸处,将一众村民放下去。而他将江游儿留了下来,王哥临下船前和江游儿说道:“游儿弟弟,这次是哥哥不对,你对我们王家的恩情,哥哥这辈子都不会忘怀。”

  江游儿并未怪他,轻轻锤了他一下,笑道:“跟我还说这个,快回去吧,别把娃再冻着。”

  船又顺流而下,几人进了船楼。

  支南仲才将剩下的药液递给李靖,命他喝下。

  李靖不敢怠慢,痛快饮下。须臾,他铠甲的缝隙里雾气蒸腾,其中更传出一阵炒豆子的声响,半晌才停歇。

  随即,几人在船楼里坐着,开始谈论神族少年。

  支南仲道:“这小子不足为惧,不必多虑。”

  江游儿皱眉道:“可我还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都还小,我怕万一哪天那少年会对他们出手。”

  支庭芳气愤道:“给他的胆子,试试我看看,再让我遇到他我饶不了他!”

  李靖皱眉道:“小师弟的担忧不无道理,敌暗我明,防不胜防。”

  支南仲半倚在椅背上,睨着三人道:“蠢材,他们的目的是游儿,只要离开此地和娃娃们分开,他们又怎么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江游儿眉头一紧,急道:“您让我抛下他们?不行,这绝不行,他们没了我根本没法生活。”

  支南仲摇头道:“痴儿,你若将他们留在身边,便是带给他们无穷无尽的灾难,难道这才是你想要的。”

  江游儿心虚凌乱,他理智上明白支南仲的话没错,可却万分不愿。小冬瓜他们四个是他的家人,他如何会舍得和他们分开,何况他们还是孩子,没了自己谁来照顾他们?

  “不必担忧,我会交代宇文恺照顾四人。”支南仲心中早有计较,说出安排。

  江游儿和宇文恺打过交道,如今知道他是自己的师兄,稍稍宽心。只是要让他一时间接受离开的事实,他还是难以释怀。

  支南仲又道:“眼下你不想走也不行,杨素那小子可急着捉你发落。”

  江游儿一惊,随即便听李靖道:“不错,小师弟,杨老将军确实命我前来捉你回去。适才遇到了村民求助,这才耽搁,眼下恐怕是要拿人了。”

  “他要抓我做甚?”江游儿懊恼。

  李靖如实相告:“因为你饮了大鼋妖血妖化之事,老将军想查明此事。”

  江游儿急了:“你和师父不都知道原委了吗?还找我做什么!”

  支南仲道:“只怕不是他要找你!”

  江游儿狐疑,却见支南仲指了指窗外的夜空。他极目望去,竟看到了一只苍鹰盘旋,一只跟着玄武舟。不由道:“好大的苍鹰。”

  李靖一听顿时警醒,沉声低呼:“苍鹰!难道是陛下?”

  忽而一声鹰唳,江夜惊寒……

  而就在玄武舟下游千里外,黑袍少年的身影渐渐划开水面,露出身形。身下黒鱀的肉冠鲜红,在黑夜中散发狰狞的光泽。

  “噗——”

  少年身形骤停,而他脚下的黒鱀扔在拼命扭动摆尾,却像有股力量将它钉在了原处。随即,黒鱀带着少年开始迅速横移,却偏偏没有带起浪花,眨眼间他便已经到了水边峭壁下。

  无声无息,一道石阶从他面前缓缓伸出知道顶上。

  少年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他走了上去,来到了山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