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赴京面圣
临江2019-05-24 14:203,790

  崖顶有几株青松,干瘦而苍劲,夜风习习,也只有松针耸动。

  少年在一株松树前停下,看着脚下的树根,植根于岩石缝隙,竟十分粗壮,远胜树干,能在岩石中吸收养分,只怕要直达洛水。他正惊叹鬼斧神工,却听一声感慨:

  “天地间最为玄奇之事,当属生命之奥妙。人为万物之灵长,掌生杀大权,却匆匆百年;飞禽走兽树木花草,为鱼肉为材柴,却有千秋岁月。故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少年回头,却见不知何时,一个黑袍人出现在他身后,正负手崖边,俯看山河。他急忙转身行礼,“晚辈毗沙门拜见前辈。”

  黑袍人依旧没有回头,淡淡道:“见识到了他的本事了吧?”

  毗沙门道:“不同凡响,他在水里的本事只怕真龙才有。”

  “他还差的远,可惜,今夜错过了最佳时机,以后再想动他,就难上加难了。”黑袍人竟也显得为难。

  毗沙门十分诧异,问道:“今日不成,来日再谋划就是,我神族耗得起。”

  黑袍人叹息:“不成了,他以后就不再是一个人了,遇到他你还得躲着他。”

  毗沙门心念电转,惊疑道:“难道是那个少女,莫非她是哪个神族的仙子?”

  “神族?你错了,全天下的神族也比不上她。”

  “难道她来自昆仑?”

  黑袍人冷笑:“你们世代族长都往昆仑登天,难道还没看出端倪?”

  毗沙门大惊道:“您的意思是?”

  “那个少女她姓支,叫支庭芳!”黑袍人轻描淡写。

  毗沙门瞪大双眼:“她是屠龙一族!”

  黑袍人道:“江游儿已经拜她的祖父为师,成为新一代的屠龙一族传人!”

  “外姓传人?”毗沙门皱眉道:“按照规矩,将来他必须跟那个少女成婚,待他学了屠龙术,抓他之事可真不好办了。”

  黑袍人道:“屠龙术没这么好学。”

  毗沙门道:“他毕竟吃了龙蟒血肉,还有龙筋,只怕要事半功倍吧!想用他凑成完整的龙尸的计划只怕难以成行了。”

  黑袍人道:“那倒未必,不过此事暂且搁下,眼下你们神族正面临千古未有的劫难,当早做打算。”

  毗沙门神色微凛,沉声道:“愿闻其详。”

  黑袍人道:“神族一直凌驾世间,自诩世间主宰。江南四家、东南四族、山东五姓七望、关中六户以及后来的伐北七宗,皆是神族后裔,千年来明争暗斗,渗透世间各个机要秘处,暗中组建‘小天庭’多年,把持着朝政,历朝历代兴风作浪。

  然而,本朝开国皇帝杨坚文治武功旷古烁今,横扫寰宇,一统六合,当年神族也无不辟易。而他所创科举制,实乃古今第一帝王术。本以为他御驾宾天,此术能绝。

  不想其子杨广继位,雄才大略,高瞻远瞩。更加大力推行科举,让普通百姓有了治理国家的机会。如今虽然看不出成效,可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天下大势,从根本上就已经动摇了你们这些神族的根基。

  帝王心术,亘古超绝!”

  毗沙门却道:“神族得天独厚,都是人中龙凤,哪怕就是考科举,也不会输给这些泥腿子。”

  黑袍人道:“大势已成,逆势而为绝不可取,你们眼中所谓的凡人,不也有了江游儿之流?风云际会,遇水化龙,这本就是天道。《周易》乾卦所言:‘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

  毗沙门若有所思,皱眉道:“前辈所言,莫非神族还斗不过这些泥腿子?”

  黑袍人道:“你错了,你们的对手不是百姓,而是帝王,他才是大势所趋,尔等也需顺势而为。”

  毗沙门若有所悟,随即道:“前辈之言,莫非我们要……”

  “你以为就凭你们能动得了帝王,人间帝王有天帝护佑,你们何德何能?”黑袍人说的云淡风轻,却不容置喙。

  可毗沙门似乎并不在意,“可他杨家也并非神族,弘农杨家从未听说过什么神迹。”

  黑袍人叹息道:“你们根本不明白人间帝王的力量,你可知那枚从秦朝传至如今的传国玉玺,究竟代表着什么?”

  毗沙门竖起耳朵,惊诧道:“莫非那是什么神仙法宝?”

  黑袍人声音有些许颤抖:“不,那是天下!”

  毗沙门心头一震,眼中恍若混沌开天……

  东都大营,大将军营帐。

  杨素坐于首位,手指捻着酒杯,伸手夺过了一旁杨达的酒壶晃了晃,懊恼地墩在案上。

  王世充拂面偷笑,随即又开始打量着正立在帐中的江游儿。

  李靖立在不远处的火盆边烤火,似乎有意远离这边,挡着火光,隐没在黑暗中。

  江游儿也在打量眼前的两位老人,杨素如今虽然清瘦,可在江游儿眼中,这个老人看似随意坐在那里也是龙盘虎踞,耷拉着眼皮,霸气内敛而气势铺天盖地;而杨达双眉插天,老而弥坚,虽然侧着身子,抬眼间却携威风阵阵。

  两翁在前,如睡龙卧虎。旁人在此怕早就肝胆俱颤,江游儿虽有所觉,却好奇多过惊奇,反而瞄了几眼王世充,似乎从此人身上,他反而觉察到一丝不对劲。

  杨素松开酒壶,靠在了椅背上,似乎面对了没有酒的事实,长吁一口气,这才抬眼看向江游儿。而这一眼,似乎方才的气势是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轰然幻灭。他缓声道:“不错,赤子童心,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男儿气概。”

  江游儿虽然听支南仲和李靖从旁指点,大致知道杨素找自己所为何事,但仍旧忍不住开口:“不知您找我来有什么事?”

  他看着杨素,之前曾听村里的教书先生澹台茂名讲过,知道眼前这位乃是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百胜军神。他也曾慕名,远远见过,并未看出不凡。此时直面这等英雄人物,他知道对方远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

  杨素没有开口,杨达却一拍桌子道:“见着大将军,不知道行礼?”

  江游儿茫然地看向他,讷讷道:“哦,两位老爷爷好!”说着咧嘴一笑,一脸憨相。

  他这一喊,直接让杨达愣住了片刻,半晌才咬牙道:“好小子,还跟我耍滑头!”

  江游儿面露茫然,随即佯装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们等我一下!”说着他匆匆跑出营帐,转眼就拎着两条鱼进来。

  杨素和杨达二人看他献宝一样跑到面前,有些诧异。

  而江游儿将两条鱼置于二人面前案上,就着盘子里的小刀开始对鱼进行宰杀,转眼便有两盘分红透亮的鱼片堆叠。

  “老爷爷,初次见面,也没带什么礼物,请两位尝尝新鲜的金鳟鱼片!”江游儿看似随意地将剔了肉的鱼骨丢到了一旁王世充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杨素二人。

  杨素和杨达都夹了一块品尝,感受着绵糯可口的鱼片,不禁多伸了几筷子。

  江游儿笑眯眯地看着,余光扫到一旁神色复杂的王世充,心里似乎舒爽了不少。

  却不知此刻不远处的李靖已然转身冷眼旁观,洞悉全局,愈看愈惊。眼见江游儿悄然间就以退为进,牢牢掌握先机,不由想起支南仲所言,暗叹:小师弟还真是个活宝,他卖起乖来,谁也舍不得杀他。

  果然,杨素二人回过神来,皆看到彼此在憋笑。

  忽而,杨素哈哈大笑:“好小子,你是真滑头!”

  江游儿挠挠头,也不狡辩,道:“老爷爷你说笑了,我来营地都是送鱼,想着您大晚上喊我过来,肯定是想吃鱼了,所以就带了这么两条金鳟鱼。”

  杨达闭着眼睛,掏出锦帕抹嘴,似乎为了重新拿出威仪,动作细致,抹了一遍又一遍。

  杨素见他不言,微微摇头道:“也罢,不跟你小子兜圈子,现在老夫问你,你是不是喝了那大鼋的血?”

  此言一出,江游儿明显看到杨素的神情严肃,而杨达也收起锦帕,死死地盯着他。

  江游儿丝毫没有遮掩,毕竟他心有准备,便道:“确实稀里糊涂地喝了一口,难喝得很。”

  “后来你身体产生变化了?”杨素追问。

  “这个你们应该都知道了,但现在已经没事了。”

  杨素皱眉道:“这么说来,是那人救了你?”

  江游儿点头道:“正是家师。”

  “你拜他为师了?”杨素有些诧异,随即道:“那他究竟是谁?”

  江游儿却道:“师父就是师父呗。”

  杨达瞪眼道:“你还不如实招来!”

  杨素却拦住他,朝江游儿道:“你不说也行,不过如今有一事需要你做,老夫听闻李大人是因你才能降服大鼋,居功至伟。而陛下旨意要迎神兽前往都城,老夫命你一同前往,有备无患。你可有异议?”

  江游儿看了一眼杨达,欲言又止。

  杨达朝他道:“你但说无妨,此间还是杨老将军做主。”

  江游儿便道:“要我去也行,不过我还有几个弟弟妹妹,我要是走了,怕他们没人照顾。”

  杨素满口应承道:“这你不必担心,明日我便将他们接来军营,以后我亲自照顾他们。”

  江游儿摇头道:“这倒不必,我只希望您能派人保护他们,我有人能照顾他们,只是请您多为照拂。”

  杨达道:“此事可以听你安排,明日就要启程,你回去准备准备吧。”

  江游儿转身离开,之前支南仲已经跟他说明利害关系,如今唯有此法才能借势护住几个孩子,免去他的后顾之忧。

  临走前,他扫了眼向他微笑的王世充,心中莫名。

  而他走后,李靖和王世充也告退,就剩下杨素和杨达二人。

  杨达往后一靠,深深呼出一口浊气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小子真不简单,叫人狠不起来,很会借势。”

  杨素叹息道:“此子高人相助,凡与不凡都不重要,我如今只担心那个收他为徒的人,只怕此人包藏祸心。”

  杨达一听悚然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让江游儿进京,万一那人就是平阳,岂不正中下怀,助纣为虐?”

  杨素摇头道:“正因如此,我才必须让他前往觐见陛下。”

  杨达一拍桌子,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素道:“若说了解平阳的,除了陛下外还有谁?要想辨别那人唯有陛下圣裁。”

  杨达道:“你这是兵行险着!你就不怕陛下有个三长两短?”

  杨素道:“兵者,诡道也。陛下的文韬武略,就是平阳亲自出手,也未必能伤到他。莫要忘了,陛下,他手握天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