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南北运河
临江2019-05-24 14:202,498

  江游儿出了营帐,和李靖一前一后在东都大坑边上走着,远远看到坑底中央的大鼋旁亮着灯笼,还能听到一声一声粗哑的呼吸声。

  二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四下旷野,空无一人。

  李靖先开口道:“小师弟,此去大兴城你千万小心,你在这里的一切想必都已经汇报给了陛下,圣心难测,你切不可肆意妄为。”

  江游儿点头道:“我明白,不过我想皇帝老儿是要这头大王八,而我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李靖凝重道:“小师弟,从你那日在众人面前妖化之后,就不在是个小人物了。此行切忌不能妄动本事!”

  江游儿道:“我知道了,到了那里,我就做个傻子哑巴。”

  李靖应了一声,随即道:“你且先跟我去宇文师兄那边一趟,他有话要跟你说!”

  江游儿没有多言,跟着李靖身后。他此刻心事重重,此行一去虽说不远,可他心系小冬瓜他们四个孩子。至于自己的前程,他倒不担心,如今他有这个自信,大不了就跑罢了。

  宇文恺早已经虚位以待,江游儿跟着李靖进入他营帐的时候,顿时营帐中的沙盘吸引。

  沙盘上是缩小的山川形貌,江游儿并不知道眼前的是否足够逼真,真正吸引他的只是因为眼熟,因为就在大鼋的背上,有一副相同的山川形貌图。

  “这是大王八身上的图?”江游儿看向眉头紧锁的宇文恺。

  宇文恺道:“小师弟居然能一眼认出来,不凡之人果然了得!”

  江游儿疑惑道:“当时我也是觉得好奇多看了两眼便记住了,但我只是好奇,这图有什么玄机,谁会在个王八壳上刻这东西。”

  宇文恺道:“这件事便是我请小师弟来的主要原因!”

  “莫非和这个图有关?”江游儿看着沙盘,围着转到了宇文恺对面,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宇文恺看向一旁正在思索的李靖问道:“李师弟,你李家世代从军,不知有什么看法?”

  李靖道:“这图大致看下来,似乎是九州地图,但其中的河道却有些不同,尤其是这条北起涿郡海河南至潼关黄河,应该是如今的永通渠。当年先帝下令疏浚,听闻就是宇文师兄您的手笔!

  但由潼关起南至余杭一段,至今似乎没有贯通河道,只有零散的河流,并不成体系。”

  宇文恺频频点头,随即指着上面的一条用石灰画出的白线说道:“师弟果然博闻强识,你看这里,实际上从潼关到余杭一路可以一分为三。

  其一,从板渚引黄河水注入淮水。由洛口到板渚利用黄河的自然河流成势,再由板渚引黄河水走汴渠故道,奔流注入淮水。

  其二,从阳山北淮河至江都南长江。利用东汉顺帝开凿的邗沟,由淮河入阳山津湖改道经樊良湖,再由樊良湖入江都南长江。

  其三,从润州北长江至余杭钱塘江。利用六朝以来江南河道疏浚勾连,以长江水势流入钱塘江。

  这三步完毕,便能由中原而至江南,漕运贯通!”

  江游儿听得云山雾罩,而李靖却听得眼中异彩连连,不停围着沙盘踱步,仿佛在把玩稀世珍宝。而他又看向北方诸地,喜形于色,抚掌道:“再加上这永通渠,势必能贯通南北,有此相助,我大隋必能千秋万代,威服海内!”

  宇文恺却没没有那般欣喜,而是摇头道:“永通渠疏浚已有二十一年,如今其实河道淤塞,早不复之前畅通,若想南北通畅,没有三十年绝难实现。”

  李靖皱眉沉思,忽然叹了口气道:“百姓至今还不能休养生息,如此劳民伤财的工程,着实不能现在开始。”

  江游儿在一旁隐约听明白了,不由急道道:“宇文师兄,建个洛阳新都就要这么多人,开条河不得把人累死!”

  宇文恺却道:“游儿师弟稍安勿躁,我且问你,你可知道是谁在那大鼋身上作画?”

  江游儿疑惑道:“这我哪知道,谁画的有什么关系吗?”

  李靖却道:“师兄,莫非这是一场阴谋?以陛下的性子,他若看到此图,动了念头,必不会等那么久,到时——”

  宇文恺摇头道:“你错了,陛下他当真爱民如子,而他雄才大略并不输先帝。你不要忘了,陛下所面对的远不是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李靖神色一凛:“师兄是说神族?”

  宇文恺又摇头道:“神族虽然暗流汹涌,却终究不会作乱于明面,真正能祸乱天下的只有一人!”

  李靖屏住呼吸,须臾道:“难道又是平阳?”

  宇文恺道:“当年此人躲在陛下身后运筹帷幄,助陛下收服南朝,西征西域,深得陛下信服。后来提出诸多惊世骇俗的举措,而其中,最为惊人的便是这个南北运河!”

  李靖惊疑道:“陛下他知道这条南北运河?”

  “他当然知道,可他不知道的便是这条运河河道设计图。平阳不告而别后,陛下多次找我密谈运河路线之事,都被我搪塞。实则运河路线根本无法确定,唯有天人才能断定最佳的河道路线,稍有偏差便是空耗国力,怨声载道,饿殍遍野。”宇文恺担忧溢于言表。

  江游儿此时却插话道:“这么说来,如果那个大王八送到皇帝老儿面前可不是什么好事呀?”

  宇文恺和李靖对视一眼,有些话,他们是万万说不出口的。

  李靖却道:“想必陛下已经看到了此图,如今秘而不宣,恐怕是为了等‘瑞兽负图,泽佑苍生’的传言积势。”

  宇文恺无奈摇头道:“师弟,帝王忧心之事,有时不在当下,更在千秋,这是谁也无法置评之事!”

  李靖不言,脸上有浓浓的忧色。

  江游儿见二人沉默,四下张望,随即问道:“师父呢?”

  李靖道:“师父他老人家说要出去走走,前往小天庭去敲打敲打神族!”

  江游儿眼睛放光,喜道:“师父他老人家知道神族的底细?”

  李靖摇头道:“神族虽然隐秘,但师父他是何许人也?何况以他老人家的身份,只需前往小天庭,届时自然有人传话。”

  江游儿一知半解,懵懂道:“小天庭在哪里?”

  李靖沉声道:“江湖盛传在昆仑山,但师父所言,龙虎山才是小天庭所在!”

  江游儿点头道:“两位师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交代?”

  宇文恺道:“小师弟,师兄有一言,若陛下问你是否是平阳的弟子,你一定要回答不知道!”

  江游儿狐疑:“皇帝老儿一直在找这个平阳老头?”

  宇文恺道:“不错,据说明察暗访多年,可惜音讯全无。当年师父和他一战之后便人间蒸发了一般。”

  江游儿眼珠子一转,问道:“所以师兄想让皇帝老儿以为我是平阳的弟子,然后借我之口告诉他不要开凿这条南北运河?”

  宇文恺和李靖对视眼,显然都对江游儿刮目相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