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挣脱牢笼
临江2019-05-24 14:202,473

  江游儿警惕的看向兽面少爷,对方讥诮道:“炼丹岂不是暴殄天物!”听他顿了顿,江游儿心紧跟着提了起来,便又听兽面少爷狞声道:“天下哪有能配得上龙血的药石,自然是食其肉,饮其血,敲骨吸髓,挫骨磨粉冲服而下,才最具神效!”

  江游儿听得头皮发麻,骂道:“小子你好歹毒,老子出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兽面少爷却不理他,朝中年人道:“算了,这些孩子也都带走走吧,再养两年就能供家族驱使了。”

  中年人连忙道:“是,少爷!”随即中年人并未摇橹,小船已经被水下的黑鱀驼向前,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少爷站在水面前行,犹如水上漂。

  可小船行驶了没多远,岸边突然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转瞬便震天响,旋即冒出了一大片火把。

  江游儿眼前一亮,远远便听到了王哥的声音:“游儿,你们怎么样了?”

  还有那些父母撕心裂肺的声音。

  “猴头!”

  “小宝!”

  “金鱼儿!”

  ……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从岸上一路追来,已经精疲力尽,声音也嘶哑的厉害。

  支庭芳也听得揪心,她忍不住骂道:“丧尽天良的贼子,你怎么敢造这么多生离死别的惨剧,就不怕遭天谴吗?”

  兽面少爷淡淡道:“天谴,你懂什么是天道吗?”

  江游儿冷笑道:“你是不是想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一套?”

  兽面少爷有些玩味道:“倒忘了,你也读过不少书。既然你知道圣贤的话,就该好好修炼你的道心!”

  江游儿骂道:“狗屁的道心,你少拿圣贤的话欺世盗名,你如此冷血无情,也敢侈谈圣言,这么自欺欺人,不觉得可笑吗?”

  兽面少年依旧不带什么烟火气,反问道:“既然好笑,何不纵情大笑,气大伤肝,吃起来味道很苦,而且肉也会很紧,咀嚼起来颇为费力。你高兴一些,也许会好吃些。”

  江游儿骂道:“我劝你一句,最好现在停船,否则我定让你后悔!”

  兽面少爷却不理他,而他在水面快速向前移动,转眼便到了船前,他也从水面升了起来,这才露出他脚下那头黑鱀的真面目。

  那头黑鱀身形已有小船大小,巴掌大的鳞片覆盖,脊背两侧各有一条金线从头直到尾部,头顶没有用来呼吸喷水的孔洞,取而代之的是一扇肉冠,显然都是喝了龙血之后的变化。

  兽面少爷到了前面后,行驶的速度陡然加快。岸上的人凭着小船的灯笼沿岸追逐,呼声震天。

  支庭芳小声道:“怎么办,我没有符箓,法术施展不了!”

  江游儿问道:“符箓是用什么写的,血吗?”

  支庭芳点头:“是我们家族的血,血脉这种事你也知道,到了我这一代,血脉已经稀薄,这些符箓都是爷爷用我的血和许多灵丹妙药调配的,否则我是施展不出法术的。”

  江游儿稍稍一想,脱口道:“那用我的血呢?我的血脉似乎浓郁一些。”

  支庭芳摇头道:“没用的,即使有符箓,咱们现在也出不去。何况你的血我也催动不了,希望爷爷能快点过来。”

  江游儿狐疑道:“师父他怎么会赶过来?”

  “我身上有他给的护身符,到哪里他都能找到我。”支庭芳晃了晃手腕上的铃铛,并没有发出声音,“这个铃铛发出的声音只有爷爷能听到。这个铃铛其实是一个知返虫的虫蛹,知返虫蛹化在生出后,会一直带它的虫蛹,如果和虫蛹分开,不管走多远它都会找到自己的虫蛹。我这个虫蛹的知返虫就在爷爷那里,所以他一直都能知道我在哪里。”

  江游儿道:“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虫子,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我可等不了了,你让开一些。”他一直单手举着铁笼,随着脚下铁笼的晃动看起来摇摇欲坠。可他并不吃力,眼下的情形,他决定试试支南仲教他炼化血脉后的变化。

  他凝神静气,意念中将自己化作那头大鼋,几乎是一瞬间,他感觉一股凛冽的寒意油然而生。下一刻,他双臂肌肉鼓胀坟起,托在手生出利爪,自手腕向手臂蔓延生出鳞甲纹路。

  支庭芳心里早有预计,曾今支南仲为了打消她想学屠龙之术的念头,不知多少次跟她描述炼化血脉后狰狞可怖的样子。再有之前江游儿妖化的场面,此刻这番变化她也不曾害怕,令她动容的是,江游儿竟然真的掌握了炼化血脉后兽化的法门。

  江游儿一直托着铁笼,此时他真切的感觉到,他的双手已经无坚不摧,只是稍稍用力,利爪就如同切豆腐一般,摧枯拉朽。他猛的往上一托,趁着铁笼悬停之势,揽住支庭芳旳柳腰,踩着锁链原地转了一圈,利爪扫过四周铁栏。“当啷”一声,江游儿迎着下坠的铁笼就是一拳,铁笼应声四分五裂。

  从兽化到打破牢笼,一切变化无声无息,电光石火。而此时江游儿已经恢复原状,除了在他身边的支庭芳,船尾的中年人和船前的少爷都没有

  支庭芳芳心乱颤,看着眼神坚毅的江游儿,不禁暗道:这呆子怎么好看了起来。随即她赶紧睁开江游儿的手臂,啐道:“呆子,你又占我便宜!”

  江游儿又露出憨笑,随即正好和已经转身的少爷对视,隔着狰狞的兽面青铜面具,少爷的双眼却更显清澈明晰。但这一刻,江游儿却感觉到他的杀气。因为这双眼睛泯灭了情感,恍若真的以万物为刍狗。

  忽然,一阵机簧枷锁声传来,江游儿一看,小船船头又开始变化,脚下的锁链猛地抽离。他顺手在脑后一抹,随即手上一翻,龙筋便如灵蛇缠上了船尾的船橹。而他又一次揽住支庭芳的纤腰,不待她挣扎,已经借力纵身,落在中年人身旁。

  中年人几乎是下意识出手,完好的左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刃,猛地刺向江游儿大腿。

  江游儿一看刀刃发黑,明显淬毒,不过此刻中年人的动作在他眼中慢吞吞地,已经毫无杀伤力。他并手为刃,狠狠地斩在中年人的手腕,顿时中年人断刃脱手,而他又脚下猛扫,趁机将中年人踹落水中。

  “噗通”一声,中年人只喊了一声:“少爷——”便被黑鱀拖入水中,一时间水面翻腾,白森森的牙齿不是排出水面,在黑暗之下,掩藏着鲜血淋漓。

  支庭芳娇呼一声,吓得闭上眼睛,江游儿侧身挡开她的视线,却对着船前的兽面少爷怒目而视:“你明明为什么不阻止它们?”

  兽面少爷已经让脚下的黑鱀掉过头来,和小船相对,冷冷道:“食肉是它们的天性,我为什么要阻止?”

  江游儿没有说话,船已经停了下来,他此刻的怒意没有挂在脸上,但水里的这些畜生却有感知危险的本能。水面也平静下来,一时间渊渟岳峙,山雨欲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