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冷血少年
临江2019-05-24 14:202,284

  陡然间,小船四周的水面倏然喷涌如笋,高矮不一,犹如撑起一朵朵水做的荷叶,亭亭如盖,遮天障目。登时就是一场滂沱大雨,在寒夜里冰冷刺骨。好在江游儿和支庭芳各有依仗,反倒是中年人浑身湿透,顿时就僵在船尾。

  很快,云销雨收,江游儿和支庭芳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周,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船底隐伏在水下。水面褶皱看不切,可二人知道眼前所见并非虚幻,因为整条小船已经被稍稍驮了上来。如此庞大怪物,看起来只怕不输那头大鼋。

  此时江游儿终于反应过来,方才他在水底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洛水之中,鱼产丰富,种类繁多。可他和支庭芳一路赶来,却未看到半条鱼影。原来是如此庞然大物,蛰伏于此,令鱼群恐惧,落荒而逃。

  支庭芳惊疑道:“这难道是鼍(tuo、二声;即扬子鳄)龙?”鼍龙乃是长江中一种身披厚厚鳞甲,如同大四脚蛇的怪物,经常出现在江面,靠扑鸭捕鹬为生。

  江游儿诧异道:“鼍龙?看着倒是像条四脚蛇,可猪婆龙有这么大吗?”

  支庭芳不置可否道,细究起来确实不像。以她的见识,有这么庞大身形的基本都是生存海中,江河湖泊里不该有这种怪物!

  江游儿却咋呼一声:“我知道,这是海里的鲸鱼!我在《尔雅》里读到过,‘鲸,海中大鱼也。其大横海吞舟,穴处海底。出穴则水溢,谓之鲸潮,或曰出则潮上,入则潮下;其出入有节,故鲸潮有时。’”

  支庭芳嗤笑道:“没想到你还读了不少书,鲸是在海里,你我脚下是洛水,海水是咸的,洛水是淡的!”

  江游儿好不容易卖弄一把,眼看又砸了,一时窘迫,不禁朝中年人问道:“你们少爷来了没?”

  中年人不曾答话,支庭芳却娇呼一声,“鬼呀!”一下子扑到江游儿怀里,螓首埋进他胸口。江游儿扭头看去。

  黑影中一个人影从水面缓缓冒了出来,并向小船靠来,等他靠近船尾的中年人是,已经像是站在水面上了。而他身上罩着黑色的皮氅,不知是什么皮做的,像荷叶滴水不沾。

  中年人急忙行礼道:“参见少爷!”

  支庭芳惊起回头,看到来人模样有些气愤,可回头看向江游儿,想到自己胆小的样子,不禁羞赧,娇嗔跺脚,心生闷气。

  此人的面目隐没在兜帽当中,看不真切。但他身形不高,只见他转头面向江游儿二人。脸上竟还带着古朴的青铜兽面面具。有些尖锐的少年音从面具后面徐徐传来:“不愧是食了龙肉的人,族里豢养多年的神兽,在你面前也不敢造次,前前后后花了十年才将你抓到。”听上去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

  江游儿听到神兽二字打了个激灵,瞥了眼水下的黑影。尽管心底波澜,面上仍旧故作镇定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实在不明白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

  那兽面少爷却不答话,想中年人询问道:“不是让你便宜行事,怎么还节外生枝了?”

  语气并无责怪,可中年人诚惶诚恐,连忙噗通跪在甲板上,以头抢地道:“启禀少爷,这姑娘会法术,属下生怕夜长梦多,情急之下便开了机关。”

  兽面少爷沉吟片刻,问道:“既会法术想必也是神族中人,你姓甚名谁可否告知,以免错伤故交。”

  支庭芳正气不打一处来,闻言便斥道:“神族?藏头露尾的家伙,大言不惭!既然是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家族子弟,何不敢报上姓名,以真面目示人?”

  兽面少爷冷冷道:“杀了她。”不带丝毫烟火气,杀人于他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中年人没有任何犹豫,利索地爬起来,从船上抽出一柄长刀,一个兔起鹘落已经翻过船篷凌空一刀穿过铁栏刺向支庭芳。

  这刀干净利落,快如闪电,可支庭芳不闪不避,反而往前走了一步,一脚踢向想中年人伸进来的手腕。

  中年人虽有无穷后招,却百密一疏,他怎也没料到支庭芳如此搏命凶残,这一脚力道他他绝难承受,情急之下他急忙收招,可此时,身经百战的直觉生出警兆,他几乎想也不想,急忙强行抽刀。

  而下一刻,牢笼猛地下落,上边横沿铁栏杆狠狠撞在了中年人准备收招的手臂上,一声筋骨破碎的声音传出。

  原来江游儿看准时机,趁支庭芳上半身后仰的时机,猛地降下铁笼,狠狠磕在了中年人的正要上提收招的手臂上。而这一滞,支庭芳也提在了他的手指上。

  中年人本来已经做了最好的应对,可奈何支庭芳的速度快,而江游儿速度更快,且江游儿根本就是有心算无心。结果只见中年人翻身回到船尾甲板,死死捂着脸,神情狰狞。而水面上也同时传来一前一后两声落水声。

  江游儿看得真切,那是中年人断了的小拇指后无名指。

  忽然,剧烈的水声出来,水面翻涌沸腾,正是手指落下的地方,只见那里看到一条条凶猛的大鱼夺食断指。

  江游儿瞪大了眼睛,忽然道:“是黑鱀(ji、四声;即江豚)!”

  支庭芳有些傻眼:“这底下不是什么庞然大物,是一大群黑鱀!可黑鱀习性温和,怎么会变作这幅恶心的样子?”

  江游儿头皮有些发麻,当注意到这些黑鱀身上竟然长了鳞片,明显和寻常所见不同。支南仲说过,法术乃是靠龙族血脉产生的异能,他看向兽面少爷道:“你给它们吃了龙血?”

  中年人已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兽面少爷没有回话,反倒先笑了起来:“哈哈……”他旁若无人,中年人颤抖更加厉害,犹如筛糠。

  江游儿和支庭芳对视一眼,可彼此的疑惑都无法解决,可猛然间,他恍然大悟,自己刚才提到龙血岂非不打自招!他眼神渐渐凛冽,努力平复呼吸。方才一时怒气上涌,失言路出马脚。这些黑鱀如此凶残,如果放任不管,只怕整儿江河湖泊的里鱼要被它们吃灭族。他靠捉鱼为生,更知道维持鱼生存的重要性。而眼前这样杀鸡取卵的事情,他深恶痛绝。

  兽面少爷仰天道:“父亲,孩儿终于找到丹引!”

  支庭芳失声道:“你要用他炼丹?”

  江游儿怪叫道:“你想烧了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