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落入圈套
临江2019-05-24 14:202,423

  江游儿旋即鱼跃而去,搂着支庭芳往深处下潜,眨眼间就到了小船前方不远处,江游儿和支庭芳悬停立在水底,随即道:“庭芳姐姐,抓紧了!”

  支庭芳忽然想起在地底时的那一幕,记忆里的画面正在和眼前重合。

  随即,江游儿带着支庭芳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朝上向水面冲去,水面很快就隆起一个水丘来。倏然间,顶上开散成一蓬水花,绚丽四射,水面上顿时下起了雨来。江游儿搂着支庭芳跳出了水面,稳稳地落在了船头上。

  中年人的脸色隐没在夜色里,但他手上的慌乱还是显而易见,手在船橹上紧了紧,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江游儿和支庭芳二人,露出一丝惊讶,随即竟喟然道:“你终于来了,可让我好等啊!”

  江游儿有些诧异,不过他脚下稍微动了动,感受了船摇晃的力度,只觉这船重的出奇,他留了个心思。料想孩子们应该就在船上,便走过去揭开船舱的帘子,一看村里孩子们都整整齐齐躺在里面,昏迷不醒。他急道:“你把孩子们怎么了?”

  中年人也不见动作,淡淡道:“不必担心,我只是给他们吃了些果酒,昏睡了过去罢了。”

  江游儿有些愤怒,猛地站起身道:“你这人真是心肠歹毒,你要带他们去哪儿,你知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有多担心?”

  中年人笑了笑,并不答话。

  如此反应让江游儿怒不可遏,他正要开口,却被一直不曾开口的支庭芳拉住,江游儿回头见她摇头,不禁面露疑惑。

  支庭芳却朝中年人道:“阁下看样子不像是个人贩子这么简单!”

  中年人脸上挂起笑意,不急不缓道:“姑娘何以见得?”

  支庭芳皱眉道:“我倒也没什么高见,不过瞧见你有恃无恐的架势,又见你不停想激怒他,甚至你说就是在等着这小子,反而对这些孩子不曾有半分着眼。”

  中年人哈哈一笑,将随意摆放的双腿盘了起来,笑容一收道:“分析的不错,姑娘果然旁观者清!小兄弟,你虽然本事了得,可却比不上这位姑娘通透。”

  江游儿深吸了口气,心念电转,陡然之间,之前压下去的奇怪感觉越发强烈,是一种本能的危机感,他不着痕迹地四下张望,此船的重量很令人生疑。他一心二用,口中道:“看样子你对我有些了解,这么说白天的时候,你是有意要与我搭话。不过我倒是不明白,你我素昧平生,你对我有何企图?”

  中年人嘿嘿一笑:“素昧平生吗?那倒未必,只是当年追你的人太多,你已经忘了我这张脸罢了!”

  此言一出,江游儿背后汗毛倒竖,他顿时如毒蛇一样盯着中年人,心生警兆。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江游儿佯装不解,掩饰着脸上的惊容。

  好在夜色正浓,唯一一盏灯笼又在他身后,中年人并没有看清他脸上的神色。

  中年人停顿了几息,似乎也在思考,须臾道:“认错了吗?虽然你长大了,容貌也变化极大,可你的本事错不了,娃娃可不会骗人,他们中有许多人看过你在水里的本事,何况能靠凫水追上来,足见你的水性以非凡人,你必然就是当年那个少年!”

  江游儿眼珠急转,正想不到说辞,支庭芳却娇哼一声:“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难道你没有看到是我带着他一起过来的,你可知道本姑娘是谁?”

  中年人眉头一皱,不置可否道:“敢问姑娘是?”

  支庭芳不说话,手上出现一张画着符的黄纸,随即打了个指诀,黄纸顿时消失。下一刻,就见水面翻涌,一个浪头打了过来,顿时就将船头调转。

  江游儿双足牢牢钉在了甲板上,他惊叹于支庭芳的手段,看到支庭芳脸上傲然的神态,不觉间心向往之。

  中年人险些被掀了下去,好在他眼疾手快,死死扶住船橹,这才得以保全。他满脸震惊地看着支庭芳,自言自语道:“不可能的,难道真的弄错了?”

  支庭芳却厉声道:“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现在都给本姑娘趁早抛去,赶紧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中年人眼中却露出一丝狠厉:“不管是不是,今天我也不能空手回去,好在收网的时候也到了!”说话间,他猛地一拽船橹,顿时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江游儿和支庭芳站立的船头两侧,忽然翻起十数根钢棍,眨眼间就合成了一座牢笼,恰好将二人困在其中。

  江游儿和支庭芳不及反应,看着样的变化,顿时心里一突。江游儿暗道不好,原来暗藏机关,难怪船如此之重,可惜后知后觉。

  而身旁的支庭芳毕竟是支南仲从小培养,反应机敏,她手上已经出现一张黄纸符箓。可她正要动作,脚底的甲板忽然抽离,取而代之的是数条纵横交错的锁链,二人脚下皆是不稳,顿时摔到了一起,而铁笼也往下一落,眼看就要砸在二人身上,好在江游儿出手如电,一把托住,才免于被砸的脑袋开花。

  可此刻的局面,他们二人脚下不稳,头顶有铁笼压制,根本无处发力。

  中年人握紧船橹,此时船橹已经发生变化,布满了参差不齐的机杼,如此精巧的机关陷阱,显然是精心谋划许久。

  支庭芳不明白中年人的来头,江游儿却隐约知晓一些,此人肯定隶属于当年拼命抓他的那些人,不过他们的背后并不是一个主子,他也不知道此人究竟是何方人马。

  江游儿用力往上托举,可牢笼要高于他的身高,他一时无法脱开身。好在支庭芳没有受伤,她轻轻扶在江游儿腰上,妙目含嗔。再看她手中符箓,已经在慌乱之下掉落。

  支庭芳附耳小声道:“遭了,我身上的符箓用完了,得想办法脱身!”

  江游儿轻声答应,点了点头。他举着铁笼,倒不是很吃力,不过脸上仍旧佯装辛苦,等待时机。

  中年人哈哈大笑:“看来我运气不错,这个铁笼不下千金,如果你不是当年那小子,此刻肯定被砸死了,如今看来,我这趟可是大有收获啊!”

  江游儿声音颤抖道:“你到底想怎样?”

  中年人道:“我的任务只是抓住你,只要你这个小怪物离开水,就没什么好怕的。”

  此时,船已经调头行到了水面开阔处,此处烟波浩渺,江游儿视野也豁然开朗,他咬牙道:“我可以跟你走,但庭芳姐姐还有孩子们你必须留下!”

  中年人笑容玩味:“现在你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格,不要急,等少爷来了一切都由他处置!”

  江游儿沉声道:“他人在哪儿?”

  中年人没有回答,中年人没有回答,回答他的是“哗哗”水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