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蟒吞天日
临江2019-05-24 14:202,175

  “听说过没有,十年前的今天,东海曾有条巨蟒化龙!”

  大业初年,二月初二,龙抬头。

  大兴城城外的一处茶摊,有人开始绘声绘色地卖弄见闻,引得一群人翘首。

  ……

  那是一望无际的海岸,一场古老神秘的祭典。

  落日孤霞,无边无际的海面粼粼波光,如洒金,如吐焰。

  戴着龙首头饰的耄耋老者站在人群最前面,拄着瘤节遍布的木杖,古铜色的皮肤沟壑横生,唯有双眼剔透如夜幕明星,凝重地看着远处的海面。

  两个壮汉一前一后抬着一叶木制龙舟,龙首栩栩如生,上面坐着一个头戴龙角头饰的男童,他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恐惧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咽喉处一片金色鳞片十分显眼。

  他是祭典上唯一的孩子,也是唯一的祭品,而在场的成年人眼中,他是幸运儿。

  族中近八百年来唯一生有逆鳞的子孙,龙之逆鳞,当登龙位!继承掌管四海八荒风伯雨师的龙王之位!

  苍老的声音从长老口中宣出,漫长的等待终于到来:“龙角星现,祖龙庙出,吉时到,登龙庙!”

  “嗡——”

  祭祀法器奏响,龙舟被放在了波澜起伏的水中,两个壮汉轻轻一推便驶向了远处。

  男童不敢乱动,他很慌乱,小胖手死死地扒着龙舟,回头绝望地看向他冷漠的爷爷——氏族长老,平日的慈祥荡然无存。

  忽然,他感觉龙舟被浪高高打起,猛然回头,却看到本来平旷的海面上有个黑色的巨物在缓缓升起,破开的巨浪将他的龙舟高高抛起。

  “哤——”

  一声龙吟,黑色巨物猛然冲出海面,巨浪滔天,龙舟高高飞在浪头,激荡的水花张牙舞爪,男孩瞪大了眼睛,看到巨龙石雕升出海面,他看过族中无数龙雕像,却没有一尊这般栩栩如生,而他的惊愕随着被抛离龙舟化为恐惧。

  他一头栽向了巨龙龙头,恐惧让他本能地抓了下龙角,稍稍减速后堪堪跌坐在水中升起的青石板上。这才看清楚,升上来的是一座庙宇,牌匾上古朴的文字是“龙庙”,而巨龙石雕盘亘在飞檐上,雄伟庄严。

  男孩的逆鳞闪烁,一阵“咔咔”的机簧枷锁声,庙宇的巨门开始缓缓打开,而门内显露出一颗光点,初始如萤火,转瞬似珍珠,最终如鸽卵大小,闪耀万丈光芒。

  传说,宿命,神迹!

  族人跪拜欢呼,可一声巨吼在天边炸响,远处水龙倒卷,竟有一条巨蟒兴风作浪,其形巨大,骇人听闻,猛地跃出海面,张巨口冲向落日,转眼太阳便像是从天空抹去。

  蟒吞天日,天下冥冥。

  “天狗食日!”

  长老失声道:“不对,是妖蟒食日,妖蟒偷天换日,欲抢龙珠化龙!不好,快取龙珠!”

  天地失色,只有龙珠愈发耀眼。

  男孩还来不及反应,他身后就已卷起滔天巨浪,巨大的蛇头猛地窜出海面,冰冷的竖瞳居高临下盯着龙珠,根本等不及。

  张巨口,携巨浪,一气呵成,铺天盖地而来,龙珠和男孩倏然不见踪迹,祖龙庙轰隆下沉,转眼被海水淹没。

  巨蟒呼啸而来亦奔腾而去,直到浪头远去至天际,落日又被吐出,像被胃液消融成斑驳的残阳。

  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裹在黑色斗篷的人当先驾马而来,他是个倨傲的中年,如看待蝼蚁俯视这群古老的族人,忽而下令:“龙珠遗失,龙族万死难辞其咎,杀无赦!”

  铁马金戈,残阳如血!

  长老托杖跪地,中年人勒马在其身前,阴鸷的眼神远胜酷吏极刑,他开口,声音如磨刀:“大隋天子治下,竟敢妄称龙族,罪该万死!”

  长老神色穆然:“妖莽为患,洪水将重临大地,唯有龙王——”

  中年人略微沉吟,冷笑道:“住口,还在妖言惑众,死不足惜!”

  此时,长老身后的杀戮渐渐停息,铁马兵甲列阵,唯有鲜血汇聚流向水畔。

  “角亢氐房心尾箕,苍龙七宿,所主东方,七宿对应东海七宿仙岛,当年徐福东渡一无所获,唯有寻到龙王,才能前往,只可惜天下即将大乱,非人力能阻!”

  “岛在何方,可有图志?”

  “无图无志,唯有循星宿而往!龙王犹在,我族不亡,凡不尊龙族者,必受雷霆之威!”

  长老一边说一边做着繁复的手势,而不知何时,头顶乌云攒聚,电光闪动,雷霆闷隆,猛然间一道雷电落下。

  中年人短暂的失明和失聪后,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片焦土,龙族尸体和他的兵马灰飞烟灭,仅他唯一生还!

  看向闪耀天边的龙角星,似有一条巨影冲天而起,如传说中巨蟒化龙。

  他额角冒出细密的冷汗,艰难道:“二月二,龙抬头!”

  ……

  南来北往的行人已经被这故事吸引,正要听下文,忽然间只觉天阴了下来,众人抬头望去,猛然间都怔住了。

  方才侃侃而谈的茶客张大了嘴,手里的茶碗不觉脱手,滚到了桌上咕噜噜打了个旋,这才听他喃喃道:“天狗食日?”

  一时间,大兴城都笼罩在了黑暗当中,而此时,距大兴城八百里外的洛阳城,奉隋明帝陛下旨意正大兴土木营建东都的洛阳,一群人正在开挖地基,工期紧迫,不敢怠慢。

  为首卷起衣袖的中年是将作大匠宇文恺,日前,他和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三人受命在洛阳故都附近营建新城,作为东京。

  “陛下言洛阳此地兵家必争,控以三河,固以四塞,水陆皆通,南北交界,果真眼光超绝,此地建都,必能使大隋江山稳固!”

  看着黑压压的两百多万的役丁,一口巨大的深坑仅在数日之间便挖掘出来,他不禁有几分振奋,当日他夸下海口,说工期不超一年,绝非虚言。

  热火朝天的景象,似乎让天气也有几分温暖,宇文恺抹了把汗,忽然发现不远处的役丁骚动起来,一群人涌向那边。

  “大人,不好了,挖出地下暗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