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洛水走蛟
临江2019-05-24 14:202,470

  明日当空,水花四溅,一艘巨大的战舟破浪而行,舟体势高大,高约三十尺,共有两层,上层有正殿、内殿、东西朝堂。中间一层有数十个房间。舟外饰以丹粉,装以金碧珠翠,雕镂奇丽。舟头是一大鼋巨首木像,而舟尾却是蛇头,正是应了玄武神兽龟蛇同体之传说,舟身两侧各有五十支长桨,犹如肋生双翼在水面翱翔。

  两队士兵手持铁槊列队玄武舟两侧,面朝两岸,虽然正午,依旧被寒风吹得满脸通红,尤其是手指发白,恐怕早已冻得麻木,但个个脸上肃然,铁血之风可见一斑。

  船头上,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迎风而立,他鹰眉虎目,伏犀贯顶,此刻随船破浪,如利剑斩风,虽惊涛骇浪,也难撄其锋。他身形不动,眼中却倒映浮沉沧浪,也映衬出他起伏的心绪。

  他正是宇文恺口中的幸运儿,驾部员外郎李靖,字药师。

  “药师,我说到处寻不到你,正午了,怎么不来用膳!”此时,一个白面青年自船楼里过来,他生的高额凤眼,辅角插天,身形不输李靖,亦是高大,看起来有三分胡人血统。

  “行满兄,皇命在身,不敢怠慢,前面一段水流湍急,所以过来查看,倒是有劳行满兄挂牵了。”李靖回身行礼,此人正是江都丞王世充,字行满,是此番皇命带队之人。

  两人本年少相识,不过后来各自际遇辗转,不想近日居然被下旨一同前往迎接瑞兽。

  王世充拍了拍李靖肩头,“药师大可不必多虑,自从先帝疏浚广通渠后,洛水一段水流早已不复从前,你且随我安心用膳,不消半日便可到达!”

  李靖感慨:“原来如此,先皇文治武功,一统中华,救民于水火,轮功绩不输秦皇汉武!”

  王世充面露向往:“你我不能早生三十年,恨不能上阵杀敌,千古留名!”

  李靖却眉宇愁云:“青史留名倒也不难,此番你我来迎瑞兽,史官势必要记你我二人一笔!”

  王世充皱眉道:“宫内现在都传‘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你说说一头大鼋,大如小山,背上还有山川形貌图,也不知是真是假,这差事落在你我身上,也不知是福是祸?”

  李靖眼中隐忧:“这我倒也听闻,不过其中真假就不得而知了,想必只是上了年头的大鼋,若我记得不错,河图是黄河中龙马背负,而洛书乃是神龟背负,大鼋和神龟可相去甚远,我看不过是那帮人好大喜功,胡乱吹嘘罢了!不过依陛下的文韬武略,按说不会看不透此事。”

  王世充颔首,随即小声道:“不过瑞兽之说也并非捕风捉影,我听闻十年前,东海有妖蟒化龙失败,江南四族、东吴四族、山东五姓七家、关中六姓、共计二十一家曾秘密出海寻龙。”

  李靖惊疑:“竟有此事?”

  王世充摇头:“我也只是听说,传闻宫城秘牢之中就关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可惜他疯了。”

  李靖诧异:“疯了?”

  王世充点头:“不错,据说当初他带兵为先帝去东海执行秘密任务,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回来,而且还疯了。听给他送过饭的牢卫说,那人口中一直喊着‘龙王现世,龙王饶命’,早已神志不清。”

  “龙王?哪个龙王?管行云布雨的那个还是什么江湖匪类?”

  “这就无从得知了,宫闱之中的秘密只要想掩藏,永远都不会重见天日。”

  李靖自嘲道:“皇家的饭可不好吃!”随即感慨道:“也就他们这些个士族有胆,当年先帝一统中华,给足了士族们面子,如今在陛下治下,他们一个个倚老卖老!出海寻龙,他们寻着了吗?”

  王世充摇头:“众说纷纭,不过东海边上的几个渔村里都传言坠龙之事,说是在海边看到一条巨龙的尸体,还有人说那龙尸旁还有个小男孩,凶恶如妖魔,他居然抽了龙筋逃之夭夭,后来又说尸体凭空消失了,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最终此事不了了之,成了无头公案!”

  李靖冷笑道:“三人成虎,传得人越多就越玄乎!”

  王世充却摇头道:“那士族们倒是信得紧,据说这些年暗中寻访,找一个生有鳞片的男孩,如今快十年了,也不知找到没有。”

  李靖叹气道:“有没有龙暂且不管,只盼这头大鼋不是什么妖物,否则做起乱来,你我可难辞其咎!”

  王世充也正色起来:“无妨,它若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倒也好说,否则,我们哥俩也不是吃素的!”

  “看来行满兄胸有成竹,既然如此,小弟舍命陪君子!”李靖顿生豪气,王世充的爽朗让他阴霾顿扫,何况他早已通知了老师,有他在,势必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走吧,再不去饭菜可都凉了,你我可有日子不见,趁有时间,陪我小酌两口!”王世充挽住李靖,二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杯中之物于他们二人胜过世上俗物万千,诸事烦恼皆抛脑后。

  可就在此时,一声轰隆巨响,顿时整个船都在倾斜,急忙扶住船舷。

  “走蛟了,是走蛟!”士兵们惊慌大喊。

  走蛟乃是民间传说,据传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而蛟化为龙需沿江入海,且不能为人所见,否则身死道消,于是蛟行大江大河,所过之处必惊涛骇浪,行船遇到九死一生。民间将此患称为走蛟,一般会敲锣打鼓将蛟惊走。

  李靖急忙察看,赫然发现就在玄武舟前方不远处出现了数个巨大的漩涡,整个玄武舟已经不受控制地被带偏。

  玄武舟上有战鼓,此时不消指挥,已经开始鼓声已经响起,但仍止不住船被漩涡吞噬。

  “快放锚!放锚,向后划!”关键时刻,王世充率先下令,东倒西歪的士兵踉踉跄跄,根本走不过去。

  这时,李靖从旁边的士兵手中夺过槊,含胸拔背,斜指着天,猛地朝船尾方向投掷,铁槊在船楼上方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转眼下落,消失在船楼后面,顿时“哗啦啦”的铁链声传来,竟然开始放锚。众人不敢置信,刚刚的铁槊竟然隔着船楼,稳稳扎断固定船锚绞盘的粗绳。

  很快,一个猛地减速,玄武舟虽然左摇右晃,却已经停止了前行。

  王世充惊为天人,击掌大呼:“神乎其技,神乎其技,药师可真谓神人也!”

  “行满兄谬赞,情急之下,侥幸而已!”李靖却并未松懈,仍旧皱眉盯着正在扩大的漩涡。

  两侧的长桨也在整齐向后划,可惜杯水车薪,无法让玄武舟挣脱水流。

  王世充也不敢怠慢,但此时天威惶惶,人力有穷尽,根本无计可施。

  李靖虎目含光,大喊道:“快取我的弓箭来,再拿几捆粗绳!”

  王世充一听顿时心领神会,双眼放光,抚掌道:“好计策,也取我的弓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