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半师半徒
临江2019-05-24 14:202,442

  不过才二月份,中原地区仍旧寒气逼人,尤其是在这刚刚化冻不久的洛水岸边,冷风如刀,呵气成霜,居然会有人能水中游弋!

  “鲤鱼跳龙门!”

  只听到水里传来江游儿欢快的声音,随即白色的水花绽放,顿时就有七八条肥硕的鱼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了岸上的枯草地上。

  “哇,好多大鲤鱼!爷爷,快来看呀!”少女欢快地像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蹲在地上朝老翁招呼。

  宇文恺被少女的声音吸引,看向活蹦乱跳的鱼,愈发惊奇江游儿的本事,当看到那少女时他不由眼前一亮,不过他没来得及惊叹,就已经看到不远处的老翁。

  老翁和他对视,他顿时张大了嘴,随即面露激动之色,便快步迎了上去,少顷便在老翁面前跪去,准备行大礼,老翁却单手将他拉住,眯着眼睛,拒人千里道:“阁下大礼,老夫可当不起!”

  宇文恺不敢执拗,恭敬道:“晚辈宇文恺见过支前辈!”

  老翁暮气全无,反倒声若洪钟:“二十多年没见,现在可真威风!”

  宇文恺一听不由一怔,老翁姓支名南仲,自己能有今日,多亏了年少时得老翁指点。支南仲的脾气他知道,连忙恭声道:“晚辈、晚辈不敢!”

  “不敢?如今皇帝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百姓才休养生息多少年,光是营建什么劳什子的东都就每月二百万的役丁,你是皇帝亲封的将作大匠,夸下海口,要一年内完工,这难道还不够威风?”

  宇文恺偷偷看了眼冷笑的支南仲,不由心上一紧,急道:“晚辈知错,可陛下选址紧扼南北,实属兵家必争之地,晚辈只想尽忠值守!”

  “尽忠职守,我看是好大喜功,置百姓于不顾!”

  “晚辈、晚辈只是想为陛下分忧——”

  “分忧?哼,那前几日那头大畜呢?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你们把皇帝老儿倒捧得挺高!你想过后果没?一旦皇帝野心勃发,便是掘地千里,伏尸百万也难填欲壑,老子倒要看看,到时候有没有给你留上半亩坟茔!”

  宇文恺一时语塞,支南仲所说就是他这几日担心的,可他没办法,昏迷期间,一切都不是他所掌控,何况陛下已经派人来迎那瑞兽,说什么也晚了,他面露颓然,忽然又像看到曙光,急忙跪下道:“前辈救我,晚辈不想做这千古罪人!”

  支南仲这次没有拉他,睨着他道:“千古罪人怕轮不到你,那人在他背后谋划多年,皇帝的野心已经被那人豢养成一条恶龙,可惜此番寻不到屠龙术了!只怕终究是苍生浩劫!”

  宇文恺自然听过宫闱禁内传言,不由失声道:“您是说平阳师?”

  支南仲眉头一皱,似有千言万语,却答非所问:“起来吧,你醉心土木,奇技淫巧,本性却不坏,当初教你本事实是不想逆着珠玉蒙尘。只望你往后能多关心百姓疾苦,莫要被喜好蒙蔽。”

  宇文恺连忙称是,缓缓起身,随即小声问道:“前辈,您此番来——”

  “日前收到我那记名弟子的传书,过来看看。”

  “记名弟子?”宇文恺惊讶中掩藏不住的失落,“不知这位幸运儿是?”

  支南仲叹了口气:“他叫李靖,想必你认识!”

  宇文恺恍然大悟:“他确实不凡,我不如他多矣!”

  支南仲摇摇头:“你有你的路当走,何苦与他人比?”

  宇文恺虽然不曾领会支南仲之深意,可却从话中感念出关切之意,心底的不快不由烟消云散,又恭声道:“前辈教训的是。”

  支南仲拍了拍宇文恺的肩头,“你头上竟也有了白发,追名逐利犹如夸父逐日,往后若是想通了,早些抽身吧!”

  宇文恺却摇头道:“晚辈抽身容易,可事情还是会有人做,何苦他人背这个骂名,晚辈日后定会尽心竭力,减少百姓徭役重负。”

  “你可想清楚了?”

  “晚辈虽与前辈没有师徒之名,可在心里却当前辈如师如父,自不敢有负恩情!”

  支南仲看着目光坚定的宇文恺,终究动了恻隐之心:“罢了,从今往后你记住,你总归是我支南仲的半个门人!”

  “前辈,您、您认我这个不孝弟子了?”宇文恺竟泫然欲泣,又要下跪,却被支南仲拉住。

  “给老子站好,哭哭啼啼做什么,此番事关重大,你切不可走漏老子的行迹。”

  宇文恺急忙抹了把眼睛,急忙答应,却忍不住问道:“师父前来莫非是为了那头瑞兽?”

  “瑞兽?等它饿了,就知道它带了多少祥瑞!”

  宇文恺不由怔愣,正欲追问,可这时,却听到“噗通”的落水声,急忙回头看去,却发现一地的鲤鱼,那边的孩子正拿草杆将这些鱼三三两两的串起来,却没见到那少女的身影,只有小不点在岸边张望。

  “这丫头。”支南仲却不慌不忙地掏出了个碧玉葫芦,打开塞子“咕嘟咕嘟”地灌了一大口,看着不过拳头大小,却好像有喝不完的酒。

  “那姑娘?”

  “支庭芳,家里那个兔崽子的闺女,十六年前他跟媳妇儿出了海,把刚断奶的丫头塞给了老子!”

  “她不会有事吧?”

  “随她去吧,她身上有避水珠,还有我传的避水诀,就由她玩会儿。”支南仲喝了口酒,看样子这样的事司空见惯,他当先离开。

  宇文恺又看了看滚滚洛水,心里有些没底,眼看支南仲走远,急忙跟了上去。

  “你来这儿是为了水里那小子?”支南仲忽然停了下来,脸上竟然露出惊疑之色。

  宇文恺不敢怠慢,急忙回答:“回老师,那日大鼋出世前有毒烟为祸,后来是这个少年出言指点并救了弟子,不过弟子当时就昏迷了,今日来找他也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不简单,真不简单,这小子有些门道,居然敢调戏丫头,嘿嘿,这样也好,老子就给他来个美人计,不怕他不就范,要是不肯学,老子就打断他的腿!哈哈!你快将那日细节说说!”支南仲眼眸之中竟然闪烁着神光,似乎透过虚空看到了水底。

  “师父,你要收他为徒?”支南仲不敢置信!

  “当然,他调戏了丫头,说什么也得当老子的孙女婿!”支南仲眼中神光大方,仿佛饿了多年的老龙盯上了猎物。

  “那、那和庭芳的辈分不就乱了?”

  “乱什么,只要他肯学,老子喊他爹都行!”

  宇文恺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可下一刻他猛然反应过来一个惊人的事实——或许威震天下的屠龙技就要找到的传人了!

  忽地听到孩子们的惊呼,宇文恺遥遥望去,只见水面划出两条白练,似乎水下有什么正一前一后向北飞速游动,他惊愕地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