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宿命难逃
临江2019-05-24 14:202,607

  支庭芳怒不可遏,也不逞口舌之利,催动着家传的分水诀,这门神通可以让人不受水的阻力,而她还有颗避水珠,这可是能在水底呼吸的宝贝,如此一来,踏在水底可谓如鱼得水,速度绝非常人能比,然而她无论怎么加速,却始终被江游儿拉开一段距离。

  而且这小贼还故意逗她,每每她加速缩短距离,江游儿便开始跟她闲聊起来。

  “美女姐姐,你叫什么呀?”

  “你这皮衣真好看,是什么皮做的?”

  “咦!你可以在水底呼吸,这是什么本事!”

  “哇,你生起气来可真好看,眼睛!好漂亮的眼睛!”

  ……

  诸如此类,不胜其烦,甚至他还时不时地消失然后出现支庭芳身旁,对她毛手毛脚一番然后逃之夭夭。

  江游儿看着张牙舞爪的支庭芳不由得意:王大哥说的还真没错,美女姐姐果然追着我不放!太好了!

  支庭芳拿他毫无办法,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往洛水上游游了小半个时辰,早已不知走了多远。

  忽然,江游儿发觉有些不对,他对水流十分敏感,此刻他分明感觉前面的水流方向不停变化,根本不合常理,他正要停下来查看。

  可身后的支庭芳早已经追出了真火,一看江游儿停下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上去就是一掌。

  江游儿赶紧躲开,急忙道:“前面情况不对,先停下!”

  “小贼,你还想耍花招,识相地别跑!”支庭芳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接连出手,逼得江游儿四下乱窜。

  “美女姐姐,你停一下,前面真的有些不对劲!”江游儿没办法,硬着头皮往前游,可没多久,他就发现水已经浑浊,前面传来一阵轰隆,满眼都是泥沙。

  他顿时心生一计,迅速钻入浑浊的水底,借助泥沙躲避,果然将支庭芳甩开。

  江游儿心底隐隐觉得不对,不敢再胡来,他看向前面不远处,竟然有几块大石头在水底漂转,螺旋往下而去,他顿时低头看向水底,只见一道巨大乌黑的水龙扶摇挂羊角之势钻入水底深处。

  下一刻,磅礴的吸力铺天盖地传来,他急忙想要后退,可就在此时,一股巨力猛地打在他后背,他一时无法控制自己,顺势被漩涡吸走,没想到支庭芳这时候偷袭,慌乱间,他将一直绕在手腕的发绳一甩,如灵蛇吐信向身后倒卷。

  “小贼,看你还往哪跑!”支庭芳总算得逞,可下一刻她的脚踝就被江游儿的发绳缠住,一股巨力将她拽走,一下子撞入了江游儿的怀里。

  ……

  而此时,水面上的玄武舟危在旦夕,众人纷纷捏了把汗,此时王世充射的一百箭基本已经脱落,现在全靠李靖这边的百十根粗绳保命。

  “咔嚓!”

  忽然间,崖壁上竟然传来巨大的动静,众人极目看去,插着箭的崖壁居然被这百十根粗绳拉得崩裂,一时间一块小山一样巨大的石块滚落下水,带起巨浪拍向玄武舟。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巨石上还有百十根粗绳绑在玄武舟上,石头下沉势必要把玄武舟拉翻,就在关键时刻,一直在调息的李靖虎目圆睁,闪电出手,眨眼间就砍断了粗绳。

  可兵将还来不及庆幸,玄武舟只剩铁锚拉着,已经开始缓缓被吸入漩涡,这时可真的只能听天由命。

  ……

  水底下,江游儿和支庭芳还在纠缠。

  “你松开我,小贼!”

  “别乱动,我来想办法!”

  一时间,两人都不能控制自己,一前一后被卷入漩涡,迅速往水底深处倒卷。江游儿知道在这样下去,两人势必都要死,于是大声道:“这样下去咱们都要死,你听我说,我们互相推对方,用最大的力,争取能互相借力逃脱!”

  支庭芳也意识道情况不妙,便不再挣扎,任由江游儿将她调转,二人面对面,四手相握。

  四目相对之下,江游儿近距离看着支庭芳,她周身依旧有层气膜,发衣都未湿,不过眼神里满是嗔怒。他不闪不避,凑近她道:“我叫风璧流,追我这么久,总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吧!一不小心咱俩都死了,好歹也让我知道一起死的是谁吧!”

  “你才会死!等下次见到你我就告诉你!”支庭芳白了他一眼,随即道:“别延误时机,我数一二三,你我同时用力!”

  江游儿点头道:“好,别忘了,下次告诉我你的名字!”

  支庭芳不再理他,蓄势待发:“一、二、三!去!”

  两人同时发力,生死关头,各自不敢藏私,巨力顿生,果然如二人算计,立时迅速分开,都如离弦之箭,当真脱离漩涡龙卷。

  一离开龙卷,江游儿不敢逗留,赶紧奋力游开,可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头顶一黑,抬头望去,就看到一块巨石向他头顶压下,巨大的冲击炸开无数水泡,将他卷下水底,他无法动弹,而他看到另一边,支庭芳也没能逃脱,两人绝望中相对,一时不察又被卷入龙卷,被吞入宿命的漩涡……

  “继续擂鼓!”李靖长剑支在船上,有些喘息,而王世充还在调息。

  眼看玄武舟就要被漩涡吞没,他们也没有弃船,几个汉子仍旧在拼命擂鼓,鼓声阵阵,军容整齐,两侧的长桨随着鼓声继续向后划,让人不由相信,如此视死如归,即使是到了水底龙宫,他们也能闯一闯。

  可说来奇怪,巨石落水后,漩涡居然偏离开去,过了一会儿忽然就小了,仿佛这一石头砸在了蛟龙的脑袋上。

  李靖一看机不可失,急忙道:“起锚,继续前行!”

  随着哗啦啦的铁链声,几个壮汉拼命转动绞盘,玄武舟两侧的长桨开始整齐向前划动,玄武舟顺流而行,很快便穿过了这片水湾。

  众兵将死里逃生,喜不自胜,发泄般欢呼起来,一时间声威浩荡,乘风破浪。

  ……

  一片群山之中,林麓奇秀,不起眼的山崖上有株老树盘根,大如伞盖,树下一人倚坐面朝崖外,灰白长发遮住了脸,他身上绿袍已经旧的起毛,跟树根上的青苔一色,就像陪着老树千年的石块,满是岁月的痕迹。

  这时一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影凭空出现,他躬身行礼道:“祖师,事情已经办妥。”

  “去毕方洞喂三天食,静思己过。”绿袍人的声音空旷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黑袍人一听“毕方”二字顿时身形晃动,他噗通跪下道:“祖师,弟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误。”

  “你在质疑本座。”话中没有喜怒,只有洞悉一切的威严。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都是按照祖师的吩咐,将那大鼋送到东都地基下,并未有半分差池!”黑袍人仍抱有侥幸。

  “你擅自开通地下暗河,已经有损洛阳一代水脉,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早晚酿成水患,到时百姓流离失所,你难辞其咎!”

  黑袍人顿时语塞,黯然道:“弟子知错,弟子认罚!”

  “去吧,毕方洞喂食七日,质疑本座,其罪更甚。”绿袍人摆摆手,超然物外,似乎天地万物都与他无关。

  黑袍人颓然离开,绿袍人勾起嘴角,“罢了,都已经十六岁,有些秘密,该现世了!”他一挥衣袖,天空遮阳的白云无声消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