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地下暗河
临江2019-05-24 14:202,506

  沧浪滔滔,日影西斜。

  小冬瓜叉着腰站在洛水岸边向着北面眺望,露出几分担忧,身后的南瓜和西瓜正在张罗着烤鱼,兼顾着看着流口水的小豆子,拦着她不时伸过来的白嫩嫩地小胖手。

  “大头瓜哥哥,什么时候能吃呀,小豆子都饿了!”小豆子蹒跚过来拉着小冬瓜的棉衣,笑脸靠在他身上,满眼乞怜。

  小冬瓜摸了摸她的脑袋,爱怜地拉着她到火堆旁坐下,小西瓜和小南瓜也期待地看着他,他学大人一样叹口气:“你们两个,就知道撺掇小豆子,想吃自己再烤!”

  “遵命!嘿嘿!”小西瓜和小南瓜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鱼放在火堆上,毕竟疯了大半天,早就饿了。

  “你们两个,比小豆子都馋!”小冬瓜说罢拿过烤鱼,开始将肚子上没有刺的肉撕给“啊啊”张嘴的小豆子,他撕的很细,烤糊的鱼皮都剥干净,酥嫩的鱼肉塞进了小豆子口中,小豆子吃得津津有味,剩下有刺的鱼脊背给了继续烤鱼的西瓜和南瓜,他留下鱼头和鱼尾巴,胡乱嚼了嚼便吐了出去,眼睛时不时望着北面,隐隐有些担忧。

  ……

  而在此时,小冬瓜他们向北的洛水岸边有一处码头,兵将整齐列队,“杨”字篆书旌旆随风招展,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二人立在码头张望,洛水上湿冷的风冻得两人不时搓手。

  杨素,字处道,他已年过六旬,清颧高瘦,曾是帝国百战百胜的大将军,当年为杨广登基也立下汗马功劳,如今远离沙场,人也归于寂寥,与世无争。这会儿双手插袖,在寒风中眯着眼,花白的山羊胡却如倒悬长槊一动不动;杨达,字士达,乃是皇族宗亲。他如今也是知命之年,火气仍是很旺,他不停翘首,矮胖的身子倒像只鸭子,不时从鼻孔窜出两条白练。

  “怎么还不来,宇文恺人呢,你们倒是找着了没?”杨达向着左右发问,左右随从脸上惶恐,却只低头不言。

  杨素睁开眼,沉声道:“相爷,不必大动肝火,此番来人迎接瑞兽,你我二人接待便是,宇文大人毕竟要监工,不来也无妨。”

  “老将军,话不能这么说,此番营建东都他宇文恺是主事,你我二人只是陪同。本来三日前出了那么大乱子,他昏迷脱身,咱们处理完了他也醒了。现在上面来人,他倒好,刚醒就人影都不见,照这样下去,东都工程早晚还得出乱子!”杨达竹筒倒豆子一样发牢骚,引得左右纷纷侧目。

  杨素笑着圆场:“不碍的,相爷不必这么大火气,宇文大人也并非宵小之辈,他为人向来稳重,此番不过是天有不测风云,如今进献瑞兽说不得也是大功一件,你我未必没有沾了他的光!”

  杨达冷哼:“沾光,我看是惹得一身骚,老将军,这次不是我说您,您也是纵横沙场,刀口舔血的英雄,怎也迷信这等愚民传说,那东西不过是头上了年纪的大鼋,充其量是头妖兽,如何也当不得神兽。这番草率进献,祸福难测,你我都这个年纪,何苦费这等心思媚主。”

  杨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外人只当杨素养气的功夫已臻化境,旁人若是这般被人指着鼻子骂只怕早就怒起,而他这样百战百胜的大隋英雄却唾面自干。殊不知一来杨素所言并无不对;二来是因为那大鼋背上的图案,竟与他当年在陛下的太子宫中所见相似,说他媚主他也老脸发烫。

  杨素叹息一声:“相爷息怒,此事是老朽的不是,他日若有什么纰漏,老朽也一力承担。”说着他朝左右道:“去给相爷拿件鹤氅挡挡风!”

  杨达又冷哼一声,虽仍旧不满,却也没有拒绝,见为大隋戎马半生的老将军告罪也是心生不忍,于是默不作声,呼吸也渐渐平复。

  身后的随从正要为二人披上鹤氅,却在这时,远处奔腾而来的红锣鼓声让杨素、杨达二人脸色一正,翘首北望,随从识趣急忙收起鹤氅。

  北望洛水,顶着一颗硕大玄武船首的玄武舟破浪而来。正是一船人死里逃生不久,仿佛战阎王爷德胜归来,声威大震,气势如虹。船头上,李靖负手而立,如擎天之柱,似出鞘利刃。而一船兵将个个箭簇林立,寒光毕露。

  杨素、杨达二人一生识人无数,自是有一番门道,二人震惊之下对视一眼,暗道:好儿郎!

  ……

  “哗啦、哗啦……”

  雷鸣般的流水声在江游儿的耳畔炸响持续,从他醒来的瞬间开始震耳欲聋,很快他适应了单调的轰隆,意识也逐渐清晰,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潮湿松软的沙土上,周围黑暗无光,但于他毫无难处,因为他夜能视物。

  “嘤咛——”

  突如其来地一声嘤咛让江游儿猛地惊醒,那会儿他和漂亮姐姐被巨石压下,巨大的水压将他们二人又带进漩涡,被倒卷入河床深处,眼看就要被巨石砸扁。

  二人拼命游到龙卷中心,总算可以控制身形,但仍旧止不住飞速下沉。

  “有什么办法吗?”支庭芳抬头看着近在眼前并迅速逼近的巨石,意识天罗地网无处可逃,不禁焦急。

  江游儿四处张望,口中却乐观道:“实在不行一会儿你跟着我,河床下淤泥不少,你我一时半会儿不会憋死,就学泥鳅钻个洞出去。”

  “呸!我才不要,要做泥鳅你做!巨石不下万斤,砸下来什么淤泥都要被夯实!除非你是只穿山甲!”支庭芳嘴上不愿,但还是向江游儿靠近了一些,“小贼,这次出去,我非好好揍你一顿!”

  江游儿无奈道:“美女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揍我!咦,龙卷下有乾坤!”

  就在此时,江游儿看到水龙卷深处居然是个水缸大小的黑洞。

  支庭芳看他双眼发亮,顿时道:“你可别存侥幸,这等裂缝下必然是有地下暗河,一旦卷入再想出来难如登天,我就是死也不进去!”她立时往后退去。

  江游儿却不管这些,眼看巨石迫近,他再不敢迟疑:“死马当活马医了!”手腕一甩,发带便扯过支庭芳抱在怀里,朝着洞口钻了进去,立即背朝下,护着怀里的支庭芳。

  下一刻,他只觉压力一松,随即便从水中脱离,被狠狠地甩飞。黑暗中,他发现自己二人竟然在一条瀑布口,此刻正往深不见底的深渊坠落,耳畔呼啸的风声灌入口鼻。

  他怀中的支庭芳显然也知道了此刻处境,顿时急得大喊:“小贼,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倏然,江游儿感觉手臂一疼,竟是绝望中的支庭芳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悲从中来,狠狠道:“你怎么不识好歹,要不是你追我,我们能陷入这步田地!”

  说着江游儿也凶性大发,在空中一把掰开支庭芳的头,狠狠地亲了上去,他心中只想着:我堵住你的嘴,看你怎么咬我!

  却不想,支庭芳顿时身子绷直,当真就不动了,黑暗中,江游儿似乎看到一串晶莹的水珠飞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