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龙涎异香
临江2019-05-24 14:202,466

  江游儿回忆昏迷前的场景,此刻看着不远处还昏沉的支庭芳,他急忙深一脚浅一脚蹒跚过去,此刻支庭芳身上依旧纤尘不染,神色平静,除了乱了几缕秀发,算起来也只是毫发有伤。他探了探鼻息十分平缓悠长,应该只是晕了过去。他扫向支庭芳柳腰上的皮质腰带,有一处氤氲着柔光,那里坠着一块不大的沁着血色的龙环玉佩。

  “刚刚莫非是这东西?”

  江游儿想起落地前最后忽然亮起的光芒,一团极其柔软的力量将他二人包裹,这才让他们保住了性命。他忍不住伸出手指点了点玉佩,一触碰,顿时一圈光芒犹如实质泛起涟漪,他啧啧称奇。

  再一细看,实质的光芒流转到了那根缠在支庭芳腰间的发带上,渐渐暗淡最终无光,像被江游儿的发带吞噬殆尽。他赶紧伸手去解,可动作一大,支庭芳忽然像是溺水之人惊醒,猛地睁眼吸气,发出一声抽噎声。

  两人四目相对,支庭芳目光顺着江游儿的手扫向自己的纤腰,只见江游儿双手正穿到自己身下,环抱着自己,她顿时就误会了,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

  “啪——”

  狠狠地打出响亮的一巴掌,总之江游儿耳中短暂的轰鸣已经盖过雷鸣般的水声。

  他一下子翻滚开去,顺带着也抽出了发带,说也奇怪,发带宛若活了一般自动缠回了他的手腕,他被这一幕怔住,顿时便想到莫非是刚刚吸收了玉佩里的红光发生了变化。

  这根发带便是当年他抽下的龙筋,这些年他带在身边,只有遇水时此物才能显出神威,但此刻,他发现龙筋在岸上也能发挥威力。

  “小贼,你还敢轻薄——我杀了你!”支庭芳挣扎着想起来,可她早已精疲力尽,刚起身又重重摔在沙土上,好在她身上的避水宝贝,才没那么狼狈,却仍旧气鼓鼓地瞪着江游儿。

  江游儿见她躺在湿冷的地上心生不忍,兼又得了她那宝贝玉佩的好处,心疼又心虚,也不管是不是白挨了一巴掌,急忙过去,小心翼翼道:“美女姐姐,你别再打我了,我扶你去那边坐下歇会儿,你有什么气,好歹等我们出去再撒!”

  支庭芳仍是不忿:“不要你假好心!”

  江游儿有些无奈,他不是个善于言语的人,见支庭芳没有反抗的气力,索性也不管她如何想,俯身将她横抱。

  “你干什么,小贼,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惜任支庭芳怎么挣扎,江游儿也不应她,只是踉踉跄跄踩着没过脚踝的沙土向不远处的石壁走去。

  四周像个巨大的壶内腔室,底部宽阔,向上则逐渐收紧,而顶上是瀑布口,看起来这个空间就是瀑布汹涌的水流冲刷而成。底部有一汪水潭,水流砸下,浪花四溅,却没有将底部溢满,一直就在方丈间持续波澜。

  支庭芳挣扎几下没了力气,见江游儿目不斜视也便作罢,心头稍稍放宽,四下张望,寻求出路。

  江游儿本想轻轻将支庭芳放下,可弯腰时脚下一个趔趄,重重向前摔下,他急忙用自己的手肘着地支撑,缓解了支庭芳的冲击,而他却不可避免的一脑袋扎进了支庭芳的怀里。这一下顿时让支庭芳平复的心绪又沸腾起来:“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死。”

  江游儿急忙将脸抬起,抽身躲开,一脸尴尬地讪笑:“美女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我可真不是故意的!”

  支庭芳恢复了些抬手的力气,稍稍喘息,瞪着凤目道:“我信你个鬼,你就是个淫贼,流氓!”

  江游儿无奈挠挠头,“姐姐,你讲点道理吧,此刻我们祸福难测,我哪有那个心思,真是个意外。”

  支庭芳还待骂他,却看到江游儿扬起的手肘已经磨破了皮,渗出鲜血,想到刚刚他手臂缓冲,才没让自己摔伤,不由心头一软,朝他剜了一眼,嗔道:“你给我过来!”

  江游儿心里发虚,颤声道:“你要干嘛,我可先说好,刚刚我抱你过来也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人心!”

  支庭芳蹙眉道:“叫你过来你过来便是,婆婆妈妈,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江游儿被她一激顿时不满道:“过来就过来,我还怕你吃了我不成!”

  说着他走了过来,蹲在支庭芳身旁,不过却还是离了三尺距离,双眼警惕地看着支庭芳。

  支庭芳鄙夷道:“瞧你那点出息,过来!”

  江游儿看支庭芳似乎不那么生气了,“哦”了一声,便老老实实过去。

  支庭芳伸手从自己腰间的一个皮质布囊中掏出一个玉瓶,递给他道:“擦擦,消毒止血,去腐生肌。”

  江游儿见她看向自己手臂,这才发现擦破了皮,他随即道:“没事,我没那么金贵,这点小伤,我舔舔便好了!”说着他当真舔舐起自己的手伤,甚至连自己的手肘都没落下。

  支庭芳惊奇,不禁道:“你怎么、怎么能用舌头碰到自己的手肘!”

  江游儿砸吧着嘴道:“这有什么难的,你舔不到吗?”

  支庭芳哑然,不然她闻到一股异香,似曾相识,旋即她看到江游儿手臂上“呲呲”冒烟,惊愕起来:“你——你的手?难道是你的口水!”

  江游儿看着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十分满意,见支庭芳大惊小怪地便诧异道:“怎么了?我的口水能疗伤,小冬瓜、小豆子他们磕着碰着流了血我都是这么给他们治的!”

  支庭芳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香气,好像是龙涎香?你吃过龙涎香对不对?”

  江游儿一听龙瞳孔骤缩,但神色如常,开始装傻充愣道:“龙涎香,那是个什么东西,我可没吃过。”

  支庭芳翕动琼鼻,使劲抽气,此刻江游儿的手臂已经全部结痂,香味也逐渐散去,她不禁狐疑道:“难道真是我的错觉?”

  江游儿赶紧打岔,嬉皮笑脸道:“美女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口水香呀,要不我再让你尝尝。”

  支庭芳醒来后一直有些意识不清,此刻她听到江游儿口中的“再”字,一些模糊的记忆开始浮出水面,脑海中忽然就冒出了两人下坠时自己被小贼轻薄的画面,顿时羞愤难当,尖声大骂道:“淫贼!我要杀了你!”

  江游儿始觉自己说错了话,看着双眼冒火,喘着粗气的支庭芳,他不禁两腿发软,颤声讪笑道:“美女姐姐,那个,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想想办法先出去,不如我先去找些吃的吧,我看你一定是饿了。”

  他说着拔腿就跑,他头脑一直清醒,他早就在想对策。四处都是石壁,唯有水潭之下可能有出路,他纵身一跃,便进入了水潭,顿时轰隆之声闭绝,只见水下被冲击出一朵巨大的水花倒开在潭面下,水泡犹如露珠滑落花瓣一样升上水面。

  江游儿夜能视物,而在水下,他的双眼更显神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