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大鼋顶缸
临江2019-05-24 14:203,620

  江游儿和支庭芳此刻停在了巨大的水洞顶上,二人几经周折,从发现大鼋断爪后上上下下在充满水的地下甬道中前行,一直顺着水流方向前行,直至江游儿一把拉住支庭芳。

  支庭芳见江游儿一动不动地悬在水中,不由焦急道:“赶紧走啊,发什么呆!”

  江游儿却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到?”

  支庭芳四下张望,和之前所见并无不同,反倒是她们前面的甬道越来越窄,看到江游儿脸上渐渐浮现惊喜,她不由狐疑道:“小贼,你少耍花招,快说发现了什么!”

  江游儿指着头顶喜道:“是震动,上方有剧烈的震动!”

  支庭芳却毫无感觉,诧异道:“我怎么没感觉。”

  江游儿却不疑有他,笃定道:“这上面一定离地面很近,你看你看,上面有泥沙沉下来了,水开始浑浊了许多!”

  支庭芳顿时也发觉了,喜上眉梢道:“这上面莫非就是之前大鼋出去的地方?”

  江游儿张口吞了口浑浊的水,皱眉鼓荡着腮帮子,不一会儿吐了出来,喜不自胜道:“没错,就是地基里的土,这地方之前是片菩提树林,去年被砍成了木椽子堆成了小山,到现在土里还有股木香味。不过更明显的是沙土,那天大鼋出来后应该填了不少石灰,定然就是这里了!”

  支庭芳一听石灰,顿时心凉了半截,气急道:“蠢贼!你不知道石灰遇水的厉害,石灰混着泥土遇水坚若磐石,这里哪是什么出路,分明就是绝路!”

  江游儿却故作高深道:“山人有自由妙计,庭芳姐姐,要是我能带你出去你嫁给我好不!”

  支庭芳啐道:“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少故弄玄虚!”

  江游儿嘻笑道:“象牙倒是没有,不过有根王八爪!”他将背在身后的断爪亮了出来,用那根蟒筋一端缠住,登时就成了一颗流星锤。

  支庭芳眼前一亮,这爪子能插进石壁,何况去去石灰泥土,她看着江游儿将那硕大的爪子抡圆,带起身侧的水流形成龙卷,猛地往上送去。

  然而,尴尬的一幕出现了,水中的阻力之大是随着速度而更大,这一爪子并未飞多远便停下随即缓缓下沉。

  江游儿脸下一下就挂不住了,他一拍脑门道:“遭了,忘了这是水里!”

  支庭芳嫌恶道:“本事没有,就会胡吹大气,赶紧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江游儿心念电转,忽然道:“我还有办法,等我抓着断爪撞上去看——”可他话未说完,忽然间传来一阵轰隆。

  二人猛然一惊,仰望这洞顶,便看到方才的水龙卷涣散,但顶上却震下了大量泥沙。只是稍稍一想,顿时就反应过来。

  江游儿下意识地看向手里的蟒筋,几乎是一下就反应过来,平常他用这根蟒筋束发,在水里用它抽打赶鱼上岸,但其威力有限。与刚才的动静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难道是之前吸收了支庭芳的龙形环佩?他几乎已经肯定,可他不敢承认。

  支庭芳却看向那根断爪,不可思议道:“这大鼋真的成精了,就这个断爪难道也有如此驱水之力!小贼,你可是得了大宝贝!”

  江游儿讪笑:“那我再试试!”说着他照之前的法子试了一遍,形成的龙卷成了他手里的粗长的鞭子,犹如神龙摆尾,猛地击在洞顶,这下威力更大,已经看到那处变形。

  ……

  支庭芳看着正鼓捣水缸缸底的江游儿,越看越觉得猥琐。可他浑身上下都透着鸡贼,又和脱困那时别无二致,刚被他出绝境的支庭芳不由自主地更加期待和好奇。

  江游儿却将那水缸底敲开一个大洞,这洞十分考究,一圈参差不齐,形成十多个尖角。而他随即看向宇文恺、李靖以及王世充三人,还是觉得李靖最为顺眼,便开口道:“那位大哥,能不能帮我拉一根铁链过来?”

  李靖微笑道:“举手之劳!”说着将脚边的铁链踢了过去,哗啦啦一阵声响后,铁链已经稳稳躺在数丈外的江游儿脚边。

  江游儿惊叹李靖的本事,不禁道:“大哥你好本事,看你就像个真豪杰!”说着漂亮话,手上也不闲着,赶紧将铁链穿过水缸,然后拉着一头向着缩手缩脚的大鼋跑了过去。

  李靖等人看他拎着粗大的铁链信步闲庭的架势,不禁面面相觑,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果然能被支南仲看上的又怎会是平凡人!

  江游儿在几人思索间已经站在了大鼋脑袋前,他忽然难住了,喃喃道:“缩头乌龟,赶紧吧脑袋伸出来!!”

  却不想,大鼋脑袋缩地更里,丝毫不露缝隙。

  江游儿急了,眼看水已经没过脚面,大家还在看着,总不能这样撂挑子吧。

  “怎么,想把水缸拴在它鼻子前?”支南仲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边,赞许道:“真是个好办法,你这是想用水缸顶着它的鼻子,大鼋的弱点就在鼻尖,它平日挖坑钻洞都是前爪在前,不让鼻子触碰。若用这水缸顶着,他定然会不停的扒着水缸,到时任它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无用武之地了!”

  江游儿惊咦道:“您看出来了!这可是钓大王八的绝招,当年我磨了王大哥好几天他才教我的!”

  支南仲并不知道王大哥是谁,他负手而立,傲然道:“雕虫小技罢了,你若拜我为师,我自有更多的本事能教你!”

  江游儿却坚决摇头道:“您就饶了我吧,我真不想拜您为师!”

  支南仲摇头道:“先别急着拒绝,你——”他欲言又止,随即无奈道:“罢了,先收拾了这头孽畜再说,交给老夫了!”

  说着支南仲夺过铁链,而后在江游儿目瞪口呆之下,给大鼋来了个五花大绑,将水缸稳稳的绑在了大鼋脑袋前,只要大鼋一探头,必然是鼻子顶在上面,而它四肢却无法对水缸造成破坏,位置都恰到好处。

  这法子说穿很简单,可难在是施展给这么个庞然大物,江游儿没想道到了支南仲手里这么简单!

  而周围几人却暗自惊叹,没想到居然是这法子。

  宇文恺忍不住道:“竖子为殃,大鼋顶缸!”

  李靖闻言哈哈大笑,支南仲却朝他道:“都还愣着作甚,赶紧离开!”

  江游儿看着支南仲道:“那我也可以走了吗?”

  支南仲道:“先去吧。”

  江游儿拔腿就跑,余光扫到支庭芳时,便道:“庭芳姐姐,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可惜我们有缘无分了,你好好珍重!”她脚步不停,逃也似地跑了!

  支庭芳诧异地看着他,不禁有些怅然若失,却听支南仲道:“丫头,走了!”她这才缓过神来,再看江游儿,却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江游儿心系三个弟弟妹妹,一路风驰电掣赶回家。他心中念及小冬瓜、小南瓜、小西瓜和小豆子,这么晚没回去他们也不知道睡了没?

  江游儿和几个弟弟妹妹一直在当初相遇的破庙里面相依为命,这些年他靠卖鱼也攒了不少钱,陆陆续续地修葺后,早已不复当年凄风楚雨的境况,如今最多只能称之旧庙。而他也靠卖鱼让几个弟弟妹妹到村里的私塾读书,他也买了不少书来读,从书中得到一个道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所以也一直和乡邻们和睦示好,经常送鱼给大家。

  转眼他已经走进了洛家村,村里屋舍整齐,攒聚一片,沿着洛水而居。而村里的壮丁大都在营建东都服徭役,起早贪黑,村里也没有往日的生气,早就灯火熄灭。

  那间旧庙在村子外不远,只要穿过村子再走一盏茶就能到了,远远已经看到火光未熄,料定小冬瓜他们还在等着自己。多年来,唯有这几个弟弟妹妹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他脚下更快了几分,惹得村里犬吠四起。

  小冬瓜蜷缩着身子倚坐在旧庙门口,时不时探着脑袋张望,眼巴巴地满是担忧。院墙已经重新用黄土堆砌,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手掌印,都是他们的功劳。

  庙门紧窄,正对着仅有的一条杂草丛生的乡道。据说曾经庙里香火鼎盛,供奉的是关二爷,因为他是战不胜的战神。

  那时村里不少父兄、丈夫儿郎都在前线交战,只为祈佑他们平安,渐渐踩出了这条路来。可后来,虽然战事告捷,可能回村者却十不存一,自此关老爷庙便也失了神通,日渐凋敝,无人问津。

  小南瓜、小西瓜从庙里出来,苦着脸。

  小冬瓜看向他们问道:“小豆子睡了吗?”

  小南瓜点头道:“嗯,豆子她老喊着要游儿哥抱,我跟西瓜哄了半天才睡着!”他欲言又止,低下头。

  小西瓜大着胆子,可怜兮兮地问道:“冬瓜哥,游儿哥怎么还不回来,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那个姐姐是不是女妖精,把游儿哥给、给——”

  小冬瓜朝他们骂道:“胡说什么!乌鸦嘴,你们两个别胡说!”

  小南瓜却扁着嘴道:“可游儿哥就是被女妖精追的呀,游儿哥他——”说着泫然欲泣,豆大的泪珠已经往外冒了。

  三个小孩脸上都是一黯,小冬瓜也被惹得眼圈发红,强忍着不落泪却说不出话来,绝望的气息轰然弥漫。

  可就在此时,让他们牵肠挂肚的声音忽然传来:“那个姐姐可是个大美人,你们怎么能说她是妖精?”

  “游儿哥!”三人惊喜抬头,喜极而泣,冲着不知何时站在面前的江游儿,像小鸡仔儿扑棱着翅膀跑过去。

  江游儿一把揽住小冬瓜三人,忍着鼻酸道:“大冷天都站在外面作甚,走,快回屋!”

  几人刚进院子,就看到迷迷瞪瞪的小豆子揉着惺忪睡眼,光着小脚站在门口,一看到江游儿就赤脚耙田地扑了上来。江游儿赶紧快两步抱起乳燕归巢的小豆子,她奶声奶气道:“游儿哥,陪豆子睡觉,豆子要抱抱!”

  江游儿一只手托在小豆子肉乎乎的脚上,怜惜道:“好!豆子乖!”他在三个弟弟地簇拥下回到屋里,西瓜和南瓜一左一右关上门,很快火光一暗,传来江游儿讲故事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