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所谋者大
临江2019-05-24 14:203,288

  营帐中,厚厚的毛毡门帘被夜里的寒风吹动,火盆的木炭还未烧旺,还有些青烟袅袅。

  支南仲、支庭芳祖孙;宇文恺、李靖师兄弟,四人在厚厚的毛毯上围桌而坐,桌上的放着简单的馒头和咸菜,三人就看着支庭芳一人在吃。

  支庭芳吃得并不淑女,鼓着雪腮大口大口嚼着馒头咽着咸菜,却显得娇蛮可爱,别有趣味。她边吃边讲述着之前水下的光景,惹得宇文恺和李靖二人频频发问。

  听到支庭芳诉说一块巨石落水而被江游儿拖进地下暗河洞眼中,不禁感慨道:“世事无常,没想到差点将我们一船人扯翻的巨石居然堵住了漩涡眼,船上的弟兄们都说是石头砸了水底的蛟龙,哪知道是砸的师侄女和那位小兄弟,幸好你们二位能及时出来,否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支庭芳又抓起一个大馒头,嘴里塞得囊鼓鼓的,口齿不清道:“没有的事儿!嗯——”她喝了口水,咽下去道:“师叔能救一船人脱困,才是要紧的事,何况您也不知道我在下面!”

  李靖后怕道:“还好你没事,要不我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他说着讪笑着看向支南仲。

  支南仲却吃着花生米就酒,听到此处轻哼了一声,让平日里呼呼生风的李靖像受惊的兔子,赶紧埋下了头。

  宇文恺赶紧打圆场道:“那你们又是怎么到了大鼋底下?师父说地下水通连洛水,莫非下面真有暗河?可此前我是仔仔细细一寸都不放过地探查过,地底七八丈下开始都是岩石,不该漏掉这么大的坑洞?”

  支庭芳歪着头,快速咽下去道:“应该是那头大鼋挖的洞,我跟那小子发现了一截断爪插在坑洞的石壁上,刚才我也看了,就是那大鼋的前爪的一截,一定是它在地底开道,钻出地面,顺带通了一条暗河。”

  宇文恺释然,随即道:“之前大鼋钻出的洞口,我是派人以石灰拌以沙石堵上,你们怎么能在水底推开,这是什么神妙的本事?”

  支庭芳顿时眼睛发亮道:“那个,我可跟你说,那大鼋的一定是成精了,浑身都是宝贝。它爪子能御水,江游儿那小子就用那半截爪子在水底兴风作浪,手这么一甩就能带出像一根长鞭一样的水龙卷,他一鞭子一鞭子地抽在洞口,我们这才能出来,不过可惜了那半截爪子,就这么给玩碎了。”

  李靖惊奇地看向支庭芳,不由道:“竟如此神妙?”

  支庭芳道:“那可不!”随即看向一旁的支南仲,眼珠子一转便腻声道:“爷爷,明天您给我也短一截大鼋爪子好不好,太好玩了!”

  支南仲却道:“你不是说我不是你亲爷爷嘛!哼!”

  支庭芳期期艾艾道:“那不是孙女儿生气了嘛,您怎么也不能把我嫁给那小流氓呀!他有什么本事!”

  支南仲却竖起眉毛道:“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他的本事你这一路跟随难道还没看清吗?”

  支庭芳毫不退让道:“他那是瞎猫逮着死耗子,要不是那截断爪,他能有什么本事!”

  支南仲一拍桌子道:“你还嘴硬,亏你还是我支南仲的孙女,你的龙魂环呢?拿出来看看!”

  支庭芳气呼呼地在腰上一抹,在桌上摊开手,不满地看着支南仲道:“不在这儿嘛!有什么好看的!”

  支南仲敲了敲桌子道:“你再好好看看!”

  支庭芳不乐意看向手上的龙形环佩,柳眉一挑,随即瞪大眼睛道:“怎么变色了,不一直是血红色吗?”

  支南仲恨铁不成钢道:“你可知道这是我屠龙一族的重宝,其中蕴含的龙魂精魄,给你带在身上是能保你诸邪辟易,百毒不侵,比你身上的避水珠、避火鉴那些不知要贵重几万倍!还怎么变色了,这里头的龙魂精魄都被那小子给吸收了!”

  支庭芳一把握起拳头,捶在桌上气哼哼道:“那个小贼,欺人太甚,我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支南仲却喝道:“行了,别添乱了,你懂什么,这里头的龙魂精魄不过是积攒了数十年的人世气运,慢慢就能恢复。关键是他居然能全部吸收,你可知道这是多大的资质,他如果不传我衣钵,爷爷真就抱憾终身了!”

  支庭芳却急道:“可您也说过,我爹才是天下间最合适的屠龙术传人,您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支南仲却炸毛了:“别提你爹那个不孝子!他是最合适,那他倒是学啊!老子都快跪着求他了,他他娘的硬说这世上无龙,学这屠龙术有何用?反倒教训起老子来,说什么一大把年纪不要妖言惑众,招摇撞骗。老子招他娘个腿儿,屠龙术不学,非学了老子脚底抹油的本事,最后造了个孽,糟蹋了你娘有了你,把你丢给我,自己和你娘出了海,说是寻到真龙就回来!你说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爷爷还能等他几年?”

  支庭芳妙目含着眼泪,却倔强道:“我不管,反正屠龙术是我爹的,您不能传给别人!”

  支南仲瞪眼道:“这还由得你了,你知道那小子的天资比你那不成器的老子高多少,这次谁拦着都没用!”

  “我告诉奶奶!”支庭芳忽然嘟起嘴,眼中划过一丝狡猾。

  “你奶奶——哼,就是你、你奶奶来,我也还是这句话!”支南仲声音明显有些发颤,宇文恺和李靖在一旁直缩头,不想师父还是个惧内之人。

  支庭芳一扭头再不说话,气呼呼地埋头咬着馒头,化悲愤为食欲。

  支南仲却看向宇文恺道:“那小子就是洛家村的?”

  宇文恺看了眼感受到一旁支庭芳威胁的眼神,里面收回目光,正色道:“回禀师父,江游儿带了三个弟弟妹妹,住在洛家村北面的关帝庙中。”

  支南仲点头道:“原来是那里,你这两日赶紧带人挖开沟渠,以免你这个地基毁于一旦,记住要挖个蓄水池,就那九个泉眼为中心,以防日后低陷酿成灾祸。”

  宇文恺连连点头,一会儿起身道:“弟子这就去安排!”

  支南仲却甩手示意他坐下,“你先坐下,还有事商量。”

  宇文恺又坐回问道:“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支南仲没有回答,而是朝李靖道:“你身边的那个小子不简单,你日后多注意他些。”

  李靖心头一紧,微微皱眉道:“行满兄与我交情不浅,不知是不是他对师父有什么得罪?”

  支南仲却骂道:“你个痴儿,就这个臭毛病,总是感情用事看不清人。老子当初传你兵法武道,教你恣意江湖,可你倒好,越来越没有小时候的爽利,天天文绉绉的样子,老子看着就生厌。在这样就给老子出去,别烦老子!”

  李靖挠头讪笑道:“师父这话说的,那不是小时候不懂事嘛!这次为了弟子的事让师父千里迢迢赶来,弟子心里欢喜,恨不能再跟师父痛饮三天,只是现在皇命在身,那头畜生还要按时运回大兴城。”

  支南仲嘬了口玉葫芦里的酒,呼出一口浊气道:“区区一头大鼋倒不是什么麻烦,现在麻烦的是设计这场闹剧的人,不知他究竟有什么阴谋!”

  此言一出,李靖和宇文恺登时心头一凛,二人扭头对视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惊疑,支庭芳也抬起头,放下了手里的馒头,茫然地看着支南仲。

  支南仲叹息道:“你们可知这大鼋活了多少年头?”

  三人皆是摇头。

  支南仲道:“古籍曾言:‘天地之初,介潭生先龙,先龙生元鼋,元鼋生灵龟,灵龟生庶龟。凡介者生於庶龟,然则鼋介虫之元也,以鳖为雌,鼋鸣则鳖应。’说的是世上的大鼋都是龙种,而由龙所生的叫元鼋。”

  宇文恺越听越惊,不由道:“您是说这是所有大鼋的老祖宗?”

  支南仲道:“如若不是,那又怎么能刀枪不入?而且,如若不是龙种,我的屠龙术就不会对他起什么作用。”

  李靖皱眉道:“您刚才说这大鼋是有人再背后谋划,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支南仲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宇文恺,“问问你师兄,他应该是猜到了才是!”

  宇文恺一听不禁脱口而出:“平阳师?”

  支南仲微微点头:“除了他,我生平所见,无人有此本事。他弄这河图洛书的闹剧充当神迹,所谋者大。若不阻止,天下必乱!”

  宇文恺顿时想到大鼋背上的图案,道:“莫非他想让陛下开凿南北运河,以此消磨大隋国祚?”

  支南仲道:“红尘俗世,你以为像他那样的人会有兴趣?当年与他斗法,他虽然处处受我压制,重伤逃遁,但我仍然觉不甘。斗到最后,我居然连他脸上的遮盖都没能去掉,而当时我早就打出真火,虽然一往无前却破绽百出。这些年我细细一想,才明白他分明就是诈降而逃,果然他暗中积蓄,如今终于开始了!”

  李靖不由惊疑:“原来宫内所传的平阳师当真存在!他然能和您斗得难舍难分,难怪传的神乎其神。”

  支南仲喝了口酒,叹道:“当年与此人斗智斗力斗势斗法斗术斗神通皆不能赢,如今又弄出这么个幺蛾子,该是老子的一生之敌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