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昨日去兮
临江2019-05-24 14:202,515

  第十九章、昨日去兮

  支庭芳听得云里雾里,道:“这个平阳师到底是谁,我怎么从没听过?”

  支南仲不言,宇文恺和李靖对视眼,却不知从何说起。因为平阳师这个名字太奇怪了,没有人敢肯定他的存在,也没人能忽视他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不止从何时起,他的所有记载凭空消失,甚至是一些人关于他的记忆都完全消失,仿佛那人不曾存世。可一旦什么怪事神迹发生时,总是伴随“平阳师”三个字传出。

  平阳师到底是谁,终究都是个谜!

  ……

  翌日,天刚蒙蒙亮,炊烟便从苍茫的雾气中袅袅升起,才能隐约看到屋舍俨然的洛家村。不一会儿家家户户的开门阖户的声音此起彼伏,鸡鸣鸟啼,家中的男丁都匆匆出门。

  大隋帝国的汉子能移山能蹈海,虽然徭役繁重,但一想到此后他们附近几个村子都能住进城里,便尤为有干劲,毕竟真也是光宗耀祖的大事。所以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轻胜马,可吞狼。

  等到晨曦洒在晨雾,清风就像个贪财的小老虎,大快朵颐起金灿灿的棉花糖,乡间终于明晰起来。

  旧庙的堂屋门悄悄打开,江游儿用发带竖起披散了一夜的长发,舒爽地抻了个懒腰,看着清理没几天的院子又冒出了杂草,微微皱眉。叹了口气,径直走向院里的大水缸,弯腰在里头掏了一把,随即他喜上眉梢,一条肥美的鳜鱼便被拎着尾巴出来。

  江游儿熟稔地处理完鱼便进入了堂屋旁的灶房,不一会儿就看到灶房顶上的烟囱冒烟,渐渐烟开始变淡,而香气弥漫,咕嘟咕嘟的声音敲动着食欲。

  过了会儿,江游儿从伙房里出来,到水缸里洗了洗手,边在衣服上擦手边往屋里走去。

  屋里正堂是尊泥塑金身的关老爷,不过久未修葺已经斑驳,一旁的青龙偃月刀前些年被江游儿拆下架在火堆上给小豆子烤尿布了,现在被两根树杈支起,挂满了江游儿腌的鱼干。神像前的香案被江游儿拆了做了床板,支左侧的厢房里。

  他推门进去,就看到小冬瓜、小西瓜和小南瓜正忙不迭地爬起来苦着脸。而小豆子正坐在墙角的赤兔马像背上,撅着屁股,咬着手指头,天真地看着几个哥哥。阳光正好从窗外照在小豆子的屁股上,能看到一缕缕热气蒸腾。

  江游儿一看便知缘由,瞪着小冬瓜三人道:“你们昨天是不是又玩火了?”

  小冬瓜连忙辩解道:“昨天我们在河边等你到天黑,饿了我才烤鱼吃的。”

  江游儿看向正缩着脑袋不敢看他的小西瓜和小南瓜,基本已经猜到了七八,笑道:“你们两个就别躲了,肯定又是你们两个馋嘴,说了多少次了,你们不能当着小豆玩火,每次她都得尿床,你们就是不长记性!罚你们两个给小豆子洗裤子,小冬瓜,你给我把被褥抱出去晒!”

  三个孩子垂头丧气地动手,江游儿却抱起一旁的小豆子,拍了拍她的小屁股道:“这么大还尿床,羞不羞,哥哥给你换裤子,一会儿吃鳜鱼粥!”又看了一旁的三个,作弄道:“手脚慢了地没的吃!”

  这下一个个都活动起来,赶紧帮小豆子换裤子的换裤子,打水的打水,晒床单的晒床单。一个个不亦乐乎,这有小豆子被弄的痒痒了,咯咯咯直笑。

  几个孩子忙好了,一个个围在了堂屋里的桌子旁,开始从瓦瓮里盛粥,然后开始猜拳,输了的要先喂完小豆子再吃,不过小冬瓜每次都会输,于是他开始一勺一勺悉心喂给小豆子,时不时地给她擦嘴。

  江游儿也匆匆喝了碗粥,便把院墙角的两个鱼篓拿了过来,开始从水缸里娤鱼,当初他其实也道了服徭役的年纪,不过他没有登造在册的户籍,所以他谎报年岁,且村里可怜他还有四个弟弟妹妹,所以都没有戳穿。所以自从服徭役开始,他就时常往地基那边送鱼,虽然不多,但熬些鱼汤还是狗大家喝的。

  “小冬瓜,我出去了,你在家好好看着弟弟妹妹,别乱跑,我一会儿就回来了!”江游儿挑起沉甸甸的两个鱼篓便匆匆出门。

  小冬瓜他们应了一声,便开始了他们和往常一样的生活。

  江游儿很快进入了洛家村,村子里的女眷们在家忙着洗衣服,时不时和他打着招呼,知道他是前往工地送鱼,所以他给谁家鱼都不要,怕别人戳脊梁骨。

  东都选址就在村南不远,很快就听到了那边热火朝天的号子声,他熟门熟路地往火头军营地跑,那里忙碌的几个伙夫都是村里的熟人,带头不是别人,就是卖鱼的王哥他爹,十里八乡有名的厨子——王胡子。

  王哥一看江游儿来了,老远就迎了上来,像猫一样在鱼篓,眼睛发亮,忙不迭接过担子道:“你小子可以呀,这个时节的鳜鱼可不好抓,你小子是龙王爷的女婿吧!”

  江游儿舒展了一下肩膀笑道:“王哥你就别笑话我了,我也是运气好,这一网捅着鳜鱼窝了!”

  “我看你也是!”王哥一本正经地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村里少有人知道江游儿能下水摸鱼的本事,但王哥不一样,他比江游儿长四岁,两人从小玩到大,水里的本事,他心知肚明。当初他第一次看到江游儿的本事时惊为天人,后来两人一合计,江游儿抓鱼他卖鱼,一拍即合。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伙夫营,江游儿看到王胡子整汗流浃背地在炉灶前炒着大锅菜,喊道:“王叔,您卸歇会儿,我帮您炒两下!”

  王胡子一看是江游儿,笑骂道:“你们两个兔崽子,一天到晚就会个取鱼摸虾的本事,老子的一身本事就绝在你俩手里了!”

  江游儿急忙讨饶道:“别别别,您可别给我扣这么大帽子,是王哥资质不行,学不得您的皮毛,要不现在早就飞黄腾达了!”

  王胡子一听眉开眼笑,手上的力道都大了几分,炒的铁锅当啷作响,嘴上却骂道:“可不咋滴,你们没一个让我省心的,你小子也是,上次我托人给你介绍的丫头你恁的就不同意?”

  江游儿一听就发慌道:“王叔,那个姐姐她也太魁梧了,笑起来地动山摇的,我是怕我们家床板受不住!”

  此言一出,众人哈哈大笑,惹得江游儿一脸尴尬。

  王胡子没会过意,停手道:“怕个球,等到咱这东都建好了,你到时候也能搬到城里住,城里的房子不比咱村里的硬朗?”

  江游儿一听无言以对,就在这时,一个凶巴巴的声音传来。

  “江游儿,你个小贼子,你给我出来!”

  江游儿一听,顿时惊喜不已,脱口而出道:“庭芳姐姐!”他急忙就冲了出去。

  王胡子这下反应过来,喃喃道:“我说这小子咋看不上王村村花,原来是有人了。”

  一旁的王哥终于把鱼收拾好,忍不住说道:“可不是,多壮实的妹子!”

  父子俩对视一眼,均感恨铁不成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