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煮成熟饭
临江2019-05-24 14:202,276

  江游儿看着自己的双爪惊愕万分,除了没有双臂的鳞片,双爪与刚才毫无区别。他朝支南仲道:“那以后我岂不是多了个自保的利器?”

  支南仲摇头道:“切勿随意乱用,民智未开,若是暴露于众人,只怕酿成祸端。”

  江游儿想了想,深以为然,这时支南仲忽然疑惑道:“奇怪,你这咽喉处怎么和长了片鳞片,还是金鳞?”

  江游儿闻言心头一紧,心念电转,已经褪去了双爪的变化,摸了摸咽喉处,随即猛地一扣,金鳞便被拔了下来,他随手便扔进了一旁的洛水,伤口留着殷红的血,他满不在乎地笑道:“这也是当初吞了蛇血长的,我瞧着难看一般都拔了。只是拔了还会再长,也不是何时是个头。”

  支南仲微微皱眉道:“奇怪,难道当年那妖蟒已经化龙成功,怎么会生金色逆鳞?对了,你是不是吸收了庭芳龙魂环配的精魄?”

  江游儿赶紧道:“是不是那个红色的玉佩?”

  “正是!”

  “那日我不小心,那红光就自己游过来了,后来我就看那玉佩掉色了。”

  支南仲点头道:“恐怕是因为那龙魂精魄,所以才生出了这片金鳞。”他看到江游儿咽喉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只剩下一个淡淡的红色印记。

  江游儿不置可否地挠挠头,这时支南仲却看到他束发的龙筋,随即道:“你头发上那根便是那条龙筋吧?拿与我看看。”

  江游儿随手一抹,便递了过去。龙筋一入支南仲手里,就宛若活过来一般,如灵蛇缠向了他的手臂。而支南仲手腕一翻,猛地握住龙筋,一下就像抓住了七寸,登时失去了灵性。

  “果真是一根龙筋!那妖蟒的全部精华都在这根龙筋之上,若是能让这龙筋吸收足够的天地精华,说不定真能孕育一条真龙出来。”

  支南仲随手又抛给了江游儿,江游儿手一伸,那龙筋就又活了过来,一下子便牢牢缠在了他的手腕上。江游儿这才意识到,定是那日龙筋吸收了龙魂精魄,才有了灵性。

  支南仲看着他道:“收好这宝贝,不要轻易在人前施展。记住,君以此兴必以此亡,牢牢记住,以后定会有大用!”

  江游儿赶紧点头称是,就在此时,一个身影远远地跑了过来,他回头一看,顿时亡魂大冒,惊恐道:“师父救命,庭芳姐姐过来了!她要杀我啊!”

  支南仲板着脸道:“怕什么,她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

  江游儿一想有支南仲在自然不用那么担心,可小腿肚子却不争气的发软,不由道:“不行呀师父,弟子现在看到她就慌,本来我没学屠龙术就差点被她杀了,要是她知道我学了还能放过我?”

  “出息,你现在好歹也算她小师叔了!”

  江游儿忽然想起昨晚支南仲的话,忍不住道:“师父,你昨晚说了让我娶她的事情还算不算数?”

  支南仲似笑非笑道:“你现在连见她都怕,还想娶她?”

  江游儿语塞,尴尬道:“可我喜欢她。”

  支南仲哈哈笑道:“你现在算她的师叔,你要是想娶她可就有违伦常!”

  江游儿想了想道:“庭芳姐姐的师父是谁?”

  这下换支南仲语塞,忍不住等着江游儿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江游儿嘿嘿笑道:“弟子是觉得应该听师父的!”、

  支南仲起身,拍了拍屁股道:“跳河吧。”

  江游儿诧异道:“您说什么?”

  支南仲道:“再不跳可跑不了了,丫头已经炸毛了,还是为师先安抚安抚吧,这两天你先不要露面了。”

  江游儿赶紧反应过来,回头再一看,支庭芳已经相距不远,他再不犹豫,“师父,我先溜了!”说着一个助跑跳起,竟然还来了个鹞子翻身,一头扎进了滔滔洛水中,却没有激起什么浪花。

  过了几息,支庭芳已经匆匆赶来,她四下张望,急道:“爷爷,那小贼人呢?”

  支南仲却板着个脸,喝道:“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杀了他!”支庭芳咬牙切齿。

  支南仲冷哼道:“你是不是还想翻天!他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行凶,如此胆大妄为,是借给你的胆子!”

  支庭芳红着眼道:“我不管,您要把屠龙术传给他,我就杀了他!”

  支南仲瞪眼道:“反了你,我收个徒弟难道还要你过问。平日你我把你都宠坏了,太不知道天高地厚。爷爷就问你,爷爷现在不传给他,传给谁?”

  支庭芳不甘心道:“不传给我爹,就不能传给我吗?”

  支南仲叹息道:“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是女儿身,你修不了屠龙术的,其它的秘法秘术爷爷都可以教你,而且大多都交给你了。”

  支庭芳扁着嘴,泫然欲泣,“可也不能传给那个小贼,他有什么好,您传给他,就不怕他无法无天吗?”

  支南仲叹道:“庭芳,你对他有偏见,他的品性爷爷已经都调查过了,他对你轻薄也不能完全怪他,只因你体内有真龙血脉,而他体内也有,所以你对他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这是他无法抗拒的。如果你去细细了解他,你就知道他是个好孩子!”

  支庭芳此刻却听不进去,她急道:“爷爷,你是不是已经传他屠龙之术了!”

  支南仲点头道:“按理说,现在你得管他叫小师叔,不过为了以后屠龙术还能在支家,我希望他能是我们家的女婿。”

  支庭芳顿时万念俱灰,一直忍着的眼泪终究流了下来,近乎咆哮道:“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说着她哭着就跑了。

  支南仲看着支庭芳的背影,皱着眉,叹息道:“爷爷也不想这么狠心,可支家从来都不能为自己而活,这天下苍生,还需要我们呐!”

  ……

  江游儿一路如鱼得水,很快便到了村子附近,不过此时他的样子实在不是和让人看到,于是他避人耳目,绕进后山回到了旧庙里。

  此时小冬瓜他们都不在庙里,江游儿当他们出去玩耍,也未及多想,便进门找了件衣服换上,这时才反应过来,小冬瓜他们平日里并不会随便离家,他不禁查看桌上的碗,竟还剩下不少。鳜鱼粥是他们几人的最爱,从来都只有不够吃,怎么可能会剩,他越想越慌,急忙冲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