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真龙血脉
临江2019-05-24 14:203,079

  江游儿此刻浑身都使不出力气,只觉得身上的每一块血肉都在崩裂灼烧。这样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当初妖蟒腹中如是,而在之后不过是偶尔发病都不如这般剧烈,但随着他多年来在水中降低体温缓解,发病的次数也渐渐减少。

  艰难地看向自己的双手,江游儿不由大惊失色。这两条密布青色鳞片的手臂以及尖锐而狭长的双爪,哪里还有手的模样。

  “怎么?怎么、会这样?”

  “张口,先缓缓,否则无需一时三刻,你就真成了怪物了!”支南仲拿起腰间的玉葫芦晃了晃,随即打开对着江游儿口中倒了一口。

  江游儿很快抿了一口,顿觉身上的灼烧犹如潮水般褪去,可手臂上的鳞片还有那双可怖的爪子却依旧还在。他一口气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爪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虽然那股灼热感没了,但是身上血肉都在变化的感觉仍旧在,手臂上的鳞片还在滋长。

  “前辈,我还有没有救?我会不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江游儿有些害怕,他看到支南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支南仲眯着眼睛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小子但也不小,居然敢喝那畜生的血,你可知它的体内有多么庞大的能量,绝不是人类能承受的。”

  江游儿急道:“可我也不清楚,之前我只知道被庭芳姐姐烧着了,然后就什么也不记不得了,等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成这样了。”

  支南仲皱眉道:“庭芳这个丫头啊,冒冒失失的。现在不是说他的时候,说说你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定曾经喝过巨蟒甚至是蛟龙的血吧?”

  江游儿脸色大变,这是他埋在心底的秘密,从不敢让任何人知晓。他不敢应承,只是警惕地看着支南仲。

  支南仲却已经智珠在握,笑道:“不必紧张,没想到还真是你,据传十年前,东汉有妖蟒化龙,遭天谴,身死道消。后来有人说在海滨发现了一具巨蟒尸体,一旁还有个小孩,想必你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孩子吧!”

  江游儿屏住呼吸,努力止住身体的颤抖,但他的心底已经凉了半截,挤出笑容道:“前辈别开玩笑了,十年前我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是我!”

  支南仲哈哈笑道:“都说了你不必紧张,老夫不是那些昏了头的士族门阀,一天天想找你炼丹长生,你大可放心。”

  江游儿听他一说,顿时想起当初他千辛万苦,才从那些人的围堵下逃脱。他看向支南仲,心里也下定了决心,道:“前辈是怎么看出来的?”

  支南仲道:“恐怕天下能看出来的人屈指可数,不过巧了,我就是其中之一!”

  江游儿心里发紧,但他面不改色,他看了看一旁的洛水,料定只要入水,他便海阔凭鱼跃了。

  支南仲自然瞧出江游儿的打算,不过他也不急,说道:“小子,你可知我为何非要传你屠龙之术?”

  江游儿茫然摇头,这件事他本就觉得可笑,他本就是龙族之人,又怎能学什么屠龙之术。

  支南仲笑道:“你听我给你细说,我观你似乎对屠龙术十分抗拒,但你未必知道,究竟何为龙?”

  江游儿一听也是茫然,虽说他出身龙族,但从不明白为何族人和组中的龙像大相径庭。

  “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龙乃是天地精华所共生,自古传言,龙是人族始祖,华胥氏履雷泽巨足印而孕伏羲氏。伏羲统一华夏部落,取蟒蛇的身,鳄鱼的头,雄鹿的角,猛虎的眼,红鲤的鳞,巨蜥的腿,苍鹰的爪,白鲨的尾,长须鲸的须,创立了中华民族的图腾龙,龙的传人由此而来。”

  江游儿不禁道:“前辈,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书里都有,可您这么一说岂不是真伪难辨,照这么说到底世间有没有龙?”

  支南仲道:“稍安勿躁,你听我说完,世间有没有龙的答案需要你自己慢慢找,当你学会了屠龙术自然可以慢慢得知。”

  江游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刚刚我就说了,龙是集天地之精华与一身,这个你最有切身体会。就像你刚刚吞食的大鼋血液一样,你现在体内狂暴的力量正在改变你的肉体,也带给你巨大的力量,虽然难看了点,可威力却不同凡响。”

  支南仲踢了一块脚边的卵石,江游儿下意识地一爪子抓住。

  “咔嚓!”

  江游儿目瞪口呆地看着爪中四分五裂的石头,不敢置信道:“这么厉害?”可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双爪子定会让他沦为人人喊打的怪物。

  支南仲叹息道:“一头小小大鼋就有这样的功效,若是龙的血肉你可以想象?”

  江游儿心里不舒服,忍不住道:“那照前辈这么说,岂不是说,所谓的屠龙一族不过就是为了屠龙而食?”

  支南仲摇头道:“这个问题实则在于你而不在我!”

  江游儿诧异道:“在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支南仲盘膝而坐,正色道:“你会屠龙而食吗?”

  江游儿一想屠龙而食,那岂不是吃自己,斩钉截铁道:“我怎么可能会吃!就是死也不会!”

  支南仲哈哈笑道:“有趣有趣,你小子真是我屠龙一族的不二传人!现在我且问你,我有办法救你,你愿不愿拜我为师,成为屠龙一族第三百六十五代传人?”

  江游儿一听可以得救,总算能先度过眼前难关,之后大不了一走了之,所以赶紧翻身跪在了支南仲面前,恭恭敬敬叩首,大声道:“弟子江游儿拜见师父!”

  支南仲顿时老怀安慰,他自然看出江游儿的打算,可那又怎么样呢?这世上又怎么会有人会真正的拒绝,这一条贼船从没人会中途下来过,他有信心。

  “好,从今以后,你江游儿就是我支南仲的亲传弟子!”支南仲仰天大笑。

  江游儿一听支南仲名字,不由心神激荡,他能感受到一个老人散发出来的豪气,让他有些好奇。

  支南仲看向江游儿道:“你可知为何为师非要收你为徒?”

  江游儿不置可否,有些茫然地摇头。

  支南仲道指了指他被五片鳞片覆盖的胸口,淡淡道:“就因为你这处鳞片!”

  江游而低头一看,此处狰狞可怖,总会让他回忆起当年被妖蟒吞噬的清境,但一想支南仲已然知晓一些,便问道:“您的意思是因为我吃了那大蛇的血肉?”

  支南仲点头道:“不错,你果然聪明,世人并不知道,所谓的屠龙之术,其实是为了阻止真龙诞生。与龙争夺天地精华,儿所谓的天地精华就是这些藏匿的深山大泽中的活了千百年的巨兽。”

  江游儿稍稍一想,若有所思道:“难道真龙就是靠着吞噬这些怪物而来的?”

  支南仲笑道:“哪有这么简单,虽不中,不过也不远矣。一条真龙的诞生需要历经千难万险,吞噬也是一条捷径。有‘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之说;又有鲤鱼跃龙门之说。真相至今依旧成迷,但不可否认的是,但凡有人或大畜吞噬这些精灵之兽,多半是会天下大乱。而屠龙一族的使命,便是守护天下苍生,从来就不是屠龙而食!”

  江游儿肃然起敬,他点头道:“弟子明白!”

  支南仲道:“我们支家世代都有真龙之血在身,所以身具异能,已有专门的秘法传下。但千百年来,血脉渐渐式微,更多是依靠祖上传下的秘法。秘法的根基,更多是要靠真龙血脉催发,而你所食的妖蟒已经在华龙边缘,可谓是世间最接近真龙的血脉。所以你说,这屠龙之术若不传你,还能传给谁?”

  江游儿恍然大悟,心里却有几分发出,他本就是龙族,可他现在比不清楚,他的血脉究竟算不算是真龙血脉。不过总算知道,支南仲想必不会要把他当龙吃了。

  当即,他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师父,我的手还能变回去吗?”

  支南仲笑道:“废话,难道为师还要收个怪物当徒弟?你且听好了,屠龙术暂且不学,要想先恢复你身上的变化,需先学降服你体内大鼋的血气,这种事情其实玄之又玄,并不好理解,你只要借助体内的龙血,龙血是可以克制天下一切血脉,而你现在要做的,便是努力想象当初见到那条大蛇的样子,努力回忆。”

  江游儿依言闭上眼睛,心里已经不自觉地开始回忆当年那条妖蟒出现的场景,它有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口,密布着白森森的尖牙,上面沾满涎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豢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