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下毒
二文文2018-12-26 19:082,258

  卧榻旁,宫墨胤心不在焉地脱下外袍,正要解里衣,却听得宋木槿一声惊叫。

  “胤哥哥!”

  “好痒…我身上好痒啊!”

  “我是不是毁容了?”

  宋木槿惊恐地捂住脸,紧紧抓着宫墨胤的衣袖,像只受惊的小鹿。

  宫墨胤低头一扫,才发现她原本雪白如凝脂的皓腕如今一片赤红,平滑的肌肤就像久旱而龟裂的土地,一块一块地往下脱皮。

  “这是怎么了?”宫墨胤大惊,皱眉问,“是不是误食了什么?”

  “今日辰时不到,婢女们就为我梳妆打扮,嘴唇点绛之前,我只喝了半碗清粥。”

  宋木槿委屈地说完,又捂住眼睛,“我…我看不见,我是不是变丑了?呜呜呜,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日,究竟是谁要这么害我!”

  宫墨胤只得好声安慰,“别急,朕马上让太医来诊治!”

  宋木槿“嗯”了一声,又是嘤嘤哭泣。

  不出半刻,太医急急忙忙赶来了。

  他提心吊胆地为宋木槿把了脉,脸色一变,赶紧让她平躺,从袖子里摸出一副银针,火急火燎地针灸。

  扎完后,太医方说:“娘娘万幸,这毒剂量只是让皮肤瘙痒蜕皮,并不会伤及性命。”

  宫墨胤眉一拧,“毒?”

  “正,正是。”太医擦擦汗,答。

  宫墨胤大怒,“为何会中毒?”

  “今日是帝后大婚之日,说不定是有奸人想让娘娘丢脸……”

  “谁,是谁想害我?”宋木槿在宫墨胤怀里瑟瑟发抖,“胤哥哥,木槿好害怕。”

  “这毒是从皮肤入,娘娘可曾接触过什么东西?”

  宋木槿吞吞吐吐,“我…我只接触过嫁衣,可嫁衣是姐姐亲手缝的…”

  宫墨胤将嫁衣扔给太医,冷声道,“你查查!”

  “是!”太医战战兢兢地接过。

  宋木槿连忙摇头,“胤哥哥,不会是姐姐的,姐姐她……”

  宋木槿的话被太医打断,“娘娘,这毒真是覆于嫁衣之上哪!”

  “怎么可能,姐姐怎么可能会害我,我不信,我不信……”宋木槿做出一副伤心至极的模样。

  宫墨胤深吸一口气,怒火中烧。

  宁容芮,真是好样的,竟然做出这种下作的事!

  你的心,当真这么毒吗?

  他放柔了语气,对宋木槿说:“别哭,朕定给你个公道。”

  宋木槿断断续续道:“胤哥哥,我想,是哪里出了误会,姐姐不可能做这等事的,定是有奸人陷害。”

  “御前太监。”宫墨胤唤道。

  “老身在。”

  “今日何人接触过嫁衣?”

  “回陛下,今日之前一直存放在偏殿地下,有小童看守,未有人接触过。”

  宋木槿止住哭声,犹如深受打击,“姐姐,姐姐她……”

  宫墨胤气得摔了烛台,大步走出门,众人皆垂首,无人发觉,床上的宋木槿,那一双怨毒又狡诈的眼睛。

  宁容芮啊宁容芮,当年宁家给我的屈辱,我要你用生不如死来偿还,胤哥哥最讨厌下毒两个字,你就等着承受天子之怒吧!

  想带着那个小孽种逃跑,没这么容易!

  20、死在皇宫里!

  宁容芮带着恒儿正往宫门逃跑,高高宫门近在眼前,她紧悬的那口气,也松了半分。

  她回头,深深看了眼这座宫殿。

  这里葬送了她的一切,她再也不想踏入这里半步。

  秀手放在门环上,只要拉开门环,她便能和恒儿离开!

  咻!

  一支利箭钉在她额头上。

  心,蓦地一凉,宁容芮缓缓回头,便见宫墨胤骑马而来,在他身后,跟着宋木槿与众多下人。

  “来人,拿下罪奴!”

  一声令下,宁容芮与恒儿落入护卫手中。

  宫墨胤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母子二人,面色沉郁。

  宁容芮一愣,宫墨胤不是正与宋木槿一起洞房花烛吗,为何会突然出现?

  宫墨胤冷呵,“想跑到哪去?”

  宁容芮战栗着哀求着,“皇上已立后,求您放我和恒儿一条生路,我发誓我将永不回京!”

  宫墨胤翻身下马,上前捏起宁容芮的下巴,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畏罪潜逃?有胆子下毒,就要有胆子承受被发现的后果!”

  下毒?

  宁容芮一愣,目光瞄向宋木槿,果不其然,宋木槿扬着下巴,讥讽地睥睨着她。

  又是宋木槿搞的鬼!

  明知辩解无用,宁容芮还是直视宫墨胤的双眼,掷地有声道:“我没有!”

  “没有?”宫墨胤将宋木槿拉到她面前,露出那泛红脱皮的手腕,质问,“不是你,难道还是她自己下的毒?”

  宁容芮咬牙,“说不定,就是她自己下的毒!”

  “还敢狡辩!”宫墨胤扬手,宁容芮却将脸凑了过来,“打,你打!”

  宫墨胤神色有一瞬间松动,这个女人,明明是她自己做错了事情,她为什么总能这样理直气壮!

  见宫墨胤没有下手,宁容芮连忙说,“墨胤,当年我是给你下毒了,但那都是我父亲逼我的,我曾用心头血给你解毒,整整照顾了你三天三夜,我没有背叛你,恒儿是……”

  啪!

  一巴掌,终于落下。

  她被这力道打得摔在地上,宫墨胤双目通红,“若不是你,朕岂会瞎?!”

  “不是我,是宋木槿做的,她故意装瞎,给你下……”

  毒字还没说完,宋木槿就哀呼一声,晕倒在宫墨胤怀里。

  宫墨胤抱起宋木槿,将宁容芮抱住他腿的手踢开,“别想走,你就是死,也给我死在皇宫里!”

  他绝不允许她从他的人生里擅自离开!

  就算是绑,也得将她绑在他身边!

  随后下令,“将这罪奴打入冷宫!”

  宁容芮被人拖着走,她用指甲无力地抓挠着地面,大喊:“宫墨胤,我没有下毒,我真的没有下毒,下毒的是宋木槿,不是我!”

  宫墨胤不是听不见她的哭声,但宋木槿三年的陪伴与牺牲,不是这个贱人一句话就能抹灭的,事到如今,明明是她下的毒,她竟然还要陷害木槿……

  宁容芮抬头,恰好看到宫墨胤怀里,宋木槿洋洋得意的脸,哪有半分中毒的迹象!

  宫墨胤,你因为宋木槿一叶障目,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继续阅读:21、真的瞎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