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是他犯贱!
二文文2018-12-26 19:081,014

  正值帝后举行大典,礼乐奏鸣,丝竹合响,钦天监官员高声道:“吉时已到!”

  宫墨胤同宋木槿相挽着手,款款走入正殿。

  下方众人立刻五体投地,恭敬叩拜,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明明是大喜之日,宫墨胤的语气却格外冷淡。

  就好像,这不是他在成亲……

  他一定是放不下宁容芮那个贱人!

  宋木槿心有不甘,但随后又想开了,就算他想着宁容芮又怎样?

  今日,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宁容芮只是个被刻字的罪奴而已!

  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为后,只怕是心如刀绞,不过也许,宁容芮没时间感叹吧?

  她故意让下人透露恒儿的关押点,只怕宁容芮现在正忙着救那个孽种呢。

  救?

  她救得了吗?

  宋木槿嘴角的弧度更大。

  典礼终于结束,两人行至寝宫,很快,她就会是胤哥哥名副其实的女人了!

  宫墨胤推开宫门的时候,想起前些日子,他随口承诺在新婚夜要了宋木槿的事,心生烦躁。

  虽宋木槿对他有恩,这些都是他欠她的,但他对她毫无情义。

  到如今,他心中所想的还是那个女人!

  想到那日在旁院,她信誓旦旦地说,我不爱宫墨胤,只要你将恒儿还给我,我愿意离京,再不回来。

  她不爱他,他早就知道,但他不知道听她亲口说出来那一刻,心脏处会这样疼。

  她轻易背弃了他,可是他宫墨胤做不到她那样冷心冷情,是他犯贱!

  宫墨胤心烦意乱,他甩开宋木槿的手,径自步入屋内。

  宋木槿心下一凉,宫墨胤真的半分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从门口到卧榻的路径上,摆放着一个炭盆。

  假如她真的失明,一脚踩进去,少不得被烫得蜕去半层皮。

  可他,竟然一点都没考虑到!

  宋木槿紧咬着牙,故意踢翻火盆倒在地上,哀哀地唤,“啊!胤哥哥…痛…好痛!”

  宫墨胤回过神来,赶紧将宋木槿扶起来,“木槿,没事吧?”

  宋木槿低泣,“我没事,对不起胤哥哥,我…我看不见…我不知道这里有火盆。”

  “是朕不好!”宫墨胤将她抱入怀中,大步朝房内走去。

  那时他失明,宋木槿为了救他,不惜把她的眼睛换给他,也因此,她活在黑暗里时时梦魇。

  她替他承受了宁容芮给予他的伤害,纵使他不爱宋木槿,但宋木槿对他有恩,他怎么能为了那个贱人又伤她?!

  宫墨胤的内疚,让宋木槿大喜,只要宫墨胤还对她有情,她终有一天会代替宁容芮,在他心上占据一席之地的。

  宋木槿乖顺地蜷缩在宫墨胤怀里,嘴边扬着笑,眼底淬满了恶毒的幸福……

继续阅读:19、下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