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他娶了别人
二文文2018-12-26 19:081,124

  宁容芮扶着门框,迈出了宫殿。

  外头天光大亮,很刺眼,她抬起布满淤青的手掌遮在眼前。

  无论如何,总算是医好了这双眼睛,只是尚未完全康复,仍有些畏光。

  “应是大婚的时辰了。”她自言自语道。

  她本该直接去找恒儿,但一想到宋木槿和宫墨胤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婚礼,她就咽不下这口气。

  “就看一眼。”宁容芮对自己说。

  就看一眼,看到她们成亲,她就死心,再也不对宫墨胤抱有任何奢望了……

  她顺着礼乐声寻去,找到了场地。文武百官都阵列在两侧,对远方翘首以盼。

  宁容芮正巧看着仪仗队从远处显现,连忙藏身在两人环抱的古树后面。

  她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声。

  “据传新后美若天仙,甚得天子宠爱。”

  “尽管家世不佳,天子仍执意立她为后。”

  “喂,你说那前皇后如何了?”

  “沦为罪奴,在天牢大火里又瞎又哑了……”

  “嘘,乱多嘴可是杀头的罪!”

  宁容芮听得心中泛酸,她明白,宫墨胤若是还对她留有半点情谊,她都不会沦落道今日这步田地。

  宁容芮隔着层层人群,能眺望到端坐在马车上,藏在半透明帷帐后的两个身影。

  一个戴旒冕,一个戴凤冠,正是宫墨胤和宋木槿。

  宫墨胤明明近在眼前,却可望不可及,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成婚。

  那么三年前呢?

  她此时心有多痛,想必宫墨胤那时心就有多苦。

  她好恨,好不甘心,可是有宋木槿这个毒妇在,无论她怎么解释,墨胤都不会信她的。

  “墨胤……”宁容芮无声地念叨着,用手捂住了脸,无力地倚靠在树上。

  她依稀能回想起从前宫墨胤君子如玉的模样,他笑吟吟将花插在她头上,说:“芮儿,待我及冠,就娶你为妻。”

  她浅笑着回应:“我等你。”

  可惜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了。

  至此,她们将再无瓜葛,爱也好恨也好,他不再是她的良人,她也不再是他的白月光……

  她抬首,最后望了一眼被层层簇拥的两人,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了此地。

  这些天,她早就摸清了恒儿所在地,她做足了准备,只等今日。

  宁容芮东躲西藏,终于到了偏殿,恒儿就昏睡在角落。

  恒儿身上无数触目惊心的伤痕,青紫交加,她心痛得无以复加。

  宋木槿!

  宁容芮恨不得喝她的血抽她的筋,但,她已不再是从前神气的北定侯之女,她无力反抗。

  如果,如果宫墨胤愿意相信她的话,宁容芮苦笑,哪有什么如果?

  “恒儿,都是母后的错!”宁容芮伸手将恒儿抱入怀里,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母后?”恒儿醒过来,黑色的眼瞳望着她,那双眼睛像极了宫墨胤。

  “乖,不要做声,继续睡吧。”宁容芮摸了摸恒儿的头,见到恒儿乖乖闭上眼后,偷偷抱着他朝门口跑去。

  她要带着恒儿离开这皇宫,她只要恒儿健健康康地长大!

继续阅读:18、是他犯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