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你娘是罪奴
二文文2018-12-26 19:091,103

  宋木槿坐在雕花扶手椅上,懒洋洋地踢了宁容芮臀部一脚,“叫!”

  “我要见恒儿一面!”宁容芮忍着痛,她看不见,但只要靠近她就知道是不是她的恒儿。

  “想见?先叫给我听!”宋木槿好整以暇地吃着桂花糕。

  宁容芮呜咽一声。

  “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宋木槿不耐烦地说,“再叫。”

  宁容芮抿了下嘴唇,放开喉咙,“汪,汪汪。”

  “没有气势。”宋木槿这次踢了宁容芮的大腿。

  宁容芮轻声抽噎着,又提高了音量:“汪!”

  她的躯壳四肢着地,做出种种不堪入目的体态,羞耻和屈辱如潮水般袭来,她已经感到麻木,仿佛肉体和灵魂已经分离开。

  但,只要恒儿还活着,那又如何?

  宁容芮学着狗叫,叫得直到嗓子都哑了,宋木槿才放过她。

  宁容芮嗓子干涸,“我要见恒儿!”

  “学狗喝水,学像了就让你见。”宋木槿娇笑着,“记住,用舌头舔,而且不准洒到地上。”

  宁容芮看不见,她不知道水盆在哪里,只能抹黑前行。

  她每每磕绊一次,宋木槿就畅快地大笑一声,待她终于碰到水盆,却由于目不能视而不小心打翻了。

  水洒了一地,濡湿了她的裙据和宋木槿的鞋。

  “真是条笨狗。”宋木槿刻意拖长语调,像唱戏似的,“笨狗就该好好教育一下,你说是不是?”

  宁容芮心觉不妙,忙道:“宋木槿,你想怎样?”

  “怎样?”宋木槿伸出脚,“给我舔干净。”

  宁容芮不动。

  宋木槿狠狠踹她一脚,“不听话?就让你儿子来!”

  “我做!”宁容芮低下头,伸出舌……

  宁容芮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接下来的漫长时间,宋木槿变着法儿地折磨、羞辱她,让她学着狗在地上打滚,把扔出去的鞋用嘴叼回来,宁容芮一一照做。

  精神濒临崩溃的宁容芮,不是没想过站起来,狠狠给小人得势的宋木槿一巴掌,可是一想到恒儿在宋木槿手里,宁容芮就只能压下怒火。

  不知过去了多久,宁容芮几乎快要昏厥。

  宋木槿一脚踩在宁容芮背上,手揪起她的头发,傲慢地说道:“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就让你见一面你儿子。”

  宁容芮身体一震。

  下人将恒儿抱上来,宋木槿递给宁容芮,虽看不见,但只要抱住孩子,宁容芮就知道,这是她的恒儿!

  “恒儿!”他没死,他还活着!

  宁容芮眼泪沾湿了眼上的白布,恒儿伸手摸了摸,软软地喊,“母后…”

  “你娘是罪奴,可不是什么皇后!”宋木槿将他一把夺过,恶狠狠地说,“来人,将这小孽种扔下去!”

  宁容芮掩藏在宽大衣袖下的五指紧握成拳,指关节泛白。

  如今恒儿还活着,即使受尽屈辱,她也有希望继续。

  她一定要治好被弄瞎的眼睛,待宋木槿和宫墨胤忙于大婚之际,将恒儿救出来。

  她什么都不要了,她只要恒儿活着!

继续阅读:17、他娶了别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