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被贬为奴
二文文2018-12-26 19:091,146

  一连两天,宁容芮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她从下人口中听闻,宋木槿仍未痊愈,宫墨胤不眠不休守了宋木槿两天。

  宋木槿明明是假装,但宫墨胤偏偏就信!

  因为那可笑的救命之恩……

  宁容芮下床推开门,一股冷冽的寒风吹来,胸口的绵绵痛意令她走几步路都上气不接下气。

  刚出门,就看到宫墨胤扶着宋木槿,还有个道长跟在两人身后。

  “是她!”道长遥遥一指,而后以迅雷之势冲到宁容芮身边,带着内力的拂尘一甩,道长厉呵,“何方妖物,胆敢在此撒野!”

  “芮姐姐!咳咳咳……”宋木槿拿着帕子捂唇咳嗽,连忙将帕子藏在身后。

  宫墨胤伸手夺过,见到帕子上的血迹后,剑眉皱得更深,“怎会吐血?”

  “陛下,妖物戾气太盛,宋小姐……”

  宋木槿靠在宫墨胤怀里,打断,“道长,您不要胡说,芮姐姐是皇后,哪是什么妖物?”

  一听是皇后,道长连忙跪在地上,“陛下,微臣不知是皇后娘娘…但…宋小姐迟迟未愈,如今还吐血,实则是皇宫内有妖物作怪……”

  看了一场戏,宁容芮终于明白了,又是宋木槿在作妖!

  宁容芮清澈的水眸,如利剑一般朝道长射过去,道长不敢和她对视,眼神躲闪。

  鲜血顺着唇边流下,宁容芮脸色苍白地撑着身子,问,“宫墨胤,你信吗?”

  他信,她就是害人的妖物,他不信……

  然,宫墨胤没有理会她,而是询问道长,“贬为奴仆可行?”

  “可,还需刺字镇压。”

  “传令,今日起皇后贬为奴仆,充浣衣局。”

  宁容芮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宫墨胤,这么浅显的谎话你也信?”

  “你是在说朕昏庸?”宫墨胤用脚尖挑起她的下巴,“若不是你这妖物惑主,大成怎会亡?”

  宁容芮下唇已经毫无血色,他说得对,若不是她当年用命救了他,大成怎么会亡?凌哥哥怎么会死?宁家怎么会沦为如此下场?

  她才是罪人!

  太监的声音尖利刺耳,“来人,给这罪奴刺字!”

  “不!”宁容芮惊恐地看向宫墨胤,“宫墨胤,我不是妖物,我不是!”

  宋木槿柔弱地求情,“胤哥哥,不如就算了吧,我…咳…我没事……”

  “刺!”

  一声令下,宫墨胤揽着宋木槿转身。

  “痛…不要……”

  “宫墨胤…我不是!我……”

  身后传来宁容芮撕心裂肺的喊声,宫墨胤左手紧握成拳,手心是那一张纸条。

  他万万没想到,他哥竟然没有死,而这个已嫁予他的女人,即使他给了她后位,她仍想从他身边逃走!

  既然如此,那便做个下贱的奴仆!

  脸颊的痛像针扎一般,宁容芮痛得意识涣散,眼里满是宫墨胤明黄的背影,无情、冰冷。

  哗啦!

  一盆冷水迎头泼下,宁容芮清醒过来。

  狠狠一鞭子抽过来,掌事嬷嬷恶声恶气地喊,“快点做事!”

  湿冷的衣服黏在身上,宁容芮冷得瑟瑟发抖,却不得不将手伸进冷水,清洗着下人们脏污的衣物……

继续阅读:09死而复生的宫凌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