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死而复生的宫凌思
二文文2018-12-26 19:081,153

  辱骂、鞭打、上刑……

  这种低贱的日子过了两月有余。

  从一开始的反抗,到如今,宁容芮只是顺从地低头洗衣,手指冻得通红还长满了疮。

  她身上已无一处好肉,到处是针眼和鞭痕,馊饭馊菜让她面色蜡黄。

  一阵反胃,宁容芮捂住嘴,一鞭子抽在她腰上。

  “嗯…”

  闷哼一声,她紧紧咬住下唇,忍住恶心继续洗衣。

  一上午过去,手指已被水泡得发白。

  宁容芮想停下来擦擦汗,却见掌事嬷嬷走拿着鞭子走过来,她不敢停下。

  掌事嬷嬷朝她命令道,“皇后娘娘怜惜与你姐妹一场,特意向陛下求情,命你去缝制嫁衣!”

  “宋木槿?”

  “大胆,岂敢乱呼皇后娘娘名讳!”

  掌事嬷嬷狠狠朝她甩了个耳光,然后让下人将她带进房内。

  “陛下让你绣一对鸳鸯。”

  红色嫁衣刺痛双眼,宁容芮手指拿着针线,一针一针。

  他竟然让宋木槿为后,还让她亲手替宋木槿绣嫁衣!

  胃又一阵翻腾,宁容芮扔了针线,难受得蹲下身干呕起来。

  “敢偷懒!”又是一鞭子抽来。

  一旁的婢子低声在掌事嬷嬷耳边说,“这贱人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掌事嬷嬷将一个懂点医术的小丫头喊来,把脉后小丫头大惊,“她好像有喜了。”

  有喜?

  宁容芮悄悄替自己把脉,摸清楚脉象后,不由大惊失色。

  她本以为月事未来,是因为身体不好,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又一次怀上了宫墨胤的孩子!

  想到两岁多该不会说话的恒儿,宁容芮心如刀割,以如今她这个残败的身子,这个孩子若是出生又会有多孱弱呢?

  况且,如今宋木槿已高居后位,害死她恒儿之后,又怎么容得下这个孩子?

  ……

  “皇后娘娘,那个罪奴怀孕了!”掌事嬷嬷跪在宋木槿跟前,焦急万分。

  “什么?!”宋木槿大怒。

  “这两月无论怎么虐待她,这罪奴还是好生生活着,奴婢不曾想她竟会怀孕!”

  “无妨,怀得好!”宋木槿唇边勾起一个恶毒的笑容,“既然她敢怀,那我便要她生不如死!”

  “娘娘,您想做什么?”

  “先不用声张,到时候自然会知会你的。”

  “是,奴婢告退。”

  …

  整整半月,宁容芮每日被逼着缝制嫁衣。

  宋木槿没有出现为难她,这反而让她心里更加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又过半月,宁容芮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再过两日便是封后大典,宋木槿要的都已得到,或许早就忘了还有她这号人。

  这日傍晚,宁容芮在房间替嫁衣做最后的收尾,却见到了一个她想不到的人。

  死而复生的宫凌思!

  “凌哥哥!”宁容芮惊呼一声后,赶紧用手捂住唇,生怕被人发现。

  “容芮!”宫凌思大步走过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心疼万分,“容芮,你受苦了!”

  “凌哥哥,你是来救容芮的吗?我好想你!”

  “容芮,跟我走,我带你离开!”

  啪啪啪!

  一阵拍掌声传来……

继续阅读:10 大声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