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挑逗
二文文2018-12-28 15:071,101

  夜深人静,宋木槿将催情的香薰点燃,只着一件单衣,嘴角噙着笑,好整以暇地端坐在床侧。

  帝后大婚之后的这段时日,循习旧礼来说,皇帝是要夜夜下宿皇后寝宫的,可是宫墨胤借政务繁忙之由,每至夜半才归,半点要碰她的意思都没有。

  这么些时日过去,宋木槿实在是耐不住了。

  说出去简直让人笑话,大婚许久,她竟还是清白之身!

  因此今夜,她燃起这具有催情作用的香,必要让宫墨胤意乱情迷,神志不清的时候,顺势要了她。

  她瞧着窗户纸上,映出草木影影绰绰,就是没有宫墨胤的人影,她捺住心头不快,双手捏住绣花的帕子,烦躁地拧绞着。

  谁知今日,宫墨胤竟来的如此之快!

  “胤哥哥。”宋木槿笑意盈盈地迎上前,帮他脱去外衫。

  “嗯。”宫墨胤点头,却没有任何动静。

  宋木槿暗自咬了咬牙,面上却仍是那副笑意荡漾的情态,“胤哥哥,今日时候尚早,我……我们……”

  一边说,宋木槿一边上手抚摸着宫墨胤的脊背,暗示意味十足。

  宫墨胤本是来兴师问罪,但此时他却想看看宋木槿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宫墨胤抓住了这只不安分的手,微微眯了眯眼,“今日换了一种熏香?”

  宋木槿眼神微闪,娇笑道,“是啊,胤哥哥喜欢吗?”

  说着,宋木槿又用另一只手挑拨起他的胸膛,他竟然有些隐隐的冲动。

  不可能!

  一定是这香有问题!

  宫墨胤的呼吸愈发粗重,他半睁双眼,朦朦胧胧之中,双手摸上宋木槿的眼睛。

  “芮儿?”

  宫墨胤的手探入女子的衣襟,揉捏着胸前的软肉。

  女子发出娇媚的声音,宫墨胤便仿佛看见了宁容芮的脸,但芮儿从未叫他胤哥哥。

  宫墨胤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他又说不上来是何处。

  他翻身压上女子,心中充满着欢悦,说道:“芮儿,你回来了?”

  身下人妩媚的动作僵硬了一瞬,宫墨胤丝毫没有察觉,他小心翼翼地解开原本就松松垮垮的腰带,扯开衣襟,着迷地凝视着雪白的胸膛。

  洁白无瑕,宛若上好的羊脂玉,泛着莹莹光泽。

  不对,怎么没有刀疤?

  宫墨胤咬破舌,清醒不少,他蓦地从宋木槿身上坐起,宋木槿还眼神迷离地说着:“怎么了,继续呀,胤哥哥,别叫我耐着难受。”

  直到宫墨胤起身下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披上大氅,宋木槿才惊觉不对。

  “胤,胤哥哥?”她小声问。

  “宋木槿。”宫墨胤冷冷地说,“我念你旧恩,一直对你放任自流,没想到你胆大包天,竟敢给我下药!”

  宋木槿连忙爬起来,一个劲儿地摇头,泫然欲泣地辩解道:“不是的,胤哥哥,臣妾只是见你连日操劳,打算好好宽慰你的。”

  宫墨胤对此时宋木槿的示弱嘴脸,心中厌弃至极,一分目光都不想施舍给她。

  但,有些事他必须问清楚!

继续阅读:28、谁做了手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