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竟是他的儿子?!
二文文2018-12-26 19:091,311

  宫墨胤自从那夜去了井边,心中宁容芮的音容笑貌萦绕不去,每日无心朝政。

  闲暇时光,他既不玩乐,也不理会宋木槿,单单对着一张宁容芮的画像自说自话。

  “芮儿,今日天朗气清,花园新开了两种花。”

  “今日是胤里的庙会,我叫人带了两个风车回来,上一次我俩没带钱,你只能眼巴巴地望着,这次我给你买回来了。”

  “还有,宫恒生病了,我也病了。”

  当仇恨已经放下后,那一片遮住他眼的叶子终于消失,他总觉得当年宁容芮变得太快,她说话时就像背书,而他因当时太生气而没注意到……

  他开始着手调查从前的事情。

  但,他越查越是心惊。

  成为压垮他最后一根稻草的,是他在未央宫时无意中发现的一封密信。

  这封北定侯写给宁容芮的密信中,催促她别忘了约定,尽快给宫墨胤下毒,否则就让她流产。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宫墨胤哆嗦着手,几乎拿不稳纸。

  信中言辞极尽嘲讽,说既然宁容芮奉子成婚,当然要铲除亲生父亲宫墨胤这个后患。

  恒儿竟是他的儿子?!

  他一直以为宁容芮是故意流掉他们的孩子,希望嫁给宫凌思,没想到竟是被迫。

  恒儿根本不是宫凌思的种,而是他自己的!

  他跌坐在椅子上,目无聚焦地仰视天花板的漆绘,平日锐利的眸子里氲满痛苦。

  若是他当初选择了信她,若是他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若是他……

  是他,一步一步,逼死了宁容芮。

  他是罪人!

  许久许久,宫墨胤才无力地起身,去往恒儿的宫殿。

  听下人说,最近恒儿都很焦躁,每日几乎吃了吐,夜夜要哄好久才睡,也不知是不是母子连心,感应到母亲已逝。

  宫墨胤过去之时,正看到恒儿将饭吐出。

  他小脸皱揉成一团,宫墨胤那颗已经随着宁容芮死去而没有知觉的心,又一次复活过来。

  这是他和芮儿的孩子!

  若是芮儿还在的话,一定不愿看到恒儿这样作践自己。

  宫墨胤大步走进去,弯腰将恒儿一把抱起,想好好哄一哄他。

  谁知,恒儿竟直接朝他的脸吐了口口水!

  嬷嬷下跪连连磕头,“皇上饶命,他还小不懂事!”

  宫墨胤掏出手帕擦拭掉,淡淡地说,“无妨。”

  本以为恒儿只是不想吃饭,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压根就不理他,手脚乱挥着要挣脱他的怀抱。

  不得已,宫墨胤只得将他放下。

  “恒儿,为什么不理我?”

  “……”恒儿吃着手指,不说话。

  “恒儿,你同你母后一样绝情。”

  听到母后二字,恒儿眼皮微微抬了抬,主动伸手去拉扯他的手,似乎是要询问他母后为何这么久还不来看他。

  手心里被放入一只柔柔的小手。

  宫墨胤心都快化了,却在看到恒儿手臂上的青紫痕迹时勃然大怒。

  “这是怎么回事?”

  宫墨胤一边问,一边将恒儿抱起来,扒开他身上的衣服,恒儿背上到处是被虐待的痕迹。

  “说话!”

  恒儿吓得一抖,宫墨胤轻轻拍着背安抚他,而之前的嬷嬷已经在地上将头都磕出血来,“皇上,奴婢不敢说。”

  不敢?

  宫墨胤目光如炬,“这后宫竟然还有人的话比朕的顶用吗?”

  “皇上求求您了,说出来奴婢会死的,求求您……求求您……”

  “不说,株连九族!”

  嬷嬷已经血流了满脸,别无选择之下,她闭上眼睛将真相说了出来……

继续阅读:27、挑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