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你怎敢擅自去死!
二文文2018-12-26 19:091,086

  蜡烛的火焰轻轻晃动着,忽明忽暗。

  偌大的宫殿内,只有纸页翻动的声音。

  “为何会这样?”

  宫墨胤面前摊开了许多文书,几乎每处都有红笔勾画的痕迹,他长舒一口气,掐了掐自己的太阳穴。

  暗卫今日送来了的文件,显示了朝中一些异动,叛乱头领北定候明明已经被处死了,可仍有叛党在暗中活动。

  究竟是什么人?

  他想了几个大家族,然后又一一否定。

  自从他清洗朝中势力之后,身居要职的基本上都是寒门子弟,大家族根本摸不着更高一层的机密。

  可是叛党的活动,却像是掌握了朝廷机密,完全是有备而来,极其谙熟各种布置。

  内奸两个字浮上心头。

  既然北定侯已死,叛乱还有他人,那会不会,叛乱之人压根不是……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错杀良臣?

  北定侯叛国通敌的罪名,是铁证如山!

  宫墨胤按压着酸痛的脖颈,唤来下人。

  “去冷宫看看,宁容芮如何了。”他吩咐道。

  等下人领命,退出门后,宫墨胤不禁砸了下桌子,他竟还是记挂着宁容芮!

  她如今双目失明,她当初给他的苦,她已经一一尝过,心中对她的怨念和记恨,似乎已经找不到了。

  若是她愿意好好留在他身边,他……

  还未想清他当如何,下人就已上前禀报。

  “启禀圣上,她……“下人的神情很古怪,眼神躲躲闪闪的。

  “说!”宫墨胤莫名有点心慌。

  难不成,宁容芮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都被剜了眼睛,还不长记性吗?

  “她在冷宫要来鸠酒,自尽而亡了。”

  “什么?”宫墨胤失手打碎了茶杯,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

  下人惶恐,明明皇上都已命人挖了那罪奴的双眼,为何皇上看起来这般惊慌?

  下人一咬牙,一闭眼,赴死般地回答道:“我,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已经全身溃烂,为了防止伤及旁人,已经丢进冷宫的枯井里了。”

  宫墨胤的身子晃了晃,差点站不稳。

  “下去。”他挥挥手,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周身气势愈加有压迫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下人连看都不敢看,连滚带爬地逃出去了。

  宫墨胤慢慢地坐下来。

  他面上并无情绪外露,只是搁于桌案上的手微微颤抖着。

  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咬紧牙关,垂下头。

  “该死!”

  他狠狠砸了下桌子,上面摊开的文书都震了一下。

  “该死……”

  宫墨胤把头抵在桌案上,闭上双眼,手攥成拳,青筋外显。

  他猛的掀起桌子,端起一旁的砚台和纸镇子往地上砸。

  宫墨胤发疯似的摔砸手边的东西,瓷器的碎片割伤了他的手,他也满不在乎,他只是癫狂地发泄着胸中的愤怒和悲伤。

  “宁容芮!”宫墨胤铁青着脸,怒吼,“你怎么敢,没我的允许,你怎么敢擅自去死!”

继续阅读:25、再也不会醒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